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观点社论 查看内容

原增城市委书记曹鉴燎的“3亿元”贪腐案 折射出当前官场制度有漏洞

2014-11-12 16:15|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769| 评论: 0|原作者: 朱哥鸽/柳玲

摘要: 2014年10月份,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为官近30年的曹鉴燎,历任镇党委书记、三个区“一把手”,又官至广州副市长,在新城开发、旧城改造中滥用权力疯狂敛财,涉案金额 ...
2014年10月份,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为官近30年的曹鉴燎,历任镇党委书记、三个区“一把手”,又官至广州副市长,在新城开发、旧城改造中滥用权力疯狂敛财,涉案金额高达近3亿元。广州市副市长虽然已经落马,但是随着司法机关对其调查及案件侦破过程的详细披露,“亿元市长”的落马背后依然会有很多事情会引起网民之间的谈论与热议。

从巨额贪腐资金、一路疯狂敛财历程到调动升迁的一系列动作,大家一方面为他贪赃枉法、穷凶极恶所震惊,另一方面则是为其贪腐近30年才落得如此下场引出的制度漏洞感到深深担忧。其一是干部选任制度存在漏洞。经调查得知,曹鉴燎从乡镇干起,一路从科员晋升为厅级干部,历时30多年,多次出现带病提拔的现象;

包括他在学历上存在明显造假行为,数次提拔都有对其个人档案的查阅及审核,可是依然没有提前将这一巨大问题予以指出。而且在数次组织调任提拔他时,他都主动站出来予以拒绝,甚至是动员下属,安排伪证,让百姓请愿留下自己,这样人为干涉组织用人导向,否决提拔的现象没有及时调查、制止,反而让当事人称心如意,继续留在官位上贪赃枉法。

其二是经济责任审计机制存在漏洞。1992年就已经收受了200万的天价贿赂款,如今涉案金额更是累积超过3亿元,有2亿多的涉案金额也还在调查取证的过程中。不断利用手中权力寻租,疯狂变现敛财,致使大量国有资产和土地资源流失,给国家财政带去了沉重的负担和伤害。但是无论是离任审计还是财产公示,这位大贪官都没有露出丝毫破绽与马脚。其中既有自身主观原因,也有体制机制不健全的客观原因。

其三是纪律监察机制存在漏洞。曹鉴燎的贪腐历程从其担任乡科级干部就已然产生,前后历时30年,且多地多岗位工作时都受到过相关的检举和揭发。同时他不仅疯狂敛财,私生活更是严重堕落、腐化。与十余名女子保持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与情人分手更是奉上了天价的分手费,就是这样一位问题多多的官员,却长期游离于纪检监察范围之外,始终没有受到相关部门的调查和依法依纪的惩处,足见在干部监察领域存在明显的制度漏洞。

其四是干部的教育管理制度存在漏洞。作为人民选择和组织培养的干部,曹鉴燎身上的服务意识和奉献意识却十分欠缺,没有为当地群众百姓谋取过利益,官位成为了他敛财的工具。他选择性的往上提拔,不断涉足贪腐,忘记了职责,忽视了使命,缺乏必要的担当与实干精神,说明其理想信念存在偏差,权力观扭曲,政绩观浮夸,自我约束不严不紧,致使道德滑坡,最终沦为了劣迹满身的“罪人”,成为了官场贪腐领域的揪出的又一只“老虎”,更是成为了如今党员干部谋事创业的又一“反面教材”

作为一名领导干部,三番五次拒绝组织提拔,表示“不愿意”、“舍不得走”,这本是深扎岗位不求功、高风亮节不求名的好事。但放在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身上,就明显“变了味儿”。他的不舍,不是对工作的放不下,也不是对群众的久牵挂,而是因为镇领导位子“含金量”更高。只要有钱赚,再大的官也不肯干,为官近30年的曹鉴燎,用自己做出了生动的注解。

历任镇党委书记、三个区“一把手”,又官至广州副市长,期间数次拒绝组织提拔,只因基层油水好赚。改革开放时期,“按经济规律办事”是发展的应有之义,本无可厚非。市场上,价高者得,既能实现商品的固有价值,又能以价格杠杆调节市场供求关系。但是,“印把子”一旦拴上了“钱袋子”,干部离腐化也就不远。

曹鉴燎的贪腐行径证明,作为领导干部,只向“钱”看必定会导致人性的腐化堕落,给他人和社会造成无休止的伤痛。中央重拳反腐,“老虎”“苍蝇”纷纷落马,就是因为有些人没有摆正“钱”和“党”的关系,使“经济规律”超越了“党性要求”。任何规律都有适用领域,只看业务不管党性,只求发展不顾纪律,时日渐久,信仰缺失,骄横自满的赚钱“能人”们必将在反腐中落下马来。

曹鉴燎拥有高级经济师资格,作为“经济能人”的他本该用自己的专业素养在岗位上有所作为。为群众谋福祉本该是他的终极目标,合理利用经济规律只是他服务的手段,却被本末倒置,手段成为意义,发财成为目标,如此干部,最终沦为阶下囚也是必然。有些党员干部身在组织内,却向往体制外的商人家财万贯。

既想当官,又要发财,有的甚至把当官作为发财的渠道,这样的满脑子想着赚钱发财的人,只盯着自己一亩三分地的人,怎能关心民众疾苦?更别谈解救民众危难。曹鉴燎的“舍不得”不仅是个人党性的缺失,更是给“经济规律”抹黑。以赚钱多少来衡量岗位价值,以“含金量”高低决定是否接受提拔,这样的领导干部即使有天大的才能,也只不过是干部队伍里的蛀虫。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历经霜冻和吸收天地养分 生长周期长造就增
  • 增城区荔湖街的合景臻湖誉园 虚构地铁站名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