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註冊 登录
增城视窗 返回首页

雪儿的个人空间 http://www.520zc.com/?3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故乡增城的迟菜心:依然生生不息 一如当年的甘甜美味

已有 770 次阅读2014-12-26 12:47 |系统分类:散文&文章| 老黄牛, 增城, 菜心, 故乡, 菜花

分享按钮
许多年前,秋日的晨光还在薄薄的梦里,母亲那双灵巧的手,已将迟菜心种子,撒落湿润而肥沃的泥土,那时,母亲赤着脚,那双被露水打湿的拖鞋,却静静地躺在清冷的田埂上。深秋的黄昏,经历分娩一样的阵痛后,迟菜心幼苗破土而出,母亲趁着夜色为嫩苗再浇上一把水。老爸坐在锄头上抽着旱烟,等母亲浇完最后一勺,才吆喝着老黄牛回家。这样的夜晚,月光和梦就会来造访,梦里满耳都是幼苗拔节的声音。

不知何时,母亲已把肥壮的菜苗一株一株移植到菜畦,这时,母亲对我下达了早晚浇菜的任务,于是,和初升的太阳问好,与西沉的落日道再见,便成了我生活的两件大事。尽管初冬的溪水已经冰冻,但看见菜苗一天一天长大,我内心的兴奋却如一把火在燃烧,我几乎忘记了冬季的寒冷,用少年的汗水与坚持,捍卫着迟菜心盛开的那一天。

终于,在一个清晨,一株与我齐腰高的大菜开出了一朵一朵黄色的小花,我激动地告诉母亲:迟菜心开花了,迟菜心开花了!母亲也回我一笑,那灿烂的笑容和黄色的花朵一样美丽!接下来的日子,一株一株的迟菜心就像相互比赛一样争先恐后地开放,菜花的芳香吸引了大大小小的蜜蜂和蝴蝶,于是,整片的菜畦便如春天一般热闹起来。

又是一个早晨,天还没亮,母亲便起床了,这回,她没叫醒我,自己挑着畚箕出去了。太阳升起,我来到菜地,昨晚还黄黄绿绿的迟菜心不见了,于是,我也明白母亲一大早起床的缘故,望着稀稀拉拉的菜叶,心里却平添一份莫名的伤感。再见到母亲时已是放学后的正午,这天,母亲买了一块猪肉回来,炒得满屋子香喷喷的,但我最终因为没有吃上自己种的迟菜心而闷闷不乐。母亲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就笑着说,今年迟菜心卖了个好价钱,专门为我买了新书包,还买了新布料,今年过年的新衣服也不用愁了!听到这,我才露出傻傻的笑容。

时光荏苒,当年种菜买菜的母亲已经老去,而那位挑水浇菜的少年也已长大成人,可是,迟菜心却没有变,它依然生生不息,一如当年的甘甜美味,也一如当年的魂牵梦绕。如今,它在小楼这块神奇的土地上,正焕发出时代的青春,让更多的人去认识,去感受,去品尝,去赞美,创造出许许多多的梦想和辉煌。可谓:严寒历尽甘尤在,赢得黄花遍地香。故乡的迟菜心,我爱你!(by周扬波)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马上註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