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历史文化 查看内容

抗战期间增城派潭“梅都自卫大队”纪实

2010-11-10 17:00|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3456| 评论: 2

摘要: 根据增城"陈冠中同志"的抗日时期增城市派潭镇梅都自卫大队筹建到解散的回忆,使增城市人民加深了解"落后就容易挨打"的事实。让我们可以间接了解到那个动荡的抗战年代,当时增城市派潭镇人的抗日思想和抗日情况 ...
       根据增城"陈冠中同志"的抗日时期增城市派潭镇梅都自卫大队筹建到解散的回忆,使增城市人民加深了解"落后就容易挨打"的事实。让我们可以间接了解到那个动荡的抗战年代,当时增城市派潭镇人的抗日思想和抗日情况!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谨记增城市抗日时期,那群为了增城今日繁荣安定作出牺牲的抗日革命前辈。同时铭记只有增城市安定团结才有更大的发展。(派潭镇古称梅都)
 

     
       一九四四年六月间,风传日寇将犯增城派潭镇、正果镇一带,国民党县政府为了保卫县府所在地东洞的外围,派科员张国超到派潭镇梅东乡组织自卫队。当时形势紧张,各山区村民急忙上山修盖山寮,老幼纷纷往山村疏散,他们又把一部分粮食运上山里收藏。当时梅东乡自卫队还未组成,日寇先头部队就到达了派潭附近,占据了主要山头,炮轰覆船岗、石离下山头和东洞。县国民党的党政机关匆忙撤走,连国民党驻军也撤退了。

        在这紧急关头,大埔中心小学校长温潮伯,通过地下党员梅东乡公所事务员温权同志把大埔村的两挺白琅林机枪和长短枪各两枝拖出来,带领温炳南、温伯平、龙金伯等进步青年到小迳村去;小迳地下党员宋岳、蓝伯连,潘醮伙等同志以及青年学生蓝澄溪等自动拿枪集合在一起;鹅兜地下党员陈丁贵和梅中学生陈力行、陈赵新,农民陈水全、潘荣等也携枪到达小迳;水口冚李贤等都相继到来。我们在炮火声中便组成了梅东乡自卫队,由温潮伯任队长,我任副队长。当时队伍只有二、三十人,驻扎在东坑大岭脚村,一切给养全靠群众支持。队伍分成小组在各处山头放哨,严密监视敌人。
 
      日寇先头部队到达后第二天一早,其大部队就从正果镇方向沿大路开到派潭地区来。乡民逃到山里,不及逃走的被虏作挑夫,死于空袭和弹雨下的不计其数,真是瓦飞玉碎,惨绝人寰。敌人占据了派潭墟镇后,采用“以华制华”的政策,指令汉奸疤头张(张江尾村人)、黎潮满(夏街人)、邓某(邓埔心人)等人到处组织维持会。大埔村片由温虾仔任维持会长,湴汾一带由蓝汝宽任维持会长,部分村庄也委派了村长,发了“良民证”,叫乡民回去。但很多不愿回去,整个派潭地区处在恐怖之中。自卫队人数逐渐增多,粮食发生问题,正在危急中,温潮伯到东洞找县长李友庄去,向他报告队伍组织情况和请求解决粮食问题。出乎意料之外,李友庄不仅没有反对,还要把这个队伍扩编,马上委任温潮伯为梅都自卫大队长,我和张肇初(高埔村人)为副大队长,并答应从罗黄洞粮仓拨一部分稻谷来维持部队给养。

        自卫队扩编为梅都自卫大队,由于人数不足,我们还没有确定谁为中队长,只分成三个分队,由地下党员温权、蓝伯连和宋岳三同志分别掌握各中队,实际上大家都是战士又是指挥者。三个分队活动在从派潭附近马村至正果、都田、河口这一条长达三十多公里的狭长地带。地下党主要负责人之一陈李中和宋佛清等同志从敌陷区越过封锁线返回小迳来时,我们喜出望外。他们奉命回来发动群众,组织武装抗击日寇,当知道队伍已组成时,便参加了这一队伍,更加增强了队伍的战斗信心。当初陈李中同志对温潮伯存有戒心,因自己是地下党员,被国民党逮捕过,后来知道实力基本上掌握在党员手里,他才放心,从此他逐渐掌握了这个队。

          日敌也加强了兵力,日夜穿梭行军在通往正果派潭的路上;汉奸又带领小队日兵到各村庄抢劫猪牛鸡鸭,勒索钱财,形势越来越紧张。国民党增城县政府担心接近敌边缘的罗黄洞、湴汾谷仓落入敌手,派县管仓员温学成到队部同我们商议平价卖掉仓谷给老百姓,我们一面动员缺粮户去买粮,一面派出警戒,于两个夜晚就全部卖掉,缺粮的人们总算救了燃眉之急,部队也领到了给养,战斗力大大加强,队伍也壮大了。日寇进犯派潭镇地区的前两天,当地豪绅、大埔村族长温毓湖早已走避到青迳竹坑去了。他听到村里的两挺机枪已落人温潮伯手上,便急得发慌,特派人到小迳见我们,声言区长(温曾任过区长)叫你们立即把机枪托去青迳掩藏,不得延误等语。温潮伯同他是叔侄关系,未便当面交锋,地下党决定派我去见他。

          我同温权同志冒着危险,渡过派潭河,越过增派公路到了青迳。他招待了我。在席间,我说“机枪在自卫大队你的子侄手里。”他说:“不!是落在潮伯手上,共产党手上。”他满脸怒色,眼盯着我。我说:“区长,不要误会,自卫大队是县政府命令组织的,队员主要是你村子侄,怎能说落入共党手中?”他不耐烦,气忿忿地站起来说:“挂羊头,卖狗肉。”说完眼又盯着我。我沉思了片刻,果断而婉言告诉他,我回小迳去,马上把队伍拖来青迳,既可保护你,又在你的身边,总可放心吧!他听了急忙抢着说:“不行!让我再考虑……”。  

        饭后,他拍拍我的肩膀说:“敌人撤退后,队伍要解散,叫潮伯把机枪托回大埔村”。我慨然答应了他。我返回小迳向党汇报了,队伍情绪更稳定了。不久,县政府派一个叫刘鉴清的人来部队,我们知道姓刘的为人。为了顾全大局,经过慎重考虑,一方面适当安排他的工作,一方面对他提高警惕。他住了一些日子,知道队伍完全由地下党人掌握,而且陈李中同志经常在部队露面,他自知起不了作用,旋即离去,县方面再也没派人来了。
12下一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温城威 2014-5-5 12:38
你们说的历史有偏差,当年说温潮伯叛变被处决,可是事情不是这样的、她是给奸人污蔑。他村子的都知道,当年他给押下增城准备处决时在下去的过程中(腊布)已经收到党国的决定书,释放此人,可是在小楼押送期间遭到奸人所害,两名押送者死去,英雄温潮伯也离去。我们是不是应该还英雄的光芒,温潮伯家5代军人出身,当年他两位弟弟也是打游击出身的,当年跟了部队去了北京,我们是不是要调查好事情,你们有没想错我们家人的感受。对这样的英雄我们要这样给他蒙黑了?
引用 温城威 2014-5-5 12:05
你们说的历史有偏差,当年说温潮伯叛变被处决,可是事情不是这样的、她是给奸人污蔑。他村子的都知道,当年他给押下增城准备处决时在下去的过程中(腊布)已经收到党国的决定书,释放此人,可是在小楼押送期间遭到奸人所害,两名押送者死去,英雄温潮伯也离去。我们是不是应该还英雄的光芒,温潮伯家5代军人出身,当年他两位弟弟也是打游击出身的,当年跟了部队去了北京,我们是不是要调查好事情,你们有没想错我们家人的感受。对这样的英雄我们要这样给他蒙黑了?

查看全部评论(2)

  • 保利集团和增城区中新村 签署旧改协议超120
  • 增城区新都盛世名门小区 低层拆楼板毁主梁
  • 罗氏族谱溯源:由昭远公十二世裔孙迁徙至增
  • 吕超锦引进广州增城特产"仙进奉"荔枝
  • 天网恢恢:广州增城区警方公布14年前婴儿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