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历史文化 查看内容

清初岭南诗坛三大家之诗人陈恭尹:被增城湛粹接回避难 在新塘度过20多年

2014-8-15 15:31|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274| 评论: 0|原作者: 湛汝松

摘要: 陈恭尹(1631—1700),清初岭南诗坛三大家之一,原籍顺德,父亲举旗反清,全家被杀,恭尹被增城湛粹接回避难,娶湛粹女为妻,在新塘度过20多年。他的诗多以感怀家园,反映民疾及描述岭南风物为主题。著有《独漉堂全 ...
陈恭尹(1631—1700),清初岭南诗坛三大家之一,原籍顺德,父亲举旗反清,全家被杀,恭尹被增城湛粹接回避难,娶湛粹女为妻,在新塘度过20多年。他的诗多以感怀家园,反映民疾及描述岭南风物为主题。著有《独漉堂全集》传世,其中《增江前后集》是他就居增城代表作。

南粤先贤榜上56位先贤中,有一位不是增城人却与增城息息相关的历史文化名人。他就是清初“岭南三家”之一的诗人陈恭尹。据《辞海》载:陈恭尹(1631-1700)清初诗人。字元孝,号半峰,晚号独漉,广东顺德人。幼时父邦彦因抗清牺牲,他以避匿得免。以父荫,明桂王授为锦衣卫指挥佥事。桂王败后,避迹隐居。其诗多有颂扬抗清人物之作。与屈大均、梁佩兰并称“岭南三家”。也工书法。有《独漉堂集》。

“幼时父邦彦因抗清牺牲,他以避匿得免。”陈恭尹避匿何方?《辞海》和很多史料都没有记载;但只要我们读一读陈恭尹的诗歌《漫兴》,隐匿之谜就可以解除。“借屋增江口,悠悠十八年。力穷群籍内,身老众人前。曲巷来风满,闭门得月偏,有生同是寓,终恋墓边田。”

“借屋增江口,悠悠十八年”。增城的增江,经新塘注入南海。诗中增江口,指的就是增城新塘。诗人写此诗时,已僦居新塘十八年了。出生于顺德龙山的陈恭尹为什么要借屋新塘,而且一借十八年呢?原来陈恭尹是明末岭南抗清名将陈邦彦的儿子。1647年(清顺治四年)清兵攻陷广州,次年陈邦彦抗清牺牲,全家遇害,陈恭尹因出逃幸免。

17岁的陈恭尹初时藏在南海弼唐村,后来被其父友人、新塘乡贤湛粹派人用小艇秘密接到新塘,藏于新塘坭紫村田舍院落内。增城知县徐土赓怀疑湛粹将恭尹藏在家中,便假意把湛粹请上县衙,然后派兵到他家搜查。新塘人惊闻,出于民族义愤,千人上县示威请愿。知县怕激起民愤,搜捕才止。但湛粹仍要以千两白银贿赂,才获释放。

湛粹获释后,把陈恭尹从坭紫村接回家中藏于夹墙处。1648年,李成栋在广州发动兵变,归顺南明永历王朝。广东各地树起南明旗帜,陈恭尹才公开活动。1650年清军反攻,陈恭尹与永历王朝失去联系。湛粹因藏匿陈恭尹也举家到东莞茶滘避难。次年,湛粹在东莞病故。陈恭尹怀着国破家亡的巨大创痛,到福建、江西、浙江、江苏一带访友,串连反清复明力量。

1654年,23岁的陈恭尹回到新塘,将父亲陈邦彦遗骨安葬于增城城雅瑶村,并与湛粹之女湛银成婚。1661年,永历帝遇害。陈恭尹因“终恋墓边田”而带家眷隐居顺德羊额七年。1668年(康熙七年)夫人湛银病逝后,37岁的陈恭尹又再次回到新塘居住。1678年,陈恭尹被指涉嫌参与“三藩之乱”,遭官府关押半年多出狱,从此转居广州城南。

但他仍经常回增城,或登罗浮,或啖荔枝,或在新塘与诗友雅聚交流,直至1700年逝世。从陈恭尹避匿于新塘到转居广州城南的30年间,他虽然经常离开新塘,到外地访友,串连反清复明力量;但每次活动后还是回到新塘。晚年,他虽移居广州,但仍与屈大均等文友经常回增城与当地文人聚会,写下大量富于荔乡风土人情的诗歌。

陈恭尹的诗歌,贵在创新。“当求新于性情,不必求新于字句;求妙于立言,不必专期于解脱。”他强调文学创作在不断发展中变化,反对盲目崇古和拟古。他指出“文章大道以为公,今昔何能强使同?只写性情留纸上,莫将唐宋滞胸中。”他的诗歌大多以感怀身世,矢志抗清、反映民间疾苦及描述岭南风物为主题。

他擅长七言诗,其七律诗更广为诗坛所推崇。在其诗文集《独漉堂集》中,《增江前集》和《增江后集》就是僦居增城时的作品。《西樵旅怀》是极富增城地方色彩的咏史之作。“罗浮风暖鹧鸪啼,山下梅花客未迷。十里娇歌传玉笛,一弯残月泊沙堤。生存华屋人何处,营垒千秋马独嘶。扶病西州他日路,潘郎怀旧岂堪题。”

陈恭尹的诗歌,悲愤慷慨,以拯救民族,反抗清朝统治者的压迫为己任。这些咏史之作运用一些富有概括力的诗句,准确而又鲜明地勾勒出岭南风物的特征,带有浓郁的地方色彩。《西樵旅怀》(五首之一),就是其中一首富有增城地方色彩的代表作。1648年,李成栋反正,广州一带重立明朝旗帜,永历王朝迁往肇庆,陈恭尹便离开新塘西上肇庆为父请恤,并受“世袭锦衣卫指挥佥事”。

可是1650年11月,清兵再进广州,增城复受清廷统治。陈恭尹只身走匿西樵,与南明朝廷失去联系。此间,湛粹也因藏匿恭尹被迫到东莞槎滘避难而遇病身亡。匿居深山的陈恭尹便写下这首既关注民族又怀念新塘的诗篇。诗的首二句用增城背景罗浮山开头,以若暖还寒的山色隐喻动荡的时势;三四句用动静交替的手法描绘出一幅增城南部新塘的水乡风情画。
12下一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增城区根雕非遗传人吴金石的根雕世界 实力
  • 广州增城业主半价卖房 遭遇其他业主围堵讨
  • “三个度”见证广州增城交通翻天覆地 29个
  • 白江、简村、南坣、群星、城丰,“闷水”的
  • 增城区石滩镇麻车村古法酱油酿造技艺传承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