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观点社论 查看内容

原增城市委书记曹鉴燎:荒唐的“拒绝提拔” 莫让监督走了过场

2014-11-9 06:19|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271| 评论: 0|原作者: 刘婷羽/严勃勃

摘要: 2014年10月份,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兼任增城市委书记)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曹曾历任镇党委书记、三个区的“一把手”、广州副市长。经查,在他近30年的时间里,滥用权力,疯狂敛财,贪 ...
2014年10月份,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兼任增城市委书记)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曹曾历任镇党委书记、三个区的“一把手”、广州副市长。经查,在他近30年的时间里,滥用权力,疯狂敛财,贪污金额高达近3亿元之巨。曹鉴燎是带病提拔、边腐边升的典型代表,甚至还三番五次因敛财而拒绝被提拔。

这不禁让笔者愤慨,曹鉴燎为何能屡遭质疑和举报,相关部门却熟视无睹、姑息纵容,甚至依然不断将其提拔至重要岗位?很显然,相关部门对其监督考察出了大问题。近些年来,过分追求经济发展的政绩考核导向,让曹这种拥有“高级经济师”资质的“易出政绩”型官员成为官场的“香饽饽”;

以致在对其监督时,忽视对其党性修养、道德品行的严格考察,领导干部个人重大事项报告、经济责任审查等监督机制也流于形式,致使这样一名官场“毒瘤”横行州里、祸害百姓长达二三十年,岂不咄咄怪事!应该来说,曹案并非个例,徐才厚、谷俊山等落马高官皆为此流。要想从根本上制止带病提拔、边腐边升,必须真正发挥干部监督的“密封网”、“虎头铡”、“扩音器”功能,让腐败官员无处遁形。

织密全方位监督体系的“密封网”。建立健全全方位的监督体系,探索建立科学的识人体系,加强领导干部日常监督、换届监督、年终综合考评监督,同时利用重大活动、重要工程项目对领导干部进行考察识别。同时,实行领导干部任前、任中、离任全过程监督,实行个人重大事项报告制度,严格执行责任倒查追究机制,让干部在组织面前成为透明人、老实人。

架好严格监督执法的“虎头铡”。有了严密的监督机制,那么严肃的执法追查便成了关键。治佞臣要用恶法,一旦党员干部存在作风问题、经济问题、腐败问题,就决不能姑息纵容、因小失大,要站在对党和人民事业负责的高度,以壮士断腕的决心,严肃依法查处,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以此形成惩治腐败的高压态势,让党员干部不敢腐、不能腐。

打开社会监督的“扩音器”。要充分发挥媒体、公民等社会监督的“牛虻”作用,畅通群众反映举报渠道,保护媒体、公民的合法安全权利,坚持有举报必查办,有查办必出结果,有结果必向公众反馈,让媒体敢于监督,让群众乐于监督,真正让社会监督这只“牛虻”死死吸掉“病牛”身上的“坏血”。

只有健全全方位、全过程、无死角的干部监督体系,对领导干部贪污腐败实行“零容忍”依法处置,畅通媒体、群众监督举报渠道,才能将危害党和人民事业的“蛀虫”彻底清除,营造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的政治“新常态”。纵观近两年纷纷落马的官员,对大多而言,已经“司空见惯”。身为官员,或多或少都是因为“贪”权、“贪”钱、“贪”色。

给我们社会带来很多不良影响,败坏思想道德,严重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导致几乎所有“贪”在位者的落马官员强权压过公理、贪过了头、上错了床。金钱是海水,越喝越饥渴。古人云:“金钱是什么?金钱是浇花的水,浇的适量,可以使花木健壮,繁花似锦,花开鲜艳夺目。浇的过量,就会使花木连根腐烂”。就好像前段时间发改委煤炭司副市长魏鹏远家中搜查发现现金人民币2亿余元的案件,令人咋舌。这无疑是“钱”引起的“贪”。

有权即有理。古语有云:“强权压倒公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理从何来,手中有权才有理;畏是什么?目中无人最无畏。就好像是徐才厚一案,十八大以来军方最高的落马领导,利用在职期间为他人提供帮助升职,通过家人收受贿赂,严重违法党纪。这无疑是“权”引起的“贪”。

食色性也,人之大欲存焉。正所谓“没有不透风的墙”,对于官员偷情的戏码,无疑是“审美疲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感觉犹如江水连绵不断。比如:屯昌局长偷情,纪检部门介入调查还未平息,这方广州原副市长为敛财拒收提拔,商人帮其付千万分手费。这无疑是“色”引起的“贪”。

从落马官员的案件来看,贪食者消化不食,贪甜者牙齿易坏,贪利者灵魂会腐,贪功者人格变歪。哪一个腐败官员不是渐行渐远,最终倒在了“贪欲”下。告诫我们人在官场,身为官员“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要经得起“三贪”的考验,时刻记住“知足得安宁,贪心易招祸”,要懂得知足常乐。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增城区根雕非遗传人吴金石的根雕世界 实力
  • 广州增城业主半价卖房 遭遇其他业主围堵讨
  • “三个度”见证广州增城交通翻天覆地 29个
  • 白江、简村、南坣、群星、城丰,“闷水”的
  • 增城区石滩镇麻车村古法酱油酿造技艺传承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