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观点社论 查看内容

原增城市委书记曹鉴燎曹鉴燎 并非“拒绝提拔” 而是想选择性升迁

2014-11-6 12:31|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490| 评论: 0|原作者: 吴若愚/向秋

摘要: 2014年10月份,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在长达20多年的贪腐历程中,拥有高级经济师资格的曹鉴燎始终不忘“按经济规律办事”,甚至为此三番五次拒绝组织提拔。广州市原副 ...
2014年10月份,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在长达20多年的贪腐历程中,拥有高级经济师资格的曹鉴燎始终不忘“按经济规律办事”,甚至为此三番五次拒绝组织提拔。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拒绝提拔只为坐地敛财”是个伪命题。说曹鉴燎非常贪财,无疑是正确的。一是曹鉴燎贪得早、时间长。为官近30年,就有长达20多年的贪腐历程,任天河区沙河镇党委书记、镇长时就开始涉贪,基本上是走一路贪一路。

二是曹鉴燎胆大无比。最早在1992年就一次性收了200万元的贿赂,其案发后经初步调查,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钱物折合人民币7000多万,另有2亿涉案金额正在进一步调查取证中,涉案总金额高达近3亿元,胆子奇大造就其成为巨贪。三是曹鉴燎敛财有“道”。通过“参股”开发商的项目及在土地征收、项目开发、公司经营上“关照”老板们而大肆敛财、中饱私囊,不惜给实权官员送“项目”,给下属送钱,拉更多人“下水”,拉有一帮“腐败合伙人”。

若说曹鉴燎只爱财而不想当更大的官,那是不准确的。曹鉴燎在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为官,历任镇党委书记、三个区“一把手”,最后官至广州副市长,到了正厅的级别。公务员能够升迁到正厅是少之又少,已属凤毛麟角,非常不易。倘若其不想当更大的官,绝不可能升迁至一般公务员难以企及的厅官位置。曹鉴燎颇有商业头脑,但他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下海经商潮中,并没有选择弃官从商,而是继续为官从政,说明他非常在乎当官,也十分在意官职的升迁。

曹鉴燎并不是“拒绝提拔”,而是想选择性升迁。曹鉴燎在沙河镇任党委书记、镇长期间,有关部门几次想调他上天河区,其竟表示“不愿意”。曹若到机关某个位子任职,行政级别或许高于镇党委书记和镇长,但他可能没有多少实权。因为镇主要领导位子“含金量”更高,所以头脑极其聪明,很会算经济账的曹鉴燎舍不得离开,并让村民联名写信挽留他。

从曹鉴燎升迁的履历看,其更多地在主官的位子上任职,任副职的时间极短,这最能说明他在职务升迁上是选择性升迁。即便有提拔的机会,但提拔后没有多少实权,“赚钱”机会变少,曹鉴燎就会拒绝提拔;若遇到有实权的关键位子,“赚钱”机会更多,曹鉴燎必然主动争取提拔。曹鉴燎执着于选择性升迁,争取腐败利益最大化,把“官场经济学”用到了极致。曹鉴燎可作为一部研究官员腐败问题的活教材,并为深入推进反腐提供反面典型案例。

现在这年头,随便揪出一个贪官都要贪腐上亿元,前几天,媒体就报道,发改委原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家中就藏了2亿现金的赃款。这次又爆出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涉案高达近个亿,贪官们真是没有最贪,只有更贪,一个更比一个贪,个个贪腐额金额都要亮瞎广大人民群众的眼睛。2009年的《福布斯》杂志公布了全球富豪排名,我国有52人上榜,其中内地共有28人上榜,中国香港有19人,中国台湾有5人上榜。

已经6年过去了,中国的亿万富豪可能早已超过了52人这个数。如果福布斯把中国贪官也算到亿万富豪之中,中国家产上亿的人可能是成百上千人。常言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贪官敛财同样是敛之有“道”,君子取材之道是道德的道,贪官敛财之道则是“道道”的道。魏鹏远敛财的道道是用自己分管煤矿技改、审批等的权力直接收受贿赂,而曹鉴燎则是用“经济学思维”运作腐败产业。

媒体报道称,以权力为筹码、用经济学思维“运作”腐败产业,曹鉴燎精心营造起一条贪腐产业链:许多地产老板、村官、实权派官员前呼后拥,有人为他买别墅,有人为他建会所,有人充当他的“投资代理人”。按照一般官员的思维,能够得到提拔是自身价值的体现,但对于拥有高级经济师资格的曹鉴燎来说,升迁却不一定能体现自身价值,要升迁,还得看看在那个职位有没有经济价值,能否搞到钱,否则就拒绝提拔。

按照曹鉴燎“经济学思维”模式,任何的职位无外乎就是为了多挣钱,一个没有经济价值的职位在他这个高级经济师面前根本看不上眼。所以,在长达20多年的贪腐历程中,甚至三番五次拒绝组织提拔。据相关报道称,在沙河镇任党委书记、镇长期间,有关部门几次想调他上天河区,曹鉴燎竟表示“不愿意”。舍不得走,不是为了全心全意为群众服务,而是因为镇领导位子“含金量”更高。

早在1992年,香港老板范某找到时任沙河镇党委书记的曹鉴燎,希望获得原沙河镇政府所在地块的开发权。曹鉴燎欣然允诺,事后范某给曹鉴燎送了200万元人民币。此后,在广州市规划开发珠江新城的过程中,由于镇一级干部有很大自主权,可以通过协议转让方式灵活出让村集体土地,曹鉴燎更不愿因提拔调动失去敛财机会。

有冼村村民回忆说:“20多年前,为了能继续留任敛财,曹鉴燎通过下属让我们联名写信挽留他,当时不懂什么意思,现在想来真是荒唐。”事实上,后来,直到发现在天河区任职“赚钱”机会更多,曹鉴燎才接受了提拔。有专家分析认为,有关部门对干部的考察缺乏全面性,相关防腐机制未能严格执行。

如个人有关事项报告制度在党内法规中早已明确,但曹鉴燎在国内、海外都购置不少房产,十多年前就把妻子、儿子移居香港,还为自己编造假身份、获得香港永久居留权。如果相关制度得到落实,曹鉴燎不会如此猖獗,甚至在案发前险些逃脱。综合媒体报道总结,一切“向钱看”,就是曹鉴燎这个高级经济师的价值取向,只要有经济价值,并不在乎职位高低。

如果用民间的话说,曹鉴燎是钻到钱眼里去了。但是,就是这样一个视财如命的人,组织上还要三番五次地提拔之。从镇长、区长直至升到副市长位置,可谓是边腐边升,这其中,到底是用人失察,还是物以类聚,想必世人皆知,因为身为广州市委书记的万庆良不也落马了吗?这种蛇鼠一窝的情景,有谁来考察干部的全面性呢?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 何仙姑考究:除广东增城说之外 还有广西 福
  • 何仙姑的籍贯和成仙地点非增城区小楼镇独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