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历史文化 查看内容

莲花书院遗址地处增城区南香山东南山麓 岭南地区保存最好明代书院遗址

2019-4-12 15:02|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63| 评论: 0|来自: 广州日报

摘要: 配合增城莲花书院重建工程展开的莲花书院遗址考古勘探发掘,成为2018年广州五大重要考古发现之一,并入选“2018年南粤古驿道文物重大发现”。这座明代大儒湛若水创办的40余所书院中唯一经考古发掘且保存完整的重要遗 ...
配合增城莲花书院重建工程展开的莲花书院遗址考古勘探发掘,成为2018年广州五大重要考古发现之一,并入选“2018年南粤古驿道文物重大发现”。这座明代大儒湛若水创办的40余所书院中唯一经考古发掘且保存完整的重要遗址,近日再成为关注焦点。2019年4月11日下午,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组织媒体来到莲花书院遗址,介绍相关挖掘情况。

湛若水(1466-1560),号甘泉,广东增城新塘人,明代理学家、教育家、书法家,历任南京吏、礼、兵三部尚书。湛若水关注家乡的教育事业,在广东境内广设书院扶持后学,造就了不少英才,有力地推动了岭南文化的进程,其中就包括在南香山上建设的莲花书院。嘉靖十九年(1540)五月,他获准退休返回家乡,自此往返广东境内各地讲学。嘉靖三十九年(1560)四月二十日在广州病逝。遗著有《心性图说》、《圣学格物通》、《湛甘泉集》。


(地处增城区南香山东南山麓的莲花书院遗址鸟瞰图)


线索:遗址发现“乙巳春泉翁书(書)”残碑

据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调查勘探部工作人员张百祥介绍,莲花书院遗址地处增城区南香山东南山麓。南香山南距东江8.7公里,西距广州古城中心区约36公里,海拔434.1米,是增城西部地区的最高峰,也是“广东三樵”之一的南樵,又名南樵山。2018年3月至6月,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配合莲花书院重建工程建设进行考古勘探发掘,发掘面积1000平方米,总体揭露面积约1800平方米。

据统计,从分布在人工堆填的五级平台上的遗址中,考古清理房址4座、石墙43段、台阶4处、坑2个、排水孔2个及路面1处、红砂岩柱础21个、麻石柱础9个。这些发现物大部分为明代莲花书院建筑基址遗存。同时出土了包括牡丹纹瓦当、滴水、青花瓷碗、刻字残碑等文物标本80件(套)。

在出土的遗物中,有一件刻有“乙巳春泉翁书(書)”的残碑,红砂岩材质。有研究人员解读,碑刻中“泉翁”指的就是湛若水,“乙巳”为干支纪年。通过查阅湛若水的生平,可确定该“乙巳”年即为明嘉靖二十四年(1545),正好与文献记载吻合,从而确认本次发掘的遗址就是湛若水创办的莲花书院。

现场:书院建筑基址结构与著文记载吻合

莲花书院遗址身居山林深处,发掘现场可见,莲花书院依山势而建,南北宽30.5米,东西长59.0米,总面积约1700平方米,呈中轴对称结构,坐西北向东南,方向120度,建筑基址分布于两条小溪交汇岬角内人工堆填的五级平台上,五级平台从东南向西北逐级升高,各平台间通过中轴线上的台阶连接。其中,第一级平台为书院门楼,分三间;第二、三平台可能为书院的诸生馆,发现房址有三座共分八间;第四平台为书院的讲堂,分五间,两侧为翼廊;第五平台为书院的正堂及左右偏堂,都为三开间结构,两侧为从第四平台延伸而上的翼廊。

考古人员称,上述书院的结构与湛若水的《娥眉山莲花洞开创书馆记》中所述“从予复往观之,定阙宅,卜其上为正堂三间,左右为偏堂各三间,左右为翼廊,其前为讲堂五间,翼廊如之,又其前为门楼三间,又将诸生馆于东崦西崦者数十间”的记载吻合。值得一提的是,距书院遗址西北部25米处有一个“海阔天空”摩崖石刻,其顶部刻有“中主石”,正好位于莲花书院建筑的中轴线上,考古人员推测,该遗存结构应与莲花书院建筑布局有关。而在遗址东南部书院门楼台阶往下,发现一条向东南延伸的石砌路面或许这是山下通往书院的道路。

发掘意义:岭南地区保存最好明代书院遗址

莲花书院遗址的发掘学术意义重要。第一,发掘揭露出来的明代莲花书院遗址的形制布局与相关文献记载相互印证,其时代明确,是明代正德、嘉靖年间书院兴盛的重要见证。第二,莲花书院建筑基址大都保存完好,对研究明代书院的建筑规划及空间布局具有重要意义。第三,莲花书院是湛若水创办的40余所书院中目前唯一经过考古发掘且保存完整的重要遗址。第四,莲花书院为中国古代书院特别是明代书院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的考古资料。

莲花书院因何荒废?

考古人员介绍,对于莲花书院的荒废, 史书上鲜有提及, 但可以从遗留的县志记载中找到些许线索。根据清康熙版《增城县志》记载可知, 书院于明嘉靖十九年 (1540) 建成, 至清康熙年间已经荒废。其间书院遭受过两次致命性打击, 可能与其荒废有直接关系:一是明万历七年 (1579) , 首辅张居正奏请朝廷“诏毁天下书院”“不许别创书院, 群聚徒党”, 书院或许毁于这一政策;

二是明末清初时兵荒马乱, 生灵涂炭, 书院可能毁于那场动乱。但前者根据《明纪》卷四○载:“万历七年春正月戊辰, 诏毁天下书院。自应府以下, 凡六十四处, 尽改以为公廨。”可见朝廷的政策是毁书院, 但其实书院的建筑还是能够保留的, 只是改用途而已, 且万历十年 (1582) 张居正死后, 各地书院又纷纷复办, 所以张居正改革这一措施并未使莲花书院被毁。结合对莲花书院遗址的勘探试掘, 遗址出土了大量的明嘉靖-万历年间的瓦当和瓷片, 遗址内莲花书院的地层内没发现任何的清代遗物, 所以书院的倒塌时间应为明末, 这符合县志等文献的记载, 所以莲花书院的被毁时间应该是明末清初。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增城区中新镇的美术老师李化林:用工匠精神
  • 从增城走出去的:三峡移民"向珍蛹 奔赴西
  • 增城区市场监管局推动农业服务业标准化建设
  • 总部位于增城区的中汇集团 年营收6亿元港股
  • 总部位于增城区的大湾区第二大民办高等教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