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註冊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历史文化 查看内容

增城明代大儒湛若水的名号考论 以山水为名号 显示对家乡新塘镇的热爱

2018-10-2 11:43|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64| 评论: 0|原作者: 徐燕琳

摘要: 湛若水是明代著名思想家、教育家, 成化二年 (1466) 生于增城县甘泉都 (今广州增城区新塘镇) 沙贝村, 自号甘泉, 人称甘泉先生。又于各地建书院, 许多名以甘泉。据李斗《扬州画舫录》卷三载, 嘉靖年间湛若水扬州考绩, ...
湛若水是明代著名思想家、教育家, 成化二年 (1466) 生于增城县甘泉都 (今广州增城区新塘镇) 沙贝村, 自号甘泉, 人称甘泉先生。又于各地建书院, 许多名以甘泉。据李斗《扬州画舫录》卷三载, 嘉靖年间湛若水扬州考绩, 早年学生葛涧等人在广储门外甘泉山下建行窝为讲道之所。

“门人吕柟以湛公之号与山名不约而同, 书‘甘泉’二字于门, 又撰《甘泉行窝记》”, “通山朱廷立为巡盐御史, 改名甘泉山书馆。”[1]扬州有甘泉山, 恰与湛若水号同, 他也很惊喜, 说“甘泉之名若预为我设者”, 乃赋《甘泉山诗》:“是山皆我乐, 何必吾家山。此山非我有, 胡乃名甘泉。而我有行窝, 适在泉山前。始知天所作, 意或遗斯人。”

关于“甘泉”之号的由来, 一般认为与其母祷于甘泉洞而生有关。屈大均《广东新语》卷三曰:“甘泉洞, 在增城东洲西岭下。湛文简之母陈因祷是洞生文简, 故文简以为号, 而建甘泉书院其上。其后文简所至辄为楼, 名曰见泉, 以示不忘所生之地。”[2]也有意见认为是因家居增城甘泉都。究竟是因甘泉洞, 还是因甘泉都, 莫衷一是。湛若水以“甘泉”为号, 是因家乡甘泉都。笔者找到两条证据。

一是湛若水在扬州有一首《初宿甘泉山》, 已经说明:“甘泉合是吾家山, 吾都吾号姓亦然。”

二是湛氏为家乡作有《甘泉洞修造书馆记》称:“甘泉子生长于甘泉之都, 是曰甘泉子。是故称甘泉子之号, 由于甘泉之都;名甘泉之都, 由于甘泉之洞, 是知甘泉洞其古矣。甘泉子喟然曰:‘今夫生长名于甘泉, 而不究于甘泉洞之胜者, 如人性于天而不知性知天, 可谓人乎?’盖甘泉子生三十年, 尝入其洞门而未究其奥也。”

古人以家乡地名为号非常普遍, 也可以理解。此外, 湛若水还有什么其他考虑呢?首先, 湛若水对家乡的一草一木、山山水水充满感情。增城以低山为主, 是九连山脉的南延部分, 呈北东—南西走向, 其间形成东江与增江;南部是广阔而典型的三角洲平原区及河谷平原。按地形分析, 甘泉洞而上, 左为东洲、为罗浮山, 右为扶胥之口、波罗之涯, 洞门外一溪接流, 南指虎门、南海, 气势浩淼, 有独立之姿, 有远望之怀。这些景物, 在他的诗作里斑斑可见。

在《用原韵酬姜仁夫兼柬董道卿》中, 湛若水慨然宣称:“我本增城子”;《送何于逵北上会试》亦曰:“番山才子富文华”, 对家乡非常自豪。他有一首《弘治壬戌仲冬六日予与丹山赵元默归罗浮复有西云之行予方有事于先祖不得偕往小诗二绝奉赠》言:吾山虽小从吾爱, 不向罗浮更乞灵。信息朝来先到洞, 山灵拍手笑相迎。七洞天深还别洞, 白云摇手向西行。到时笑与山灵道, 已许罗浮作友生。[3]

湛若水对自然万物都满心欢喜。他曾说:“人言秋云薄, 我爱秋云淡。淡以明我心, 薄以忘世念。” (《与何柏斋奉常宅修会得牛首秋云》) 家乡的山虽然不如罗浮或其他山高大, 但是, “吾山虽小从吾爱”。他与家乡的山水心意相通、遥相感召。湛氏后人云, “族中所藏甘泉公墨迹, 署甘泉二字者乃为得意之作, 不可多得。普通应酬, 则署若水”, [4]或可见湛氏的乡梓深情。

其次, 湛若水认为, 字号有独特的涵义和象征意义。湛若水对字号有一定关注。他在《寄题卢民任玉泉别号》诗中说:“玉泉似与甘泉通, 风味两泉何以同。及泉煮玉为甘旨, 始见乾坤造化工”。可见有认真的思考。《芝南篇赠徐子》一诗的序里, 湛若水对徐芝南的字号有一个解释:

夫芝南何谓者也?侍御徐子远卿自谓也。夫芝南者, 芝山之南也, 徐子居焉。故芝以言其德也, 南以言其方也。何以言其方也?言阳方也, 言离明也。何以言阳方、言离明也?阳且明者, 天地之生德也, 君子之德, 法乎天地焉也。芝不世出, 君子不世有, 故以比诸君子。是故芝之懿有三焉:德具五行, 色具五彩, 香具五臭。是故以本者尚其德, 以象者尚其色, 以香者尚其臭。尚其德, 故君子务本焉;尚其色, 故动容中礼焉;尚其臭, 故百世流芳焉。君子有此三者, 故其阳德与天地合, 天地氤氲, 万物化醇, 天下皆如在芝兰之室矣。作芝南篇。[5]

湛若水对友人字号的分析, 说明他认为字号具有表明心迹、抒发志向、砥砺名节的作用。徐远卿选择的“芝南”, 既因为所居的芝山, 也因为芝有五行之“德”、五彩之“色”、五臭之“香”, 为君子之本, 可以化天下如在芝兰之室, 故以此自谓、自勉。对此, 湛若水是认同的。他也赞赏另一位友人以“清”入字号以激励自己的行为。《题陈郎主清别号》曰:“主清一以清, 为洗世间浊。君家石碊流, 千丈从天落。”

湛若水甚至为泉水改名。《改名至喜泉》序曰:大茅峰下有泉焉, 人至其间, 则泉眼喷起如琼花, 拍手振动则愈涌出, 如有感应然, 故旧名喜客泉。予爱其泉之异, 而恶其名之不雅。门人周玮曰:‘请先生易之。’遂更名曰‘至喜’。噫, 泉既有喜, 亦必有怒。若清者至则喜, 浊者至则怒, 是得喜怒之正矣。既为大书, 前黄门李九皋立石泉上, 乃纪之以诗, 俾至者有警焉。”诗曰:“何名至喜泉, 泉翁至则喜。后有清似泉, 许尔来共此。[6]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 广州市2017年度审计报告披露 增城区小楼镇
  • 增城崔与之开创了"雅健"为宗旨的岭南词
  • 增城区朱村街的富士康科技小镇难寻"黑科
  • 广州市增城区朱村街朱喜添等多名党员干部
  • 以增城电视台《民视民声》频道微信运营为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