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观点社论 查看内容

增城市委书记曹鉴燎等“腐败合伙人”集贪官丑陋于一身 为啥挺了那么久?

2014-11-10 06:59|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2499| 评论: 0|原作者: 伍里川/ 欢乐时光XH

摘要: 2014年10月份,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为官近30年的曹鉴燎,历任镇党委书记、三个区“一把手”,又官至广州副市长,在新城开发、旧城改造中滥用权力疯狂敛财,涉案金额 ...
2014年10月份,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为官近30年的曹鉴燎,历任镇党委书记、三个区“一把手”,又官至广州副市长,在新城开发、旧城改造中滥用权力疯狂敛财,涉案金额高达近3亿元。近几年,也不知道是物价贬值过快,还是官员捞钱疯狂?中石化董事长陈同海7年前被查出涉贪1.957亿元,将全国小伙伴、大伙伴们都惊呆了;

可如今曹鉴燎被曝涉案近3亿,社会反应却是“见怪不怪”,这和近年来大贪频出不无关系。此前人们惊诧于张曙光的28亿美元(似有不实)、刘志军的374套房产及逾8亿元人民币、魏鹏远家中的2亿元现金、徐才厚家的16亿元现金(港媒近期报道);以及周永康、谷俊山的“天量”涉案金额,曹鉴燎涉案总额还不到3亿,估计不少网民都不承认他是“巨贪”了。但如果仔细分析曹鉴燎其人,即使抛开其涉案金额不论,他也是一名集贪官丑陋于一身者:

一是学历造假。1955年出生的曹鉴燎其实根本没有接受过正规的高等教育,唯一一次两年制脱产学习,是广州市委党校理论培训大专班,而这个大专学历,也并非国民教育系列,教育部至今并不承认,可他却于1999获得广东省委党校在职研究生学历。更为神奇的是,曹鉴燎却能在2002年获得暨南大学国际关系专业法学博士。可以肯定,曹鉴燎与刘铁男、季建业、沈培平、武长顺一样,都是“假博士”,而且曹鉴燎的高级经济师职称,也肯定是“水货”。

二是“边腐边升”。曹鉴燎早在1992年任广州市天河区沙河镇党委书记、镇长期间,就一次性接受某香港老板的200万元人民币,可谓“大手笔”。可就这样一名敢“捞”的人,经过20多年的不断变本加厉贪财,竟将自己弄成历经三个区“一把手”,又官至正厅级的“亿元市长”,这样的“边腐边升”,其实在当今官场已是司空见惯。

三是善于演戏。近一年多时间里,笔者一直在关注山西的耿彦波,因为耿彦波在中国官场实在是太有特色了。他在大同任职五年,不但得到一次“万人签名支持其工作”,一次“万人签名挽留”,还获得一次“千人送别”的殊荣,绝对是中国官场“古今第一牛”。笔者一年多前曾对耿彦波提出过质疑,可近几天,大同警方拘留部分放鞭炮、唱国歌的市民,而这些市民的目的却是想请耿彦波回大同任职。这个结果,弄得我越来越佩服耿彦波了,但愿这些都不是“演戏”。

而曹鉴燎就是“赤裸裸”地利用民意来演戏了。有村民回忆说:“20多年前,为了能继续留任敛财,曹鉴燎通过下属让我们联名写信挽留他,当时不懂什么意思,现在想来真是荒唐。”事实上,后来,直到发现在天河区任职“赚钱”机会更多,曹鉴燎才接受了提拔。

四是妻妾成群。五年前,中纪委、中央组织部第二巡视组组长、原中纪委常委祁培文曾披露,在中纪委查处的大案中,95%以上都有女人问题。这几年,“落马”官员在贪色方面更是登峰造极,不但不断出现如许迈永、徐孟加这样“钱多、房多、女人多”的贪官,变态的色官也是越来越多,比如玩“双飞”的刘志军;

偏爱“嫖娼”的米凤君;爱玩“姐妹花”的金道铭、吴永文、李春城。而曹鉴燎也毫不逊色。据经济观察网报道,接近广东省纪委人士透露称,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与共计11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其中既有领导干部和身边的工作人员,也有公司高管、餐馆经理、网球店保健员,可谓妻妾成群啊。

曹鉴燎在情人身上很舍得花钱,情妇刘某某提出分手后,曹鉴燎不但为其办理了出国移民手续,还指使苏某等人分别给了她港币800万元和900万元。曹鉴燎还很听情妇的话,在他担任广州市副市长、增城市委书记期间,在其情人的推荐下,曹鉴燎违规对6名干部予以提拔任用。多行不义必自毙。曹鉴燎落到今天这一地步,怪不得他人举报。但话又说回来,这样一名既贪财贪色,又贪名贪利的无耻之徒,怎么就能官至正厅?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曹鉴燎最终还是受到“腐败合伙人”的牵连,去年,冼村土地转让和改造黑幕被打开,落网的村干部交代了染指其中的曹鉴燎等人问题。老虎和苍蝇合伙,最后苍蝇“出卖”了老虎。“新华视点”在披露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增城市委书记腐败史的时候,用上了“腐败合伙人”这个词。这个词不仅有新意,而且真的蛮形象,而它所揭露的深层问题,值得反腐者深思。

合伙腐败案,和窝案有相同之处,也有区别。共同点是,都是一群人“在战斗”,不同的是,窝案往往指一个单位领导层的集体沦落。但合伙腐败,那范围可就大了去了。正如新华视点所总结的:曹鉴燎以权力为筹码、用经济学思维“运作”腐败产业,精心营造起一条贪腐产业链:许多地产老板、村官、实权派官员前呼后拥,有人为他买别墅,有人为他建会所,有人充当他的“投资代理人”。

结成腐败链条,是众多贪官的共性,真要说“合伙人”的话,大多数贪官也总有个把“合伙人”,但是恐怕没有几个贪官能像曹鉴燎这样,把“腐败合伙人”游戏玩得比“中国合伙人”还利索。除**之外,为拉拢关系、扩大腐败产业链,曹鉴燎不惜给其他部门的实权官员送“项目”,给下属送钱,拉更多人“下水”。

广州市房管局原副局长谭丽群就是曹鉴燎的“腐败合伙人”。上世纪90年代,在曹鉴燎支持下,谭丽群仅出资30万元就长期控制珠江新城某地块。土地升值后,曹鉴燎又介绍房地产公司老板接盘,帮助谭丽群等获利2600万元,他则从中分得900万元。纠结一帮“腐败合伙人”,比一个人独自腐败,所得更可观。为官30年,曹鉴燎涉案金额近3亿元,兑现“小贪不贪,大贪就贪”的腐败观。

自然,做“腐败合伙人”的风险比“独贪”大得多,因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曹鉴燎最终还是受到“腐败合伙人”的牵连,去年,冼村土地转让和改造黑幕被打开,落网的村干部交代了染指其中的曹鉴燎等人问题。老虎和苍蝇合伙,最后苍蝇“出卖”了老虎。曹鉴燎以这样一种方式落马,有一定的偶然性。今年8月的瞭望杂志披露过:宗族大佬把控村务、地产集团收买村官、政界高官权力庇护。在广州冼村,腐败联盟非常牢固。

曹鉴燎多年高枕无忧,就是得益于这个“联盟”的存在。但打破“联盟”,没有想象的难。只要攻下一个“城门”,就能拿下“老巢”。前提是多扑捉蛛丝马迹,多从群众举报中找线索。高调卖地、力挺房价做开发商的“广告员”、介入城中村改造、打了鸡血似的挖路、拆迁甚至强拆……正是曹鉴燎之辈所“主动”暴露的蛛丝马迹。

事实上,围绕“挂绿湖工程亲情逼迁”等事件及冼村问题,群众怨声载道,各种举报从未停息。但曹鉴燎却边腐边升。在贪官试图一手遮天的当地,群众实现诉求难度很大,这就需要更高层级的反腐部门强势介入。广州市纪委新闻发言人曾就曹案置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个评价颇为中肯,但是,让群众雪亮的眼睛亮了那么多年,群众也太累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历经霜冻和吸收天地养分 生长周期长造就增
  • 增城区荔湖街的合景臻湖誉园 虚构地铁站名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