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历史文化 查看内容

中共增城首任县委书记伍来成 建国后才被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

2014-10-8 17:21|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774| 评论: 0|原作者: 陈裕荣

摘要: 伍来成(1899—1943),中共增城县委第一任书记,增城新塘人。1926年,任增城第一个中共组织新塘支部的书记。省港大罢工期间,建立“粤港澳同德工会新塘分会”,带领新塘、仙村、石滩火车站的工人及附近的农会会员筹 ...
伍来成(1899—1943),中共增城县委第一任书记,增城新塘人。1926年,任增城第一个中共组织新塘支部的书记。省港大罢工期间,建立“粤港澳同德工会新塘分会”,带领新塘、仙村石滩火车站的工人及附近的农会会员筹集钱粮物资,支援省港大罢工,支持广东国民政府北伐。1928年2月,中共增城县委成立,伍来成任书记。1943年,在东洲河面以船渡抗日人士过河时被日军枪击负伤,不治去世,时年44岁。建国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伍来成(1899——1943),增城新塘新何村人。新何村是明代大学者湛甘泉的家乡,素誉“礼义之乡”。村中多塾学,伍来成幼年曾读塾学,稍有文化知识,为人敦厚好学,处事沉着认真。他家距广九铁路新塘火车站不足四公里,广九铁路早在宣统二年(1910)已通车,在新塘境内设有新塘火车站和沙村、塘美两个乘降所(乘降所只上落旅客,不接运货物)。

那个年代公路尚未发展,新塘人往来广州、香港、石龙等地只靠水路和铁路,故火车运输兴旺,平均月发送旅客多达三千多次。大量农副产品亦靠火车载运。伍来成青年时便到火车站做搬运工人谋生,为列车装卸货物。因此,结识到不少铁路工人。这期间,已有共产党员在铁路上宣传革命道理,启发沿路工农群众响应革命号召。伍来成思想觉悟,积极参加党领导下的革命活动。1926年初便成了中共党员。

由此他更积极团结工友,发动群众。不久,上级党组织把以新塘火车站的工人党员为主体,7、8个党员组建中共新塘党支部,选举伍来成为支部书记。这是增城最早一个党组织。党支部成立后,大力发动工农群众参加工会,农会,时值省港大罢工,香港工人源源从广九铁路回广州,途经石滩、仙村、新塘车站时,向群众宣传反帝,反封建道理,号召群众起来斗争。

伍来成及时建立党的外围组织,在新塘成立“粤港劳动同德工会新塘分会”。省同德工会秘书长和中共广东区委负责同志出席了成立大会,当地农民自卫军代表也到会祝贺,新塘此时革命气氛极浓。接着,中共广东区委先后两次派李沛群同志来新塘指导工作,又派党干部何学燊(广州芳村人)到新塘协助伍来成加强党支部的工作,以同德工会文书的身份公开活动。

正当北伐战争取得节节胜利,工农运动方兴的时候,隐藏在革命队伍中,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集团,勾结帝国主义和封建买办势力,利用上海帮会头子黄金荣,杜月笙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广东掌军的当局也在4月15日在广州举行**政变,派军队包围工会办事处和省港大罢工委员会;解除黄埔军校和工人纠察队的武装,大肆杀害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

共产党内以陈独秀为代表的右倾投降主义者,不作任何应付突变的准备,使广州顿时陷于白色恐怖之中。以伍来成为书记的新塘党支部,处事稳重,平日多以工会、农会名义活动,党员骨干暴露少,伍来成又临危不惧,利用新塘与东莞一河之隔,遍地河涌交错的有利地形地势,指令已公开露面的党员和积极分子,连夜乘农艇过河隐蔽,转入地下活动。在疏散中,有艇民支部的党员掌握舟船,疏散就更为主动了。

同年冬,在白色恐怖气氛笼罩下,中共广东省委派中区巡视员阮峙垣(增城仙村人)到新塘传达省委部署,在新何村朝市坊龙光祖祠堂内,组建党的秘密联络站,并于次年(1928)二月,由阮峙垣支持成立以伍来成为书记的中共增城县委员会,下设同德工会支部,农民支部,艇民支部,猪屎地(地名)支部,虾下(地名)支部。

同时,成立县委下属的中共新塘市(镇)委员会,新塘市委的负责人罗耀辉。张全业,后补委员伍苏南〈新塘朝市人,后彻往香港谋生,至上世纪80年代仍在世〉。民国17年上半年,增城全县(主要是新塘)有党员42人。接着、省、市党的机关连遭破坏,领导被捕,杀或潜伏隐蔽,广州地区农村的党组织多已解体。

7月省委彻销增城县委,改为新塘区委,划归广州市委管理,原县委下属的支部,归区委管理。8月,广州市委书记阮峙恒在出发来增城时被捕。由此,伍来成与上级党组织完全失去联系。幸得阮峙恒被捕后真实身份没有暴露,也没有出卖组织,在上世纪80年代听老同志说:“阮峙恒被捕没有出卖革命,出狱后找不到组织,便去香港经商,故省党史仍承认他前一段史迹的。

由于失去上级联系,又缺乏活动经费,又受白色恐怖威胁,伍来成为保护同志,果断指示已暴露的同志远走他乡,自谋职业以保生存,他本人也转入地下,以种菜谋生,养家糊口。临危之际,伍来成稳重的处理好同志们隐蔽,撤退,所以在白色恐怖中,新塘的党员没有被捕和变节的事发生,这在大革命时期是少有的。

民国27年(1938)10月,日本侵略军占领並重兵驻扎新塘,伍来成带领全家过河往麻涌避难。时日本军在新塘温屋,何屋烧屋、杀人,村毁人亡,多数人逃往东莞投亲靠友,在河涌交错的蔗基搭寮居住,靠香蕉、蒲、芋,摸虾捞蚬度日,伍来成一家也在过着这难民的日子。

民国32年(1943),伍来成在东洲村米场渡人过江时,被日本军开枪击中大腿,贫病交加,无钱医治,数月后因伤病去世,享年44岁。建国后,被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建国后,新塘大革命时期那段斗争史,很长时间无人确认。直至上世纪80年代,各地开始修《志》,写党史,省委档案办才将这段历史记录案件、整理复印寄来,才恢复了增城党史的本来面貌。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 何仙姑考究:除广东增城说之外 还有广西 福
  • 何仙姑的籍贯和成仙地点非增城区小楼镇独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