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录
增城视窗 返回首页

lujunfei的个人空间 http://www.520zc.com/?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增城区小楼镇何仙姑家庙后侧小山坡上那株不知春的黄檀树

热度 1已有 2089 次阅读2016-8-9 08:18 |系统分类:散文&文章| 广州市, 何仙姑, 小楼镇, 报春花, 龙眼树

常去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的何仙姑家庙转转,久而久之,我被家庙后侧小山坡上那株黄檀树吸引住。家庙的仙桃林很瞩目,家庙的千年仙藤很吸引眼球,家庙中千年以来被小楼敬重的何仙姑系列组像更是被世人代代引以为豪,那些景和物自然是众人的焦点。而我,独独注目那棵孤零零的黄檀。观赏的次数多了,我暗暗称那棵黄檀为“贪睡宝宝”。

那时节,初春来临,我发现,周围诸如桃树、李树、龙眼树、荔枝树、花梨树、酸枝树,繁多的树木开始渐次吐露新芽,黄檀却光秃秃的,显现出一片异样,黄不溜秋、黑不溜秋、乌不拉几的。再过一段时间,已经是五月,我再次观赏,发现其他的花木已是枝繁叶茂、满目葱茏、百花竟放之时,黄檀却既不发芽、吐绿、长叶,也不含苞、绽蕊、开花,那光秃的灰色树干简直让我疑心它已经成仙了。

邻近居住的八十五岁高寿的阿伯告诉我,那黄檀可没有死,只是眼下很“贪睡”。夏季随蝉鸣荔熟而到来,黄檀这才开始苏醒,枝头慢慢地似乎也是懒洋洋地开始吐出新芽。看到这情形,我心内一震,这贪睡的黄檀足足贪睡了三个多月。这黄檀不像报春花,也不是随春季脚步而开花结果的桃树、李树、梨树,它很独特。

黄檀生性低调,不争春,也不报春,百姓们干脆送给它一个“不知春”的别名。春风一吹,万木竞荣,黄檀却是罕见的慢性子。秋风起,我又来到黄檀树前,惊讶地发现,黄檀树已然在凋谢其难得翠绿的叶子了。我心惊异,别看黄檀树发芽很晚,落叶却比其它植物要早,哦,它的生长期太短了。

白驹过隙,仅仅不到十天,黄檀树的叶子就开始脱落,到仲秋时节,就会全部落光,比一般落叶树要早半个多月落叶!真正的秋天轻霜悄悄到来时,万绿丛中早已寻不到黄檀绿叶的踪影。这让我惊叹,也让我回想起黄檀曾经有过的“绿叶”时分。尽管黄檀的“春天”姗姗迟来,它的叶子却长得飞快,两天时间就会全部长好。舒展叶子的同时,绽开串串美丽的蝶形花,花落后便在叶腋中挂起一对对沉甸甸的豆荚。

老阿伯告诉我,黄檀生长期虽短,身板却颇为硬朗,堪称“钢筋铁骨”。其躯干木材坚韧致密,纹理细密,耐冲击,抗损毁,不翘不裂,不斜不畸,是做犁耙、刨壳、水车、棍柄、电杆、扁担、吊桶、车轴等坚固用具的好材料。黄檀虽然“不知春”,但它的那些坚韧、硬质、耐磨的树枝,还可用来制作算盘、手串、网球拍、单双杠,很多木匠都惦记着它呢。

它的树根,是做木雕的好材料。能工巧匠用黄檀根雕塑的观音、罗汉、弥勒、山水境象,惹火了艺术品市场。老阿伯高兴地说,黄檀的材质仅次于黄花梨、紫檀木。更令人感喟的是,黄檀的果实可榨油用作工业用油,性能很多,机械制造行业的专家很是热衷。俏也不知春,美质有人识。何仙姑家庙后侧小山坡上的那棵黄檀,屹立在风雨中,已有千年,贪睡,不知春,却坚韧地绽放出自己的光彩。它一直默默矗立着,却为很多知其根底的人惦记着。(作者:黄蔼北)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註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