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诗意“小江南”的增城市增江街:富有诗意的文化小镇 三千年前的百越聚集地

2014-8-22 16:30|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275| 评论: 0|原作者: 任问墨|来自: 增城社区报

摘要: 海德格尔曾经这样形容最有价值的人生,即是诗意的栖居。南山钓台、增江晚渡、鲤桥春浪、曲水流杯……明清时期公布的增城旧八景,增江已占四景。这些景致,拥有着诗意的名字和故事,保留着不少文人墨客留下的经久不朽 ...
海德格尔曾经这样形容最有价值的人生,即是诗意的栖居。南山钓台、增江晚渡、鲤桥春浪、曲水流杯……明清时期公布的增城旧八景,增江已占四景。这些景致,拥有着诗意的名字和故事,保留着不少文人墨客留下的经久不朽的诗句。今天,让我们循着历史的古迹,吟诵着前人的诗句,一起寻找富有诗意的宜居宜游的美丽增江。


溯源:三千年前的百越聚集地

增江从哪里来?早在商周时期,就有百越族在增江街休养生息。据考古发现,大概在三千年前,增江东岸的台地、山岗和河口就已是百越人最集中的聚居地。在增江街白湖村浮扶岭,考古人员发现了增江水系族群的墓葬地,挖掘出原始陶瓷、石器、玉器和青铜器。原始器具的出土,有力地诉说着增江繁华的古文明史。

增城的母亲河赐给增江街最贴切的名字。以增江为界,西岸荔城,东岸增江。划江而治,其乐融融。增江街得到青睐,被冠以母亲的名字。2004年,增城市对行政区域作出了重大调整,以增江河为界,增江从荔城镇分出,设置为增江街,同时,将小楼镇的白湖村划入增江街,2007年又将石滩三江片区的初溪村、四丰村和大埔围村划入增江增江街。如今,增江街辖区总面积86.18平方公里,相比增城其余10个镇街,面积不大。

寻觅:诗意的“小江南”

在文化界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每一个文化人都有自己江南的根,每一个喜欢文字的人都要去找寻自己江南的灵魂。对于广东人来说,真正的江南似乎遥不可及。然而增江,是个例外,它是诗意盎然的“小江南”。增江街的大部分村场都靠近增江河而建,从南到北,处处可见荡漾在碧波里的农家小舟和古朴的渔民身影,以及极具岭南水乡特色的古建筑。

增江的诗意,最实在的寻找应当是在刻着古诗的石碑上。“乘坐晚渡游南山,凤雁双塔映河间。南屏放学钓春鲤,古庙钟响别情返。”一首简单的七言绝句,透渗出浓浓的“小江南”文化气息。增江晚渡,鲤桥春浪,南山钓台,别情芳洲,诗中一句就是一景,展现出“小江南”风度。咋看之下,是否与杭州西湖的平湖秋月,花港观鱼,南屏晚钟,曲院风荷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江流无声动柔橹,惊散群鸥入烟浦。犹有渔灯数点明,隔江欸乃听蛮语。梗泛增江今二年,舟行贯结罗浮缘。名峰四百各异态,低头来就篷窗前。”增江晚渡,唯有以七言律诗平仄铿锵可以描绘。这首作于清乾隆十六年的近体诗,如今翻看仍然别有一番风味。

增江晚渡位于西山村增江河边,景区内有“增江晚渡”四字石刻屹立(今石刻已迁至凤凰山博物馆),晚渡的故事,始于一位名叫黄十万的西山村村民。古时的增江,东西两岸以舟船联系,夜间来往很是不便,黄十万便一口气买了几十只木船,在每只木船上挂上彩色灯笼,每当夜幕降临,只见增江河上大小船只点着颜色各异的渔灯来往穿梭,似梦似幻。

“江声仍到竹中楼,银汉绳绳耿素秋。唱尽刀环旧时曲,蓼花无数别情洲”。这首诗是清朝诗人吴思学登临别情洲后感慨而作,诗中有声,有画,平仄讲究,而末句“唱尽刀环旧时曲,蓼花无数别情洲”几度历史感怀,几度人生秋凉,堪为七言绝句中的中上之作。别情洲,位于雁塔桥南300多米出,四面环江,茂竹修林,是一片面积近百亩的沙积地。这里原名城隍洲,然而诗意的开始,正因为一段凄美的爱情。

南朝文学家江淹在《别赋》中写道:“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别情洲的诞生,正是对黯然销魂者最真实的诠释。传说明朝时,别情洲上,有一妙龄女子,名叫余洁贞。洁贞因相貌出众,被城中一位富商相中,以千金为聘,希望抱得美人归。而这时的余洁贞早已与一汤姓男子订婚,两人相亲相爱,天地为媒。情根深种的二人却因女子父亲的一时贪婪被活活分开。

聘礼已收,无法反悔。洁贞无奈之下只能答应父亲,嫁给富商。就在成婚之日,洁贞和汤公子奔赴城隍洲,双双缢死树上。令人惊奇的是,二人死后面色红润,面带微笑,恍若在世。当时人为纪念二人忠贞不渝的爱情,遂把城隍洲改称为“别情洲”。诗人一句“蓼花无数别情洲”,在重述凄美爱情之余,更显示了增江处处诗意盎然的独特魅力。

品读:增江,一首安静的诗

在增江几乎每一处风景都有量身定做的古今诗词。“一竿风月无边趣,万里烟波岂等闲”,这是南山钓台;“渔舟历乱晴霞外,雁塔嵯峨夕照中”,这是鲤桥春浪;“座上有山皆耸翠,门前无水不安澜”,那是南山古庙;“一河春色醉游人,两岸百花望荔乡”,那是增江画廊。诗和景,在增江文人墨客的书笔和眼帘下,相得益彰,成就了一个诗意的宜居之地。

诗的别名是时间。悠久的历史底蕴,无疑给增江添上了更多诗意的基因。赖际熙太史第、陈宗南故居之“青楼”,“红楼”、白东街古县城遗址、西山太平天国军营遗址、西山同和围遗址等等,一系列的人文古建筑群,近期被增江街政府充分发掘利用,尽收于《印记增江》的笔底,准备为建设增江街文化名街挥洒开笔。厚重的文化内涵,赋予增江街更多诗意,以至于走在东岸望着西岸的繁华和喧嚣,都会不惊感叹,“热闹是他们的,而我是安静的”。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历经霜冻和吸收天地养分 生长周期长造就增
  • 增城区荔湖街的合景臻湖誉园 虚构地铁站名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