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吃喝玩乐 查看内容

岭南佳果数荔枝,荔枝之乡数增城

2012-7-7 16:41|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3390| 评论: 0

摘要: 中国荔枝,驰名寰宇。唐代诗人白居易作《荔枝图序》,当世人所知者,为蜀产;宋代书法家蔡襄作《荔枝谱》,当世人所知者,为闽产。四川、福建的荔枝,蜚声海内,而岭南荔枝却寂寂无闻。明清两代,广州荔枝盛极一时。 ...
中国荔枝,驰名寰宇。唐代诗人白居易作《荔枝图序》,当世人所知者,为蜀产;宋代书法家蔡襄作《荔枝谱》,当世人所知者,为闽产。四川、福建的荔枝,蜚声海内,而岭南荔枝却寂寂无闻。明清两代,广州荔枝盛极一时。“后皇嘉树产番禺,柔实离离间叶浓。”产地之广,产量之丰,品质之美,始为世人注目。

一、汉唐时期广州荔枝的兴起

西汉初年,广东荔枝已远上长安,献之汉帝了。晋代成书的《西京杂记》卷三说:“尉佗献高祖鲛鱼、荔枝,高祖报以蒲桃锦四匹。”“汉武帝元鼎六年(前111),破南越,起扶荔宫(原注:宫以荔枝得名)以植所得奇草异木。……龙眼、荔枝、槟榔、橄榄、千岁子、柑、橘皆百余本。……荔枝自交趾移植百株于庭,无一生者,连年犹移植不息。后数岁,偶一株稍茂,终无华实,帝亦珍惜之。”赵佗的统治区,主要在广州一带。交趾,当时包括广州,广州荔枝树苗,在公元前2世纪已大批北运,移植长安了。

荔枝,最早记载的典籍,是司马相如的《上林赋》:睐离支,罗乎后宫,列乎北国。”“离支”,就是荔枝。结合上述当时大批荔苗移植长安的事实参看,《上林赋》所言,不排除包括广州之荔。东汉时期,广州荔枝栽培已较普遍,产量较多。和帝时(89~104)任临海太守的广州人杨孚《异物志》载:“荔枝为果多汁,味甘绝口,少酸,所以成其味,可饱食,不可使厌。”《后汉书》载:元兴元年(105),旧南海献龙眼、荔枝,十里一置,五里一堠,奔腾阻险,死者继路。时临武长汝南唐羌,县接南海,乃上书陈状,帝下诏,曰:“远国珍羞,本以荐宗庙,苟有伤害,岂忧民之本?其敕太官勿复受献。”

在东汉,荔枝还是朝廷赠送外国使臣的礼物。《东观汉记》载:建武二十六年(50),南单于遣使献骆驼两头,文马两匹。南单于来朝,赐御食及橙、橘、龙眼、荔枝。当时南海有贡荔,赐南单于的荔枝,当是南海即广州所产。在东汉,已出现荔枝加工的副食品。《广州记》云:每岁进荔枝,邮传者疲毙于道,汉朝下诏止之,今犹修事荔枝煎进焉。有所谓“荔枝煎”,“剥生荔枝榨去其浆,然后蜜煮之。”南北朝时期,广州荔枝湾种植荔枝已见记载。南朝沈怀远《南越记》云:“江南洲周回九十里,中有荔枝洲,上有荔枝,冬夏不凋。”据《广东考古辑要》,荔枝洲即荔枝湾。

唐代,广州荔枝是远上京城的贡品。杜甫《病橘》诗云:“忆昔南海使,奔腾献荔枝。百马死山谷,到今耆旧悲。”杜诗所云,史有明证。《资治通鉴》卷二一五《唐纪》三十一载:“玄宗天宝五年(746),(杨贵)妃欲得生荔枝,岁命岭南驰驿致之,比至长安,色味不变。”《新唐书》卷七十六《列传》第一《后妃》上杨贵妃传云:“妃嗜荔枝,必欲生致之,(岭南节度使张九章)乃置骑传送,走数千里,味未变已至京师。”《新唐书》卷二十二《礼乐志》十二载:“帝幸骊山,杨贵妃生日,命小部张乐长生殿,因奏新曲,未有名,会南方进荔枝,因名《荔枝香》。”

末代乐史《杨太真外传》云:“……奏新曲,未有名,会南海进荔枝,因以曲名《荔枝香》,左右欢呼,声震山谷。”广州至长安,数千余里,而荔枝又是“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的,怎样能远运长安,“色味不变”呢?清阮元之子阮福曾作解释说:“考唐时转运,由扬州入斗门,渡淮入汴,由汴入洛,运入太仓。岭南贡荔,当亦如转漕之制,连株成实,轻舟快楫,抵渭南后,摘实飞骑,一昼夜可至长安矣。”

曹松曾写过“叶中新火欺寒食,树上丹砂胜锦州”,题为《南海陪郑司空游荔园》。郑司空,指检校司空郑从谠。从谠在咸通十三、十四年(872、873)节度岭南。曹松,天复初(901~904)进士,时年七十余,游岭南,当在举进士之前。据此诗可知晚唐时,广州一带已有专植荔枝的“荔园”了。荔园在哪里?据阮福考证,在广州城西荔枝湾。

荔枝,经过一年复一年的栽培选择,晚唐时有优良品种“焦核”、“蜡荔枝”。昭宗时(889~904)为广州司马的刘恂在《岭表录异》中记载:“荔枝,南中之珍果也。梧州江前有火山,上有荔枝,四月先熟(原注:以其地热,故曰火也),核大而味酸。其高新州与南海产者,最佳,五六月方熟。形若小鸡子,近蒂稍平,皮壳殷红、肉莹寒玉。又有焦核者,性热液甘。食之过度,即蜜浆制之。又有蜡荔,黄色,味少劣于红者。”

时至五代,中国瓜分豆剖。南汉刘氏割据岭表,广州政治相对稳定,经济有所发展,荔枝的栽培亦有进步。宋代方信孺《南海百咏・陵山》诗注云:“陵山,刘氏之墓也,在郡之东北二十里,漫山皆荔子树,龟跌石兽,历历具存。”诗有句云:“龟跌无处问行踪,惆怅连江荔子红。”当时广州附近,漫江荔树,连江荔林,所以南汉后主刘能在荔枝湾上的昌华苑举行为后人艳称的“红云宴”。
 已同步至 lujunfei的微博
12345下一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股往金来:广州市增城区累计募集资金总额218
  • 广州市增城区荔枝陆续成熟上市 在荔枝营销
  • 深秋的增城乌榄外皮披上霜白 颇有黑美人的
  • 再添新动力:广州市增城区海格天腾信息产业
  • 增城区迅镭产业孵化器 培育高新技术企业16
增城论坛|新塘地图|派潭镇|石滩镇|中新镇|荔城街|崔与之|增城绿道|增城丝苗米
增城区|荔城街|增江街|朱村街|永宁街|荔湖街|宁西街|新塘镇|石滩镇|中新镇|派潭镇|正果镇|小楼镇|仙村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