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观点社论 查看内容

从原增城市委书记曹鉴燎从“给下级送钱”看腐败的本质和亮点

2014-8-31 09:59|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298| 评论: 0|原作者: 殷国安/狼头长啸

摘要: 能破获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这一贪腐案的原因,主要是来自群众举报和“案中案”所发现的一些线索——涉及天河冼村等城中村拆迁改造和土地转让,与冼村村集体窝案有牵连。据接近广东省纪委人士对经济观察网透露:“初 ...
能破获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这一贪腐案的原因,主要是来自群众举报和“案中案”所发现的一些线索——涉及天河冼村等城中村拆迁改造和土地转让,与冼村村集体窝案有牵连。据接近广东省纪委人士对经济观察网透露:“初步调查,曹鉴燎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钱物折合人民币7000多万,另有2亿涉案金额正在进一步调查取证中”。

曹鉴燎在80年代坐镇沙河镇多年。其后天河区设区,曹进入天河区政府系统,因总指挥广州CBD珠江新城大开发而仕途顺利,先后任区长、区委书记等职务。其后历经海珠区、增城市。落马前,以广州市副市长身份兼任增城市市委书记而终结仕途。何继雄是曹鉴燎进入天河区政府班子后亲自提拔上来的沙河镇镇长。1999年曹鉴燎给何继雄送钱3000万元,收买何为他效力。“你有听说过,上级给下属送钱的吗?”纪检人士笑言。

记者综合多方面资料梳理发现,曹鉴燎任职天河区、增城市的时候,这些区域正经历重大的城市化进程。曹鉴燎主要利用其在珠江新城、增城挂绿湖等项目开发过程的绝对主导权力,在土地上给予“关系户”开发商拿地和经营的倾斜,同时也在开发商赚取土地升值所带来回报中曹鉴燎亦得到开发商的巨额利益“谢礼”。

在这个故事中有一奇妙插曲,就是曹鉴燎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收受了他人钱物折合人民币7000多万元后,又将其中的3000万元分送给了他的下商属官员何继雄;有人说,曹鉴燎腐败的最大“亮点”是曾给其下属何继雄送钱3000万。今天咱们中国的老百姓特别是知识分子群体,已经早就不满足于“各人打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而是纷纷要求行使公民对国家政治生活的知情权、话语权。

“腐败亮点”之说,虽然极具幽默感而又富含影射、隐喻等难以言明的诸多内涵,但仍不及我用白话挑明了来说浅显易懂:这只不过是历史上任何时期腐败官场所具有的共性。贪腐官员总是采用大小联盟、上下勾结、连成一体、合伙贪污、共同分肥等黑社会手段,大肆贪占国家公产和榨取民脂民膏,而其根源则在于百孔千疮的社会管理制度。

如果说曹鉴燎“收受7000万,分送下属3000万”这现象,仅仅只是一种“腐败亮点”的表现,我认为是远远不够的;更准确的讲,这现象用“黑吃黑”来形容则更符合黑社会的普遍规律,因之也便不足为奇了。我们若进一步去解读曹鉴燎“收受7000万,分送下属3000万”现象,则不难看出大贪官也深谙贪污亦如“做生意”的道理,更知晓“采用经济手段来管理经济”的学问;

也更懂得要获取“产出”则必须适当“投入”的市场原理,所以曹鉴燎将下属“上贡”给他的7000万作六四分成,大官分大头,小官分小头......如此,他的“开明”,便极大的鼓舞了小贪官们为其不断地输送“脏款”的“斗志”,并形成上下关照,互利互惠,投入产出有比例的贪腐经营管理的锁链关系,从而造成贪腐窝案如麻。

上级官员希望从下级官员那里取得利益,当然需要买通下级官员,仅凭权力已经不够了。曹鉴燎从沙河镇提拔到区里,他深知这是一块肥肉,希望继续控制这里的“生意”,当然需要买通接任的镇长了。从投入产出比来看,如果上级官员希望从下级官员的管辖区获得几倍于3千万的利益,他投入3千万就是合算的、必要的,否则,下级官员不可能为上级官员捞钱提供便利。

但是,上级给下级送钱毕竟少见,因此值得解读。这里,第一说明曹鉴燎在搞腐败时遵循经济规则,不以权压人,而是愿意以投入换产出;第二,我们也看到另一种官场团结,这里没有党性原则,没有上下级的界线,只有在腐败链条上结成的互惠互利,大家团结起来搞腐败,一起侵吞人民的利益。归根到底,腐败就是一种以侵吞人民利益为目标的交换,切断这个交换链条,就是反腐败的任务。

腐败合伙人,没有原则,只有利益。如果心术同样不正的下级掌握了足够多的议价资源以及上级的犯罪证据,自然能够钳制腐败的上级,此二者既可以狼狈为奸,又能实现“黑吃黑”。在这种微妙的关系面前,他们只会共同进退。作为腐败的共同体,此二者会有心照不宣的默契。

另一方面,腐败的领导将心腹傀儡安插在“核心岗位”并且给予好处实惠,让后者替自己卖命的例子有太多。本例中,腐败上级直接给下级3000万元,虽少见却无本质不同。纠结于这种“亮点”,没有太大意义。毕竟,这并未脱离腐败窝案、权力失控、监督盲区的圈子

这样的事真的没听说过。因为在大多数腐败案中,都是上级卖官,下级向上级买官,所以行贿的是下级;另一条受贿的渠道就是官员通过为老板服务,收受房地产老板的行贿;至于上级官员向下级官员送钱,似乎不应该发生。你有求于下级官员,可以通过权力去实现,干吗也要送钱?

其实,如果从商品交换的角度看,还是容易理解的。一是,从动因看,上级官员希望从下级官员那里取得利益,当然需要买通下级官员,仅凭权力已经不够了。曹鉴燎从沙河镇提拔到区里,他深知这是一块肥肉,希望继续控制这里的“生意”,当然需要买通接任的镇长了;

二是,从投入产出比来看,如果上级官员希望从下级官员的管辖区获得几倍于3千万的利益,他投入3千万就是合算的、必要的,否则,下级官员不可能为上级官员捞钱提供便利。事实上,当时沙河镇的开发刚刚起步,拥有大量土地和物业,后来更逐渐发展成为全国闻名的服装批发集散地,一铺难求。沙河服装批发商城内部人士透露,且不谈租金,租户进入商场就需要先交超过十万入场费。

何继雄在沙河多座服装批发城的建设上,利用职务便利私下给相熟的开发商开发、租赁“开绿灯”。作为感谢,这些开发商给何继雄、曹鉴燎赠送商铺、现金。未经证实的消息指,曹鉴燎以亲友名义坐拥服装批发城多个商铺。我们估计,曹鉴燎给何继雄送出的3千万早已收回,而且获得了更大的利益了。可见,上级给下级送钱的结果是“双赢”——当然,现在都“入狱”了,变成了“双输”。

但是,上级给下级送钱毕竟少见,因此值得解读。这里,第一说明曹鉴燎在搞腐败时遵循经济规则,不以权压人,而是愿意以投入换产出;第二,我们也看到另一种官场团结,这里没有党性原则,没有上下级的界线,只有在腐败链条上结成的互惠互利,大家团结起来搞腐败,一起侵吞人民的利益。归根到底,腐败就是一种以侵吞人民利益为目标的交换,切断这个交换链条,就是反腐败的任务。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历经霜冻和吸收天地养分 生长周期长造就增
  • 增城区荔湖街的合景臻湖誉园 虚构地铁站名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