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9957|回复: 3

增城市派潭镇湴汾村水灾当前,人心道德和魑魅魍魉皆涌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4-5-28 09:3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4年5月23日星期五大水开始袭击派潭镇各大地区,我是增城市派潭镇湴汾村二队的居民,这里受损十分严重,房屋倒塌大片。23日下午5点时分,水势突变,湴汾及周边的田心村及附近的小村淹没加剧,短短的十来分钟从原来的半层楼深水到两层楼水深,周围一片哗然。我们湴汾二队这边由于大多是砖混结构的老式建筑,更是在水灾里不断受到抨击,更是有人员伤亡。到24日凌晨5点,大水开始消退,至下午六七点,湴汾村大部分区域水势已褪去。可是,就是在这短短的十来个小时里,让我看到了许多人性的丑陋。

第一点就是,白水寨大封门等水库的放水,为何连连多日降雨,水库不早做好治理防御工作,放水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提前通知?一条计划生育的政令可以让短信发到各家各户的头上,而人命关天的通知却一点消失,一切来得太快太突然,所有的村民都没做好准备,死的死,伤的伤,饿的饿,冷的冷,破产的破产,为何就那么一点小事都没能做到?

第二点就是在危难的时候,无动于衷让人心寒,我们村子浸水蔓延到其它地方,官兵到场车都不下,如果他们能下车通知一下周边村落,那会减少多少人力物力的损失。

第三,23日晚上十一二点时分,虽然来了两艘皮艇,可二十分钟不到就走了,人都没救几个就说都救了。然后说哪里又要用,也不理会周围的呼救声就走了。

第四点,也是让我最气愤的地方,在24日,我们湴汾村的村长蓝仲谋先生,滥用私权,旗下直系亲属派出的食物,饮用水还有被子等物质是额外的有照顾啊,我在一队看着物质的分配,其亲属开摩托车一人装几箱食物几箱水搬走,而后我开摩托到他们三队一位叫蓝油的亲属的车中的后备箱看到了二三十箱救援的物质,被他们装上车运走,还喜气洋洋的说自己拿了多少箱多少箱。

灾难当头,我们二队还有许许多多的老人家挨饿受苦,看着他们饿的发抖发冷,脸上布满的都是房子坍塌留下的泪痕,我的心里是如此有苦说不出,我的家也被水冲坍塌了,身上的钱都用去买物资救援我亲爱的村民,可是看着花光身上所有钱换来的物资却被这样的分配,我是多么的窝火;

连我年迈的老父亲问我,你不是买了很多物资回来的么?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到后来的被子分配,说好了是一家一户只分配一份,可是到了这蓝村长的亲属来领取的时候,这蓝村长却改口让人给他们多几份,如果不是别的村民愤懑,他怕众怒难犯的,其他人随后也不能正常一家两份被子了。

物质的不公平分配,没用任何秩序的胡乱分配,我真想不懂村长大人你是怎么当的,你们家和你们家的亲戚蓝油都算是村里的首富了,为何还要去贪图这一点点救人的物资呢?对你们来说是九牛一毛吧。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钱人和我们穷人差距那么大,因为在他们眼里再小的也要去贪,所以才能肥的起来。

从2014年5月23日的大水开始进村,这位蓝村长就没下达过任何有效的措施救治村民,没有让村民撤离,就导致了大量的村民滞留在屋子里直达大水淹没了屋子。也正因为蓝村长的不作为,让村子的损失加剧。我很想说,不是有点钱,在市里认识几个大官,派出所有几个有关系的铁兄弟你就能做好百姓的官,只会一味的偏向自己一方的直系亲属,让派潭湴汾村形成四分五裂的局面,让政令不通,百姓有什么政策都不能知道,信息也没用公开化,让原本帮助百姓的钱,也不知道流进了水的口袋里了,对吧蓝村长!

到25日,记者到村里采访,想了解村里的受灾情况,可我们伟大的蓝村长再次发挥了他的功效,把记者拒之门外,不给记者进村,不给采访。为了保住他那顶可笑的乌纱帽,我们蓝村长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什么关系门路都搭上了,也是啊,你和你的财政大臣蓝油同志,随时都能给予你大笔的财政支持,你有什么不敢做,有什么不敢贪;

想必现在你心里乐开了花,灾后重建新农村,政府补助又不知道又有多少要进您口袋了,老天是帮了你不少大忙,让你完成你一开始做村长的想法“新农村建设拿点钱,补助拿点钱,新项目建设拿点钱,然后钱生钱,让不支持你的人后悔对吧?”我真心很后悔当初怎么会给你这种人投票,也后悔当初不该让年迈的父亲拿你那几百块的买票钱。

不要喊着说着问我怎么不爆料,怎么不发相片。我从水灾开始就忙碌着,要么救人要么打电话报警,还要不停的联络失联的亲人,朋友什么的也不停的打电话来问情况,手机早在23日晚上就没电了,水灾一开始就已经陷入停水停电的状态,就算事后我打电话给相关媒体媒体也是不了了之。

以上所说的不仅是我一个人看到听到,多的是人可以作证,如有虚假,不得好死!虽然我知道发了这篇东西,那些权势之人一样可以作威作福,我也只是想告诉大家,我对我生活了几十年的村子彻底的失望了,对那些看着灾民还在挨饿受冻的人还能去贪物资的人心寒了.(转载自增城家园网)
发表于 14-5-29 10:3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昨天还说,希望不要有村民抱怨有“漏网之鱼”,现在果然出现这样了!真是太令人失望了,你们的蓝村长,以后还有脸再做村长吗?增城政府办事真的是讲得比做的好听很多!受苦受罪,无论在何时何地,永远都是我们百姓!政府肯定会动员增城企业募捐的,募捐物资希望切切实实用到灾区的每一位灾民身上!

更多是留给我是无奈还有您的无助!尽管我们内心抱着强烈的呼唤,但当官的,都是官官相护的,何时真正从我们这些弱势群体中切实体会民情。整个增城,所有的农村选村长,都是通过“买票的”。有钱有权有势买票就可以当。利用职权,又钱生钱.我真的越来越愤怒了。媒体,你也怕得罪政府是吧!你也是在百姓家庭中长大的.
发表于 14-5-29 16:3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已不是集体吃大锅饭统一计工分劳动的时代,我都不明白设村干部类职务有何用处。还有村民到有些部门办事时还要求村民必需要到村委写证明,这是公社化时未有身份证的时代留下来叼难村民的过时产物。如果某些村民因维_权得罪了村干部怎么办?

村官们非但不能带领村民过上好的生活,他们不要假公济私去贪污为害村民已经万幸了。应该撤消村一级的村委组织和官本位的权力职务,消除大量吃闲饭不做正事的蛀虫,另行设立面向社会招聘的职员不设权力行政职务的村民片区服务中心来服务村民大众。村民要的是村级服务机构的服务而不是要向村级权力机构的服贴。
发表于 14-5-30 00: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买官的成本还没有收回来,难道还要求他在财产损失时,还不保貼一下自己的钱包,那就损失更大了。成本没有收回,谁想扯我下去,我与你们斗过。这就是村长的思想,站在村长的角度想想。你们买来的选票,只有在发生灾难时,你们才痛哭。可怜人自有其可悲之处,就是这个道理。我也是可怜人之人,不过我不想一直可悲下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