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历史文化 查看内容

南宋廉直谏官李昴英与增城渊源深远 魂归朱村丰湖“伏虎望九岗”

2014-9-20 08:19|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552| 评论: 0|原作者: 陈克

摘要: 李昴英(1201-1257),南宋名臣,学者,字俊明,番禺人。宝庆二年(1226)成为广东科举考试的第一位探花,官至龙图阁侍制、吏部史郎。与增城渊源深远,娶仙村陈汝霖长女为妻,与中新崔与之门生结为亲家,整理崔与之文 ...
李昴英(1201-1257),南宋名臣,学者,字俊明,番禺人。宝庆二年(1226)成为广东科举考试的第一位探花,官至龙图阁侍制、吏部史郎。与增城渊源深远,娶仙村陈汝霖长女为妻,与中新崔与之门生结为亲家,整理崔与之文献。死后葬于朱村丰湖虎山,墓葬“伏虎望九岗”成为增城著名景点。



一、“昴英”名字的来由

李昴英,名昴英,字俊明,号文溪,溢忠简。“昴”,星名,廿八宿之一,“英”在此可解作精英、英才、英杰。传说汉相萧何为昴星之精降生,故后世以“昴降”为颂扬显贵之辞。李昴英宋宁宗元年(1201年)出世日,“时大星降庭,未几,公应期而生,”因以为纪,取名昴英。

其字俊明,含义本名“昴英”衍出:“俊”,亦即英俊、俊才、俊杰,“明”,乃指昴星光明、明亮、启明。宋理宗宝祐三年(1255年),李昴英因牵皇帝衣袖进谏不受理会,愤而离朝而去,归隐广州文溪。文溪是甘溪的下游,甘溪源出白云山东麓菖蒲涧。文溪主流,流过今仓边路,到清水濠附近入珠江。传说李曾在今中山四路和大塘街交接处修筑文溪桥。

李昴英隐居整理老师崔与之文稿,从此再无仕途进取之意,当时军事国事多事,宋理宗虽屡有大用李之意,但终为奸倿所阻,虽任其端明殿学士佥书枢密院事,从二品,亦请辞不赴任,宋理宗思其贤,御书大字赐其所居匾额,里堂曰“文溪”,因此,其号称“文溪先生”。

二、“不见当年李探花”

增城南宋名宦崔与之《题仙村探花桥》诗云:“红桥绿水依然在,不见当年李探花”。说的是宋宁宗嘉定十五年(1222年)李昴英第一次参加乡试没考中举人后游清远峡山飞来寺,并题诗:“多少英豪出此途”,“好风吹送过天衢”。三年后他却一跃考上解元(乡试第一名),随即第二年(1226年)会试,主考官邹应龙看其卷,深叹服,欲将其置于“首魁”;

但其时,宋理宗刚在奸相史弥远扶持下即位,“皇上刚即位,宜崇帝王之学”。恰逢浙江台州王会龙在殿试中应答的是帝王之学的《尚书》,取第一。治《春秋》“笔削有法”,责“乱臣贼子”的李昴英只能屈居第三,但在当时的岭南具有标志性意义,他是岭南第一个探花郎,后人特尊称他为“李探花”。

为什么崔与之会说:不见当年李探花呢?宋理宗端平二年(1235年),为继母守孝已三年的李昴英,协助其老师广东经略安抚使兼知广州的崔与之,从广州城中缝绳吊筐入敌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平息了摧锋军兵变,因功封太学博士,赴京廷对,备受宋理宗知遇,晚年的崔与之十分想念他这嫡传弟子,故留下这怀人诗。

崔与之在“时文溪以宗正少卿召入(京)”诗祝李“万里江南衣锦还”“老臣长抱寸心丹”“何处好寻幽隐地,长松流水白云间”。李昴英虽家在广州,但人却与增城有三大紧密联系:一是他爷爷、他父亲、他本人爷孙三代墓葬增城,增城是他们永远的仙乡;二是他拜增城崔与之为师,与增城宋末元初写下广东第一本志书《南海志》的陈大震同为“菊坡学派”第一代传人;

三是他既是增城仙村陈汝霖长女陈端柔的金龟婿,携妻回仙村祭祖,留下探花桥“见名不见桥”的史话。还有李的第二夫人是仙村列荫纯(1217-1276),生子志道,志道生子李肖龙。他是崔与之的亲家,李昴英对先师遗孤百般照顾,崔82岁逝世时,其女才9岁,长到18岁时嫁陈端柔的次子20岁的李守道,无生育子女,24岁时红颜早逝。李与崔与之,李肖龙等增城名人都有亲戚关系。

李昴英还在增城生活过一段时间。宋理宗嘉熙三年己亥(1239年11月)崔与之逝世,李向朝廷请假,准备回广州,执《礼记》礼:弟子事师,服勤至死,心丧三年。孔子死后,弟子都服心丧三年,虽不穿孝服,但日日心中悼念,三年心丧完才相别而去。李想以孔子弟子祭孔大礼向崔服心丧三年,朝廷觉得时间太长,没有批准;

不巧第二年(1240年),其父李天病逝,李通过人抬马车运,不辞劳累,不远千里,终于把父亲灵柩从其刚解职的福建建宁提举地运回其魂牵梦绕的第二家乡增城,葬在增城绥宁里瓦窑冈(今仙村沙埔一带),后改葬大面山,在墓旁搭建一间房子,作为守墓场所,并将守墓之室变成其进行文化道德教育的学堂,传播菊坡之学,在守父孝同时,以身教言教心教服师心孝,隐居乡下守两孝共6年。

正如增城明三部尚水湛若水在《修复李忠简公海珠祠像记》说的“丧其亲,筑室终制于墓,若终其身,累诏不起,曰孝。乞归制,服心清献(崔清献、崔与之)之丧,立师傅之道,曰义。”宋理宗宝祐五年(1257年)57岁的李昴英英年早逝,葬于增城云母里丰湖山(今朱村神岗)。

如此孝义之人,因提与宫方正统正面的“国论”不同的代表民意的批评建议的“鲠论”并付之以当面指责宋理宗用奸人、为民请命对抗公庭的实践,有违上下之礼,因而《宋史》没为他立传,他的老师一语成纤,真是“不见当年李探花”了。
12下一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历经霜冻和吸收天地养分 生长周期长造就增
  • 增城区荔湖街的合景臻湖誉园 虚构地铁站名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