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增城概述 查看内容
新闻热点 增城概述 政务文宣 人物事迹 文学作品 吃喝玩乐 风土人情 千奇百怪 历史文化 观点社论 便民服务 商务情报

三峡移民增城市十年历程:日耕岭南 夜思巴蜀 旧园几度梦回 他乡恍成故乡(4)

2014-8-26 01:41|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3260| 评论: 0|来自: 南方都市报

摘要: ●乔伊斯《尤利西斯》:离开一辈子后,他又回到了自己出生的那片土地上,从小到大,他一直是那个地方的目击者;陈迪新的儿媳妇花了90元钱买了一个21吋的行李箱,这个红绿相间的行李箱完成了陈迪新“死要入土”心愿。陈 ...
●乔伊斯《尤利西斯》:离开一辈子后,他又回到了自己出生的那片土地上,从小到大,他一直是那个地方的目击者;

陈迪新的儿媳妇花了90元钱买了一个21吋的行李箱,这个红绿相间的行李箱完成了陈迪新“死要入土”心愿。陈迪新病逝了,但他的骨灰和儿媳妇的贴身衣物一起,混杂在行李箱中。“你咋把那个放在我衣服头呢?”陈迪新的儿媳妇困惑地问丈夫陈启华。“不放里头,拿在手上怎么拿回去?”陈启华吼了妻子一句,跋山涉水送回一个骨灰盒,自然不能在途中惹人注目。把骨灰盒放在行李箱里,拉链一拉,谁也不知道箱子里有一位父亲的遗愿。

为了避开安检,提着行李箱的陈启华选择坐大巴到深圳,再由深圳的亲戚开车将骨灰送至重庆万州。十年前的2004年8月26日,陈迪新随900多位移民一起抵达广州。2005年3月3日病逝,他的骨灰在增城市殡仪馆放了8个月零17天。当年11月份,一个料峭多雾的冬日,陈迪新魂归故里。

●米兰·昆德拉《生活在别处》:告而未别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

一张K1098次万州至广州的火车票躺在玻璃柜里。这是冯慈国移民到增城新田村10年来第11次往返重庆的票据,日期是2014年8月7日。这次回万州,他想找点零工做,结果呆了二十多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回万州前,他在增城一家公司做保安,“他们喜欢靓仔,我老了又不靓仔就把我炒了”。42岁的冯慈国说话带着自嘲式幽默,嘴唇上一颗痣随着表情变化而起伏,接近土地颜色的皮肤记录了他常年务工的经历。移民后,他每年都回一趟万州看望他75岁的母亲。“我妈只有我一个儿,我不看她哪个看?”

冯慈国的母亲张仕珍在上世纪80年代失去了得支气管炎的丈夫,独自拉扯一双儿女。女儿出嫁后,她随儿子生活。2004年,她连同儿子一家被纳入移民范围。这个连普通话都听不太懂的老人,第一次坐上了火车。此前,万州是她见过的最大城市。和张仕珍一同离开这片浸润了大半辈子土地的,还有她的两位亲家。

他们在火车上用重庆话给对方打气,“怕啥子嘛,一家人都在一起,想回来坐个火车就回来了。”确如她所言,隔年,张仕珍又坐火车回了万州。在新田村的这一年,除了买菜,她几乎没有离开过这个住了19户移民的小村庄。“咋个耍?就围到这个院坝转圈圈咯。”冯慈国挥舞着胳膊比划着圈,张仕珍的消遣方式就是抱着孙子在村里转圈,坐在门口跟年纪相仿的老人聊天。

冯慈国几乎每次回家,都要扯着嗓子喊两声,张仕珍有时从某个村民家里回应他,有时在新田村的某个小角落回应他。儿子一回家,她就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偶尔会小声提出疑问:“怎么搜不到万州的天气预报?”她还想养几只鸡,只是这楼房前的一条过道,怎么容得圈一个鸡窝?

如果不是亲家陈迪新的离世,或许张仕珍还会为了两岁多的孙子多呆一段时间。在冯慈国的印象中,张仕珍从那时起就开始流露出想回重庆的念头。她找了各种理由怀念重庆,“我想小女儿”、“我听不懂他们说话”、“这儿太热了”、“我要去给你爸扫墓”。直到她说出最后一个请求,儿子才明白了母亲此前所有的委婉表述的心意。

冯慈国带着张仕珍回到5年前离开的农家小院。拾掇一番后,他提了两瓶酒去院后的堂哥家,拜托他照应一下老人,有事没事在院前喊一声,答应了就好。回到家,张仕珍一点也落不着闲,村里年轻人出去打工留下的荒地,她随手“开了荒”,种点红薯、冬瓜和茄子。几只鸡被她圈在栅栏里“咯咯”地驱离寂静。在县城的女儿一有空就回去给她捎点油盐酱醋。

前年,张仕珍生了一场病,冯慈国急急忙忙赶回万州,待她病好后打算带她回广州。头一天还允诺了儿子的张仕珍,隔日清晨便反悔了。劝告无效,冯慈国只得独自离开。“父母以前是阴阳两隔,不能以后死了还不在一起。”冯慈国说到这儿,把土豆丝里混着的干辣椒拨出来抖在玻璃柜上。
123下一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 何仙姑考究:除广东增城说之外 还有广西 福
  • 何仙姑的籍贯和成仙地点非增城区小楼镇独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