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观点社论 查看内容

曹鉴燎屡拒提拔 却官至增城市委书记 折射了怎样的“带病提拔”

2014-11-9 06:05|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531| 评论: 0|原作者: 刘洛妍/王小奇

摘要: 2014年10月份,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为官近30年的曹鉴燎,历任镇党委书记、三个区“一把手”,又官至广州副市长,在新城开发、旧城改造中滥用权力疯狂敛财,涉案金额 ...
2014年10月份,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为官近30年的曹鉴燎,历任镇党委书记、三个区“一把手”,又官至广州副市长,在新城开发、旧城改造中滥用权力疯狂敛财,涉案金额高达近3亿元。众所周知,为官者被提拔是理所当然之事,升迁对于官员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然而却有这样的一人为了疯狂敛财却屡屡拒绝组织的提拔,这就是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

以权力为筹码、用经济学思维“运作”腐败产业,曹鉴燎精心营造起一条贪腐产业链:许多地产老板、村官、实权派官员前呼后拥,有人为他买别墅,有人为他建会所,有人充当他的“投资代理人”。这就是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的贪钱“法则”。不得不说的是,虽然曹鉴燎屡屡拒绝组织上的提拔,却从镇党委书记、三个区“一把手”,升迁至广州副市长,兼任增城市委书记;

这一路又都顺风顺水,不得不让人感叹,这一路的提拔缘何如此之顺利?曹鉴燎为何能一路顺风顺水被提拔官至副市长,我们不得而知,也不敢妄加推测。只是,“带病提拔”是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中广为社会诟病的不正之风,也是当下最典型和极具危害性的“吏治腐败”。官员“带病提拔”不仅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更打击了符合条件却没有被提拔人员的积极性。

“带病”官员在某个岗位上,这个岗位就处在权利行使的危险状态,甚至还会牵连出一系列的背后利益链接。因此,笔者认为,“带病提拔”的背后,不仅是一些地方官员职能和职责认识未到位,更多的折射的是地方执政政策缺乏连续性、一些地方官员在执政思维上的存在谬区。在党中央深入反腐之际,广大为官者还需摸着执政良心做事,切实杜绝“带病提拔”才是真。

在笔者印象中,对于升迁,官员们一向都是趋之若鹜,没有听说过哪个官员会“拒绝提拔”,所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看来曹鉴燎这个“坏士兵”也算是一个官员当中的“奇葩”了。这朵奇葩看似愚蠢,实则精明:舍不得走,不是为了全心全意为群众服务,而是因为镇领导位子“含金量”更高。

这个这领导虽然官小,但是却权大,方便为曹鉴燎的“贪腐帝国”服务。如此看来,曹鉴燎看似愚钝,实则“大智若愚”,打着“为民办事,扎根基层”的幌子,干着“权钱交易,**”的勾当,着实令人可恶。曹鉴燎算是至今众多落马贪官里最懂“规则”的一位了,不但敛财手段方式多种多样不胜枚举,更是懂得如何收买人心,拉人下水;

不但会勾结奸商,以权谋私,更知道“关心”下属,在自己中饱私囊大肆敛财之时也不忘记自己的“马前卒”,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同甘共苦”的精神。更“可贵”的是,不只是自己的下属官员,甚至连基层的村干部曹鉴燎都不忘记,这种“先大我后小我”的“伟大”情怀着实令人钦佩!

如今甘尽苦来,不知道那些曾经视曹鉴燎为“人生导师”的人,如今作何感想?是不是悔不当初呢?恐怕给他们想的机会也没有了,“丰富多彩”的监狱生活一定会让他们明白,什么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什么叫“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

笔者认为,曹鉴燎所建立起来的这个“贪腐帝国”虽然在此次的反腐斗争中陷落,但是由于制度缺陷,难保不会再出现“张鉴燎”“李鉴燎”等腐败分子。对于基层政府来讲,“一把手”的权力过大,在招商引资,修路修桥,拆迁征地等涉及巨额资金流动的领域,缺少与权力相配套的监督机制,很多所谓的规定也仅仅只停留在“规定”层面,难以有效实施对于权力的制约。

在我国基层,“一言堂”问题依旧十分严重,权力凌驾于法律法规之上也时有发生。同时,在官员的考核制度上,也应该形成有效的长效机制,在用人上建立起一个更为科学的管理体系。我国很多贪腐官员都存在一个奇怪的现象,那边是“边升边贪,越贪越升”;

这里面不仅仅是官员自身的思想品德问题,更多的是考核机制的缺陷,何如全面的考核一个官员,也是值得相关人事部门思考的问题。类似“拒绝提拔”的官员,应该引起纪检监察部门的重视,若是真心留恋基层生活,愿意为基层建设奉献的,应该予以支持褒奖;若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应该坚决查处,绝不姑息才是。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 何仙姑考究:除广东增城说之外 还有广西 福
  • 何仙姑的籍贯和成仙地点非增城区小楼镇独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