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品味增城区荔城街夏街村古道上的慢时光 更应祝福岁月无恙古道安好

2019-4-10 16:36|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37| 评论: 0|原作者: 曹剑萍

摘要: 上午8点钟的阳光从廻龙关的门楣上方漏进来,给庸懒的窄巷带来些许澄明的气息。窄巷确实很窄,两旁的房子碧瓦飞甍,连墙接栋,虽不高,但以两面夹攻之势,生生把古道挤瘦了。唯有坚硬的麻石一块紧挨一块地团结着护住 ...
上午8点钟的阳光从廻龙关的门楣上方漏进来,给庸懒的窄巷带来些许澄明的气息。窄巷确实很窄,两旁的房子碧瓦飞甍,连墙接栋,虽不高,但以两面夹攻之势,生生把古道挤瘦了。唯有坚硬的麻石一块紧挨一块地团结着护住身下的道路,集体抵御城镇化进程带来的步步蚕食,哪怕一代又一代的人把它们踩成了古旧的青铜色。

廻龙关并不是人们常看到的威武高大的门楼,它只是增城区荔城街夏街村古道的起点,与客家围屋的院门并无二致。回转头稍远一些就是增城的母亲河增江。如果按照门牌序号来论,这里是街尾,怎能说是起点?廻龙关以南对接的是古横街口码头,在没有公路的古代,交通全靠水路和可供马匹行走的驿道,无论是衣锦还乡的学子、走马上任的县官,还是来增城巡察的上级官员,横街口码头是进城的必经水路驿站。

品味增城区荔城街夏街村古道上的慢时光  更应祝福岁月无恙古道安好


上了岸,又必由廻龙关踏上麻石大街,北行抵达通明门,才算是进入了县城。廻龙关的物理长相虽不起眼,精神长相却内涵丰富。“2016年,广东省启动了南粤古驿道保护与利用工作,至今已经发现的古驿道遗存200多处,陆路遗存233条,总长710.44公里,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2018年年底,广东省文物局发布南粤古驿道15处重大发现,其中广州有2处,分别是莲花书院遗址、夏街古道,都在增城,其中夏街古道是广州市历史建筑活化利用试点。”增城古村之友协会的原菊向游客介绍。

当她的这些话语如轻风般在耳际拂过,我已站在夏街古道的廻龙关好一会儿了。只因年岁太久远,作为古代官府修建或民间自发修筑而成的驿道,已在文化遗产的视野下若断若续,若有若无。这种当年用于传递文书、运输物资和人员往来的主要交通线路在时光的不断叠加中渐渐失却清晰的轮廓。而在增城的夏街,竟还藏着这条500余米的麻石古道,经权威媒体公布后,倾羡的目光齐齐投射到这条名不见经传的古道上来。

“广州境内的城区仅有且保存完好正在使用的古驿道”一时成为传颂的要点。然而,这并未给谦恭低调的增城人带来多少欣喜。夏街古道执着的延存,本身就是一种不可言喻的态度和底气。这许多年来,增城人与古道共日月同生息,早已不可分割,对于外界的友好关注只报以友好的静默。

古道所在的村子叫夏街,是典型的城中村,四周都被一浪高过一浪的都市气息包围着,开居时间大约可追溯到南宋时期,已有近千年历史。村子里先有石氏,其后有叶氏、王氏、黎氏,黎氏在数百年间成为当地望族。黎氏始祖荣公到此定居时,该地称“新村”,后来村场建设逐渐扩张,且陆续有了商铺、摊档,形成了街道模样,“新村”的称谓升级成“新街”。又之后,“新街”越发繁华,成为城南的一条商业街,改称为“下街”。因“下”字与“上”对立,含贬义,后更名夏街并沿用至今。

往廻龙关里面走,一眼就见石王庙,这是后人为了祀奉南宋抗元三杰之一石文光大将军,以荔城城南社学旧址改建的,始建于南宋祥兴二年(公元1279年)。石文光是增城夏街人,年少时便以足智多谋、武艺超群著称。德祐二年(公元1276年)元军攻陷临安,后宋室灭亡,石文光不甘投敌,领头在增城结寨,保卫乡里,百姓得以安宁。石王庙为硬山顶,人字封火山墙,碌灰筒瓦,穿斗与抬梁混合式梁架结构。

前廊立两根八角红砂岩檐柱,后廊立两根方形红砂岩檐柱,正面为水磨青砖墙,红砂岩石脚、红砂岩石门框。它是第一个牵住观瞻者目光的传奇载体,不过后殿屋顶已毁,庙身亦有破损,当前已被暂时围蔽,等待修缮。每个有点年分的景点都会有类似建筑,但夏街古道两旁保留着数座祠堂,以及众多的古民居。沿途有穆庵祠堂、西溪祖祠、双孖祠堂、黎氏宗祠、王屋楼、扶瑶府遗址等,其规模之大,风格之完整,足以让人相信,这里的文物遗存是颇具个性的。

行不多时,就见一簇翠绿的阔叶植物从洞口探出头来,好奇地打量路人的形色。这个不规则的方洞是个青砖墙的豁口,植物就长在天井里。从屋顶的斗拱和飞檐等建筑古风来推断,从前这应该是一座非常精致的民居,这几块青砖去了哪里,是不是被人抽去砌了鸡窝?幸有生命力顽强的灌木填补了不该出现的空缺,衬托出无意的残缺美,它的出现,是对残垣断璧的诉说和超越。不能不说,这是古道旁一道惆怅的风景。

踏访过许多有故事的古村落,它们的身世让人着迷,而现状却又让人担忧,有的已坍塌或闲置,有的被改建成滑稽的式样,还有的已消失于无形。看来,作为乡村振兴的一部分,古村落的保护和活化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走在有形的古道上,感知的是市井文化的无形之大道。与咫尺之遥的城市相比,这里的一切似乎都会慢下来,黑蝴蝶的翩跹是慢的,公鸡打鸣的声调是慢的,连一个要从胡同里走到古道上来的老者也是步履沉滞,半天只听鞋响不见人现,残年余力使得他像蜗牛般一步一停,大小生命都合着不疾不徐的节拍吐纳明灭。

在黎氏宗祠的大堂,遇见夏街曲艺社的几个老头和两个稍年轻的女人敲响锣鼓在唱戏,没有观众,完全属于自娱自乐。演的是粤剧传统曲目《牡丹亭惊梦》,游客虽听不太明白,但知道这出戏取材于汤显祖的名著《牡丹亭》。心中自问汤公是否到过夏街古道。这种自问是有来由的。万历十九(1591)年,明神宗朱翊钧以“不遂己志,假借国事攻击元辅”的罪名将汤显祖贬至中国大陆最南端的广东徐闻为典史。

汤显祖从老家江西临川出发,由南安府大庾岭入粤,经南雄梅岭、始兴、曲江、韶关、英德、连州、三水等地进入广州后,又经恩平、阳江、阳春到徐闻、廉州涠洲岛;还从广州南海神庙经番禺、增城、东莞到了博罗罗浮山、深圳南头。他走的正是行船跑马的南粤古驿道,其行踪几乎遍及粤东、粤西、粤北及珠江三角洲重要景观节点,留下的大量诗文尺牍,为粤、澳、湘、琼、桂旅游经济带引发无限延长的文化产业链,也为南粤古驿道的发现提供了至关重要的参考。

汤显祖的岭南之行走得才情奔放,走得倾心倾力,他也因此成为最亲近南粤古驿道的古代文人。他有没有走过增城的夏街古道无可稽考,但谁又能肯定毫无关联?至少,与他有关的《牡丹亭惊梦》还在这条古驿道上传唱。伟大的作品从来不是孤立的,也不是短命的。由此让人又想到,对于传统文化而言,诗意地挖掘是一台长而又长的戏剧,精彩的不是开始,而是可能永远不会落幕的过程,你或许看不到结尾,但能在文明不断突进的过程中领略不一样的风光。

一辆人力三轮车从横巷深处莽撞地冲出来,差点撞倒一条晨溜的大黑狗。车主使劲刹住车,冲狗歉然笑笑,继续沿麻石街悠悠地骑行,落下一路杂乱无章的声响。大黑狗瞅一眼认出是邻巷的熟人,甩甩头,朝着廻龙关外的河边慢慢走去,端着饭碗的老阿婆倚着门框招唤一声,大黑狗极不情愿地调转身,又慢吞吞地走回来。这样的小场景,每天都能在麻石路上碰到,恰恰是这些充斥人间烟火的街市风情,浇铸了古村的醇厚和达观。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 增城区派潭镇白水寨成功创建国家4A级景区
  • 增城区派潭烧鸡:传统炭烧工艺 口齿留香难忘
  • 南樵莲花久远香:寻觅增城区永宁街南香山上
  • 粤港澳大湾区概念持续发酵 北辰实业凭9.8亿
  • 广州11区政府晒账本:增城区财税收入过度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