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3-03-26 11:00

分类:爱的故事

增城作家杨多纯的爱情交响曲

阅览次数:

我是一个内心充满矛盾、又脆弱的人。回忆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痛苦。人踏入青春期,开始对异性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很想找个异性朋友聊聊天,谈谈心事。我也不例外,中学时期我就看中了她。我比她高一级,同一条村,很多时候会一起上学,我便用尽心计接近她,见缝插针地关心她,博得她对自己的好感。不知道是工夫不负有心人,还是她对我早已钟情,我和她可以在一起,人们看在眼里,妒忌在心上。

增城作家杨多纯的爱情交响曲

因为她在那所中学里真算是一朵校花。其实那时,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恋爱,只是比一般朋友好一点就是了。这样一来,遭到很多同学和朋友笑我们是天生一对。人们越笑我,对她那种不知什么滋味的感觉就越浓。特别是她那圆圆又清灵的大眼睛,和她眼睛一相对我就低下头小声打一下招呼就离去。越是这样,脑海里就越是浮现她的踪影。我们就这样度过了中学时代。

中学毕业,我们回乡,开始了人生的新生活,走向了社会。这时自然村叫生产队,是集体所有制,出勤记工分,年尾分红。按劳动等级制记分,一级10分,二级8分,如此类推,我们刚毕业只得6分一天,属三级。我的命比较好,在生产队做了几个月工就被推荐去学校当民师。但还是记工分的,比生产队好不了多少。

后来,我考入师范学校,她虽然读书成绩很好,但她的伯父是四类分子,那时是讲究成分和社会关系的的,在生产队耕田,那只好认命了。我师范毕生后分配回本村学校教书,随着年龄的递增,我们的关系更加密切。但是我家穷,人丁单薄,我是个孤儿,这些都给我的婚姻带来很大的麻烦。当时,她家共七人,有六个劳动力,生活过得去,可以说,她与我门不当户不对。

当她父母知道女儿和我行得密切时,想尽一切办法出来阻止我们。有一天晚上她到我家玩,她母亲亲自上门拉她回家打了一顿。从此,我们只好偷偷摸摸地到野外去玩。时间一年一年过去,偷偷摸摸拍拖又到何时?虽然是婚姻自由,但和父母硬碰,是不孝的行为。有一段时间,我避开她在学校过夜,但我越不看到她越想看到她。

我不敢去责怪任何人,只责怪自己的父母亲甚至祖宗十八代,我恨自己。多少个不眠之夜,流了多少次辛酸的泪水,屋顶上的行角残瓦可曾记得?墙壁上的泥砖安慰过我多少次?高高的枕头泪痕斑斑,呆呆而湿润的眼睛,我常常仰天长叹。横想直想,我怎么也配不上她,只有心地善良、勤劳、勤奋才可能会胜人一筹。

再说,谁的父母不想女儿嫁个好家庭呢?看到自己的女儿不去找别的男朋友,她父母急得像热锅里的蚂蚁。四处托人为她做媒,她把这一切都告诉了我。特别是她母亲托人介绍一个香港客和她见面,她征得我的同意后应付式地去看了那个香港客一眼。为此,我们在野外抱哭了不知多少次。

后来,我们冲破了重重的艰难,通过亲人和有关干部对她父母做思想工作,她父母才说:“不管她死活,当没有生这个女儿就是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有情人终成眷属了。爱人成为我家的一员后,不知是人间的良心发现还是观音菩萨点化照应,为我生下两个男孩子。这时,我的工作量相当大,已分田到户了。那说不出的喜悦,用不完的劲头,那给爱人感恩、奉德、献力的心使我对家务无所不做。

放学回家,身背小儿,手牵大儿,肩挑尿桶来回菜园。学犁田,耙田,插秧,种地……我始终坚持一个信念:她在那样的情况下下嫁给我,我一定要好好回报她,而这回报只能是勤劳。父老乡亲看在眼里,佩服在心上。在我心中,她一直是一名典型的贤妻良母。爱是神圣的,情是伟大的,爱人是真情坦诚相待的,爱人是光辉灿烂的,是神圣不可侵犯随意变性的名词。

上一篇:增城市女孩子必须学会:6大巧招辨别真假高帅富
下一篇:婚姻中的鳄鱼法则 学会设置“止损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