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人物事迹 查看内容

增城市老艺术家陈济源的艺术人生:龙蛇笔走陶性情,金石榄雕意趣长

2014-9-17 22:44|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231| 评论: 0|原作者: 任问墨|来自: 增城社区报

摘要: 8岁,第一次拿起毛笔,自此70年游艺耕耘不辍;15岁首次握起刻刀,学习篆刻,63年宝刀不老;而立之年学作诗,40多年来余音尚缭绕;不惑之年学种植盆栽,而今山中小院已蔚为大观。“龙蛇华走陶性情,金石榄雕意趣长。 ...
8岁,第一次拿起毛笔,自此70年游艺耕耘不辍;15岁首次握起刻刀,学习篆刻,63年宝刀不老;而立之年学作诗,40多年来余音尚缭绕;不惑之年学种植盆栽,而今山中小院已蔚为大观。“龙蛇华走陶性情,金石榄雕意趣长。若问平生孰为乐?盆栽石玩读词章。”这首名为《桑榆乐》的七言律诗,是陈济源在2010年8月创作的。今年已78岁高龄的他,用这四句话总结自己的艺术人生。

陈济源现为增城第一届书画会理事,荔乡诗社会员,广东老年书画家会员,增城楹联学会秘书长,羊城诗社常委理事,其书法篆刻多次在《广州日报》等报刊发表,近年曾多次参加中日韩国际书展,声名在外,这位被增城诸多知名人士誉为“增城文化活宝”的老人,有着怎样艺术生活呢?本期口述,听听陈济源老人回望自己艺术的一生。



龟峰山上的艺术秘境


在新建成的增城大桥西岸,龟峰山(今鸡公山之古称)上的一处清幽小院,陈济源在这里度过三十多年的艺术创作生涯。满园的盆栽,是老人亲手种下,日日照料的,如今已是郁郁葱葱。或许是出于对老人悉心栽培的馈赠,满园植被绿荫盎然,使得炎炎夏日,老人的家中却是清风徐来,凉爽如秋。

走进小院——陈济源自名小院为寄南轩,满室的笔墨清香,金石榄雕使得寄南轩充满艺术气息。陈济源曾在七言古体长诗《自述》中说起寄南轩的由来。三十多年前,陈济源看中了龟峰上的一处隐秘地,在亲友们的帮助下,他一砖一瓦,慢慢开辟,亲手建造了自己这座艺术殿堂——寄南轩。自幼生性活泼、好动的他基本闲不下来,三层的小院,每一层都匠心独运,倾心设计、布置。

第一层挂满字画和一些大型金石雕刻作品。陈济源最擅长的楷书和隶书作品各自镇守客厅两侧。在一个陈列台上,几十方尚未雕琢的玉石整齐陈列其上。他说,这是用来刻印的,其中不乏四大名石中的福建寿山石、浙江青田石和昌化鸡血石等名贵石材。

第二层是整个寄南轩最重要的部分,是陈济源终年创作的地方,书架上陈列着他已创作好的篆刻作品和榄雕作品。还随意挂着各种四处收集起来的金石小玩和传统手工艺品。巨大的书写台上墨迹斑斑,三十多年来,陈济源就是在这张书法台上完成自己的书法创作。屋角的书画插瓶,雪白的墙面以及大大小小不规则的书架都成了他摆放、收纳书法作品的最佳位置。

三层是个宽敞的阳台,种满了陈济源多年来悉心培养的盆栽。在阳台的正中靠墙的位置,一株和寄南轩同样年龄的酸味树枝繁叶茂。“这棵树和这个房子的年纪一样大了。你看它树根的位置,原本都已经空了的,我用水泥给它堵起来了,它才活到现在啊。”陈济源指着酸味树根部涂满水泥的部位得意的说。他告诉记者,如今自己年纪大了,眼睛开始昏花,刻印对他老说有一定难度,因此,写诗作书,种植盆栽成了他晚年艺术生活的重心。

寄南轩里的不老刻刀

陈济源手握刻刀,安静地坐在院子里对手中的海南黄花梨木进行创作。从榄雕到现在的根雕,再到篆刻,刻刀更像是他生命的一个符号,印证着他的艺术之路。1936年,陈济源出生在增江桥头的一个书香文化世家。父亲陈锦章为当地知名教育学者,一生主要从事地方教育事业,素爱研习文史,工诗词,擅书法,人皆称之为“锦章先生”。

长兄陈水源,早年师从关山月、黎雄才,50年代毕业于华南文艺学院(即广州美术学院前身)并留校任教,为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秘书兼办公室主任。擅长于山水画、花鸟、界画和书法。现任广州文史馆馆员,广州美协会员,羊城诗社顾问。陈济源在家中排行老三,自小思维敏捷,多为父亲长兄所训诲和熏陶。

12下一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矛盾交织叠加:广州增城区司法局行政复议机
  • 探究八仙故事形成之前 何仙姑的原初面貌 增
  • 信托出手解困“增城海石洲悦”等停工楼盘
  • 增城区永宁街陂头村 爱树护树融入血脉 后龙
  • 陈乐中忆述和增城区小楼镇何仙姑家庙的特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