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人物事迹 查看内容

走基层系列报道:增城市派出所民警罗郁生 “做公安很辛苦,但从没后悔过”

2014-11-8 18:08|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032| 评论: 0|来自: 增城社区报

摘要: 罗郁生,增城派潭人,是西园派出所的一名民警,三级警督,专职负责治安案件。1987年从警校毕业参加工作以来,已经在公安战线奉献了整整27年。谈及从警多年的感触,罗郁生酝酿了半天,“辛苦,这是真话。”顿了顿,他 ...
罗郁生,增城派潭人,是西园派出所的一名民警,三级警督,专职负责治安案件。1987年从警校毕业参加工作以来,已经在公安战线奉献了整整27年。谈及从警多年的感触,罗郁生酝酿了半天,“辛苦,这是真话。”顿了顿,他又补充,“但值得,从没后悔过。”


因为“不肯帮忙,曾被亲友误会

2014年11月5日,突袭而至的冷空气似乎已经离去,空气潮湿而沉闷。早上8点,罗郁生睁开眼,十几秒钟后,手机闹钟刺耳的铃声响起。洗漱完毕,他冲了一包麦片,吃完简单的早餐,从家里出发,十分钟左右,来到西园派出所。进入办公室,几个年轻的警官纷纷打招呼,“生哥早!”见到记者,他明显一愣,似乎有些无奈,但还是热情地招呼记者上警车。

警车从西园派出所出发,朝着东汇城方向开去。在车上,罗郁生告诉记者,今天是他值班,怕记者不明白,他开始解释,“所谓的值班,就是今天8点半上到明天8点半,连上24个小时。这样的值班,我们是每4天就要轮一次。”警车慢速经过西城路时,一位骑着女装摩托车的中年妇女向罗郁生笑着打招呼,他微微颔首示意。

“是朋友来的,见到面打个招呼。”罗郁生告诉记者,1997年,他从广州荔湾分局主动申请调回增城工作。离开大都市回到家乡服务,有什么变化呢?“回来增城后,才发现这边的工作更忙,广州虽然事务多,但人手也比较充足。”面对记者的提问,罗郁生回答。

回到家乡工作,罗郁生坦承,除了工作更忙之外,也有着一些小尴尬。“亲戚朋友知道我在派出所工作的,潜意识里就觉得一些事情能帮上忙,所以开始会找我帮忙,但我却从来没有帮上忙。”罗郁生笑着告诉记者,不是不想帮,而是帮不了。“因为这种事情,还被一些亲戚朋友误会过,但现在没有了,大家都清楚是什么回事。”

最怕深夜手机响

大约10点整,警车继续巡逻。突然,手机铃声响起,声音有些大。罗郁生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起电话来,简单几句,挂了电话。“没办法,做我们这行的,手机要24小时开机。晚上睡着了,手机铃声不调到最大,怕来电话时吵不醒,错过了紧急工作。”罗郁生笑着解释。不过他又无奈地告诉记者,“你问我从警那么多年,最怕什么,其实我最怕的是深夜电话响起,那就预示着将有案情发生。”

不过,他介绍,“这种情况比较少,荔城的治安还是比较好的。”罗郁生告诉记者,做公安的一般晚上都睡不好,“所以公安的职业病就是容易失眠和精神衰弱。”从警27年,他每天醒得比闹钟还准时。“每天7点多准能醒来,比闹钟还准,但还是会调闹钟,就怕万一。”

巡逻途中拿中药

下午3点左右,罗郁生带着记者前往连园街30号处理网络诈骗案的报警,这已经是下午半个小时内的第二宗报警。“今天你运气好,这还不是最多的案情的,有时候我们跑都跑不过来。”经过一个上午的相处,原本略显严肃的罗郁生,主动开起了记者的玩笑。在从连园街处理完案情回西园派出所的路上,他停下车子,急忙跑到一家临街档子前,不一会,拿着一个装着浑浊液体的矿泉水瓶上车。

“最近身体感觉不是很舒服,在吃的中药调理身体,我没时间煲,就叫这里的老板给煲了,我趁刚好经过这里,就顺便拿了,不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来拿。”抿了一口,罗郁生砸了砸嘴,苦涩的中药味在车子里飘散开来。罗郁生告诉记者,在这里煲中药,比自己煲会贵很多,“但没办法,自己确实没时间煲,这钱只能给老板赚了。”

旁晚结束跟访告别时,罗郁生脱下警帽,走近和记者握手,记者注意到,这位1966年出生的派潭汉子,双鬓已见斑白,而今晚,等待他的还有一个通宵的值班。罗郁生似乎犹豫了一会,“我现在正在吃中药,医生说不能喝酒。等我吃完药了,咱们去大排档吃个宵夜,喝一瓶啤酒。”微凉的深秋,罗郁生转身上车离开,一股暖流在记者心中涌动。真心希望,他能记得这个约定!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 何仙姑考究:除广东增城说之外 还有广西 福
  • 何仙姑的籍贯和成仙地点非增城区小楼镇独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