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人物事迹 查看内容

增城市凤凰城社区致知书院黄传志:让国学走进社区 非孟母堂违规办学的复辟

2014-6-24 22:46|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099| 评论: 0|来自: 增城日报

摘要: 某个周六上午10时,在增城市新塘镇凤凰城社区居委会综合楼二楼的活动室里,30多个小孩以及他们的家长跟着台上的中年男子摇头晃脑地诵读国学名篇《中庸》。中年男子身材微胖,穿一身传统深衣,俨然一副国学痴迷者的模 ...
某个周六上午10时,在增城市新塘镇凤凰城社区居委会综合楼二楼的活动室里,30多个小孩以及他们的家长跟着台上的中年男子摇头晃脑地诵读国学名篇《中庸》。中年男子身材微胖,穿一身传统深衣,俨然一副国学痴迷者的模样。此人是黄传志,一名国学私塾教育的探索者,也是一名社区文化的志愿者。


“愚昧比洪水猛兽更可怕”

和黄传志一起的,还有10几个年纪从6岁到17岁不等的少年,同样身穿深衣。他们诵读经典,表演武术,演示礼仪,展示书法,令在场的家长们赞叹不已。黄传志出生于1975年,是广西桂林人。据他讲述,中学时代因故被迫辍学,此后便走上了打工之路。打工的日子万分心酸,看着同龄人在学校里读书、玩耍,黄传志满心羡慕。“

有一天晚上我失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终于明白一个人没有文化是多么悲哀的事。愚昧比洪水猛兽更可怕。”黄传志回忆道。之后,黄传志借来了高中的课本开始自学。意蕴丰富的国学经典如同灼灼之光照进了黄传志的世界。从此,他一发不可收拾地痴迷上了国学经典的研究,甚至不远万里到河南大学拜访国学研究专家,交流心得。

2001年,黄传志的儿子4岁,进入了教育启蒙的年纪。深受国学文化影响的黄传志萌发了一个想法。“当下的教育辛苦读书20年不过就换了一纸文凭。”黄传志决定改变常规的教育模式,让儿子接受家庭式的国学教育,自己来当老师,启蒙内容从四书五经开始。

“让国学经典的营养成为孩子人生理想的活水源头”

黄传志对儿子的教育取得了颇为理想的成果。年方17岁的儿子如今精通四书五经,写得一手好书法,武术也学得有模有样,不仅如此,英语也学得十分出色。身边的亲朋好友纷纷希望把自己的小孩送来交由黄传志培养。就这样,在朋友的支持下,2011年,黄传志在凤凰城社区买了一栋别墅,创立了一间家庭式私塾——致知书院。如今,书院共有14名小孩以及3名老师。

这是一个充满古典气息的空间。一进门,右边一张大方桌子,桌面中央整整齐齐摆放着国学课本以及字帖等。14名小孩围着桌子,拿着毛笔认真书写,3名老师在旁边巡视并细心指导。墙壁上悬挂着学生的书画作品,略带稚气的笔法却让人不禁竖起拇指。门左侧是一方茶几以及书柜,茶几上摆着十来个水壶,偶有小孩过来饮水。

黄传志告诉记者,起初成立私塾的目的很简单,一是为了延续个人20多年的爱好,二是教育子女。如今,他开始意识到将传统文化与教育进行结合的一种可能性与必要性。“任何时代都需要一批这样的仁人志士,他们秉承古人的智慧,将我们五千年的文明传承下去。”黄传志说,“让小孩从小接触国学经典,就是为了让国学经典的营养成为孩子人生理想的活水源头。”

“让国学提高社区幸福指数”

走得越远,黄传志对当代教育的忧虑越深。“许多家长管不住孩子,原因在于只有教育而没有教化。家长不懂儿女,学校教育只是完成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必须靠传统文化与礼仪的学习来完成。”黄传志开始寻找途径让更多身边的人接受传统文化的熏陶。凤凰城社区居委会得知黄传志的想法之后十分认同,表示将尽力提供条件,“让国学走进社区,让国学服务社区”。

2014年1月20日,时值新春佳节,黄传志带领致知书院的师生在凤凰城居委会门前举办“欢乐迎马年,新春送福赠春联”公益活动,短短5天便送出2000多副春联。2014年3月15日开始,在凤凰城社区居委会的协助下,黄传志在居委会综合楼二楼办起了免费的周末公益亲子礼仪读经班,每逢周六上午9时半到11时半,黄传志便组织致知书院的师生们前来开展活动。

活动以“读千古美文,做少年君子”为主题,受到了许多家长的青睐。“多的时候有60多人,少的时候也有30多人。”凤凰城社区居委会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作为一名老师,他运用自己身边的教师资源免费服务社区居民;作为一名志愿者,他不辞辛苦多次参加社区活动,提升社区居民素质,从小培养孩子的礼仪文化,大力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提高社区的幸福指数。”凤凰城社区居委会党支部书记欧阳沛熙如此评价黄传志。

相关资料:孟母堂违规办学被停办


记者2008年03月19日了解到,位于碧桂园凤凰城内的广州孟母堂前天接到增城市托幼工作领导小组开具的一纸“违规办学告知书”,要求其在4月30日之前停止一切教学活动。2007年1月,广州孟母堂选址广园东碧桂园凤凰城一别墅内开展家塾读经教育。目前有14个孩子在这里读经,年纪最大的8岁。据广州孟母堂创办者何海轮老师介绍,18日上午8时许,两名增城市教育部门开具的“违规办学告知书”上称,孟母堂未经教育部门批准擅自办学。增城市教育部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是接到广州相关部门转来的投诉后前去处理的。

“孟母堂不是幼儿园也不是培训机构。我们是把志同道合的家长组织起来,请老师在家教孩子。”何海轮说,广州孟母堂并没有经营行为,因此这种教学模式并不违规、违法。目前他不会停止广州孟母堂的教育,并将申请行政复议。

孟母堂是否是违规办学?对此,增城市社会力量办学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发出《违规办学告知书》之前,他们曾进行过调查,了解到孟母堂的收费标准是每个孩子每月2800元。该工作人员表示,如果孟母堂是完全公益性的,它会有背后的赞助机构,不会进行收费。如今孟母堂这样无凭无据的收费不合理。按照现行规定,如要办幼儿园,必须是200人以上的规模,若要建培训中心,则面积得达300平方米,但不管怎样所有手续一定要齐全。

“更重要的是我们担心孩子们的健康安全。”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前往孟母堂时,里面有14个孩子都是在孟母堂食宿的,但孟母堂的小厨房并未经过卫生防疫部门的审核。且孟母堂现有的工作人员并无一人持有医生职业资格证。此外,目前的标准是要保证幼儿每天有2个小时的户外活动,孟母堂这点也没能做到。该工作人员同时表示,孟母堂提倡国学的想法也很好,但作为管理方他们还是建议其能改为周末的国学兴趣班。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历经霜冻和吸收天地养分 生长周期长造就增
  • 增城区荔湖街的合景臻湖誉园 虚构地铁站名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