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历史文化 查看内容

明朝因反腐倡廉遭诬谄而被贬至增城乌石驿丞的清官戴冠

2014-10-3 07:35|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084| 评论: 0|原作者: 湛汝松

摘要: 你可能知道很多古代被贬的清官。诸如唐代朝廷监察御史韩愈,忠于职守,体恤民情,因上书《论天旱人饥状》而被贬为广东阳山县令、潮州刺史。明代礼部尚书苏轼,关心民间疾苦、倡导文教,却因政见不同先后被贬至黄州、 ...
你可能知道很多古代被贬的清官。诸如唐代朝廷监察御史韩愈,忠于职守,体恤民情,因上书《论天旱人饥状》而被贬为广东阳山县令、潮州刺史。明代礼部尚书苏轼,关心民间疾苦、倡导文教,却因政见不同先后被贬至黄州、惠州、儋州。清代两广总督林则徐英勇抗英,虎门烧鸦片,却遭诬谄而被贬至远离京城的新疆……。

然而,你可否知道,明代正德年间,也有一位清官因反腐倡廉,从朝廷户部贬至南粤增城,在乌石巡检司当了14年九品驿丞。这位清官就是列传载于《二十四史》之《明史》卷189的戴冠。戴冠,河南信阳人。明代正德三年(1508),。刚从户部主事升为户部员外郎的戴冠,亲眼目赌“宠幸日众,廪禄多耗”等丑恶现象。

出于忧国为民之义愤,他上疏武宗皇帝,痛陈官场“要家弟子僮奴,苟窃爵赏,锦衣官食,数至万余”,批评朝廷“以赤子膏血,养无用之蠹”;揭露弄权太监刘瑾所敛之财,“不归有司,而贮之豹房,遂创新库”;建议皇帝反腐倡廉,维新图治。不料武宋皇帝大怒,将其贬为广东增城乌石驿丞。

明代以前,今日经济文化繁荣的新塘在增城南部还未形成。宋末,增城县衙在本县南部清湖都乌石设置马驿站,委派驿丞进驻。驿站是官方传递公文和为来往官员途中歇宿、换马的机构。驿丞是官方派出主持驿站的官员。明代洪武三年(1370),增城在南部设乌石巡检司,次年,又在北部设茅田巡检司。

当时的巡检司,一般设于远离县衙的关隘之地,是县衙之下的政权机构,主管辖地缉盗诘奸等政务。主管巡检司的官员是巡检,官位九品。驿站与巡检司同时设在乌石。可见当年的乌石就是增城南部的政治和文化中心。乌石巡检司下辖甘泉、清湖、绥宁三都,管辖范围正好与今天的新塘镇、仙村镇和永宁街的区域相同。翻阅手头可查的史料,还未发现有同一时期的乌石驿丞和乌石巡检。

可见当时乌石驿站与乌石巡检司应是合署办公;当时官为驿丞的戴冠,除了主管驿站的公文邮传、官员迎送以外,还要负责巡检之职,处理地方政务。戴冠被贬至边远的乌石驿站,过着怎样的生活呢?读读他的诗作《立春日舟中题》,便可见一斑:“作客尚无地,他乡空复春。舟中儿女大,天末岁时新。乐事喧殊俗,穷愁转远人。椒盘怀故里,肠断白头亲。”

血气方刚的戴冠,从掌管国家土地、户口、赋税、财政等大权的户部一下子被贬至七品芝麻官之下的小吏。赴任初期,连一间建在地上的居所也没有,夫妻儿女只能以船舟为宅。春节,穷困潦愁的一家人对着盘中的椒花岁果,怀念故里的亲人,处境十分凄凉。

然而,一个为民请命的清官,一个要治蠹兴国的贤臣,又怎会因生活困苦而消沉,为个人的名利所压抑呢?你听,他的《寄甘惠州》就是对着罗浮山的自我表白:“四百云峰面面开,使君花底放衙回,人生岂必二千石,只看罗浮也合来。”降职降薪,官低俸少,虽然失去朝廷二千石高官爵禄,但来到增城,能看到罗浮山,也无怨无悔了。

虽然官低职微,但戴冠却深知地方官吏的责任就是要如父母般服务于黎民百姓。在任乌石驿丞期间,他一方面铺筑地方道路,疏理增城南部的交通;一方面修建驿馆,方便老百姓办事。尤为难得是他经常访贫问苦,关心民间疾苦;办事公正廉明,深受百姓爱戴。嘉靖初年(1522),世宋登位,戴冠重新受到重用,才离开增城,就任山东提学副使。

戴冠在任增城乌石驿丞14年间,县令易过七人,而戴冠虽然是外地人,却一直在增城忠于职守。功劳簿上,虽不见戴冠有显赫辉煌之政绩;但乌石驿丞管辖下甘泉、清湖、绥宁三都却社会太平安定,百姓安居乐业。这真可谓父母官对黎民的默默奉献。

还值得一提的是,戴冠重视文化,爱与正直文人切磋。时任翰林院庶吉士的湛若水与其情谊颇深。戴冠主持改建乌石马驿馆,湛若水就曾为其撰写了《乌石马驿记》。戴冠自己,更好古笃学,善长诗文,为增城文化留下闪光的篇章。历史在时光的隧道里穿行。清初,新塘已发展成珠三角流域的重要商品集散地。

乾隆十八年(1753),广东巡抚苏昌向乾隆皇帝禀奏新塘位置之重要时称“增城县之新塘墟,外通海道,内接崇山,舟车辏幅,户口殷繁,实为水陆扼要之区”。新塘的区域优势和魅力,深受乾隆皇帝欣赏。他立即御准在新塘设主簿署和游击署,乌石巡检司和乌石驿站也同时被撤裁。新塘从此成了增城县行政的副中心。

五百年的风霜雨雪,虽然洗去了昔日乌石驿站的缕缕霞光。但拨开厚厚的岁月尘烟,我仿佛仍看见一个风骨铮铮,傲气凛凛的戴冠在春天里放声吟唱:“人日寻春到海隈,新年物色太相催。风吹燕子家家入,暖迫桃花树树开。久住山林殊自适,频来洞客更无猜,黄柑白酒能消渴,尽日松间坐不回。”(戴冠《人日游石磜)

诗声由远及近。我听到清官的豁达,我听到贤臣的从容。于是,我也草诗一首,为戴冠咏唱:“户部贤臣谏帝君,倡廉反腐重民生。武宗发怒贬乌石,戴冠含忧当驿丞。筑路修堂勤政事,访贫问苦察乡情。春秋十四心无悔,百姓安宁享太平。”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 何仙姑考究:除广东增城说之外 还有广西 福
  • 何仙姑的籍贯和成仙地点非增城区小楼镇独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