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观点社论 查看内容

原增城市委书记曹鉴燎 风闻被查不跑路 如此明目张胆为哪般 是自信还是麻木?

2014-10-20 16:29|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846| 评论: 0|原作者: 张梦楠/向秋

摘要: 在广州市原市委书记万庆良任职广州期间大肆造城、造湖追求政绩的同时,另一名广州贪官曹鉴燎在过去20多年大搞权钱交易,其胆大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2013年12月,广州市原副市长、增城原市委书记曹鉴燎落马被查,经 ...
在广州市原市委书记万庆良任职广州期间大肆造城、造湖追求政绩的同时,另一名广州贪官曹鉴燎在过去20多年大搞权钱交易,其胆大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2013年12月,广州市原副市长、增城原市委书记曹鉴燎落马被查,经初步查明,曹鉴燎利用职务收受他人钱物折合人民币7000多万元,另有数亿元的涉案金额正在进一步调查取证中。此外,曹鉴燎还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


在国家三令五申的背景下,那些顶风作案、不以为然、自以为是、心存侥幸的官员还是大把的有,无视党纪国法的存在,勇于为了自己一时的脸面而知法犯法,对于这样的领导干部必须严惩,必须要给公众一个合理的说法,让大家信服。在劳德容功成名就之后,曹鉴燎把自己的胆量转到了向企业索取回报上,短短几年间,肆无忌惮地收受贿赂、挪用公款,个人计涉案金额已经超过多7000万元。

中国有句成语,叫做“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比喻事情的成败和好坏往往源自同一因素,曹鉴燎的行为正是说明了“成也胆大,败也胆大”。为什么有的官员在陷阱、诱惑面前吃了败仗?因为他们心中没有“定盘星”。这“定盘星”不是别的,就是理想信念,就是党纪国法。许多官员犯事前骄纵恣肆,利令智昏,眼中全然没有党纪国法;

明明前面有人“湿了鞋”,自己却心怀侥幸跟着往水里走,于是拼命“伸手”,最后翻船落马,应了“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老话。尽管近年来各级党政部门在制度建设、方法创新等方面做出了不少努力,加强规章约束和民主监督,加大惩处力度,但客观上说,查处官员贪污腐化行为,除了少数因后院起火、罪行意外“走光”、拔出萝卜带出泥等落马者,真正靠制度监督遏制腐败和惩治腐败,显然还不够“给力”。

更有个别案件举报多年才引起重视进而被拉下马的,这也正是少数官员心存侥幸、前腐后继的关键。那些贪官们缺少的,正是对法度的敬畏。如果他们能时刻谨记党纪国法,在法所容许的范围内行事,自然就能管得住自己的脑,管得住自己的手,管得住自己的嘴,管得住自己的脚。否则,就只能在审判席上忏悔了。那个时候,再怕又有什么用呢?

曹鉴燎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贪官。据报道,经初步查明,其利用职务收受他人钱物折合人民币7000多万元,另有数亿元的涉案金额正在进一步调查取证中;他还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曹鉴燎受贿金额巨大,并存在严重的生活作风问题,他应该清醒地知道,情况一旦被有关方面调查清楚,他必将受到党纪政纪和法律的重处。若换作其他巨贪,一旦听到有丝毫的风吹草动,一般会从逃避惩处、保全自己的角度考虑,想方设法出逃。

巨贪曹鉴燎风闻被查却较为淡定,没有选择跑路,显得另类。对曹鉴燎不跑路的原因,有知情人称,“他腐败了20多年,自信自己还能躲过这一关”。曹鉴燎的自信也许来源于他的侥幸心理。曹鉴燎从1992年时任沙河镇党委书记期间就开始收受巨额贿赂,20多年来一直与一些商人相勾结,什么都敢做,大肆受贿不止,中饱私囊,但其仕途不仅没有受到影响,反而一路升迁至广州市副市长。

20多年来都安然无恙,曹鉴燎也许心想这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能够像以往一样顺利过关。应该在侥幸心理作用下,曹鉴燎选择了继续留下,而没有出逃。从另一角度讲,巨贪曹鉴燎风闻被查不跑路,是精神麻木的表现。知情人士称,曹鉴燎在过去20多年大搞权钱交易,其胆大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他熟稔土地市场运作规律,在天河、增城担任“一把手”期间,大量的土地交易都隐藏着腐败问题。也就是说,曹鉴燎的主要心思都用在如何捞钱上,整个人钻进钱眼里了。由于一切向“钱”看,他对政治麻木,对十八大以来的反腐形势缺乏全面的正确的了解,造成他对反腐的形势判断失误,风闻被查依然“信心满满”而没有跑路。

正因为曹鉴燎的“自信”和“麻木”,在风闻被查后没有跑路,才能使他顺利地被组织控制和调查,并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曹鉴燎知道如何通过权力寻租捞取钱财,在这方面他是“聪明”的;但曹鉴燎在官德修养上却显得麻木不仁,从另一个方面讲他又是愚蠢的。曹鉴燎的下场,再次说明了“聪明反被聪明误”的道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 何仙姑考究:除广东增城说之外 还有广西 福
  • 何仙姑的籍贯和成仙地点非增城区小楼镇独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