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人物事迹 查看内容

原增城县副县长宋振强的铁马峥嵘岁月:豪情虽远去 唯剩冰心情

2014-12-9 19:43|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2660| 评论: 0|来自: 增城社区报

摘要: 宋振强,曾官至原增城县副县长,并在这个岗位上一直工作到超龄退休。然而在其辉煌人生的背后,也有人所不知的辛酸:因政治审查,差点与相爱的妻子擦肩而过;因党员身份被怀疑,一度被免去职务;在特殊时期被划为走资 ...
宋振强,曾官至原增城县副县长,并在这个岗位上一直工作到超龄退休。然而在其辉煌人生的背后,也有人所不知的辛酸:因政治审查,差点与相爱的妻子擦肩而过;因党员身份被怀疑,一度被免去职务;在特殊时期被划为走资派,被停职冻结资产……

进入2014年,宋振强已87岁高龄,妻子陈志强也已84岁了,两位老人携手走过一个甲子,如今二老脸上只剩下晚年的安详与平和。而在宋振强四个儿子眼中,父母曾经的辉煌或低谷,不过都是老人生命中重要但并非决定性的一笔,而今,他们只希望二老能健康的享受晚年的时光,平静的,淡泊的。


因妻子成分问题,婚姻审查遇阻碍

1948年,在粤赣湘边纵队东江第三支队担任第二团团部参谋官助理的宋振强,第一次在东江司令部见到在团部交通情报站工作的陈志强。两人并非一见钟情,但近半年的朝夕相处,两人陷入热恋。部队恋爱多是要服从组织的安排,而陈志强的家庭成分,显然给两人的结婚带来一定阻碍。

宋振强的出身毫无问题,贫农的家庭成分和他在部队的优异表现,让他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男青年,加上英俊帅气的外表,在部队颇讨女孩子喜欢。而陈志强尽管有着不错的外貌,但家庭成分却是富农、小业主。自由恋爱的时候,两人并没有遇到阻碍,但当结婚材料递交上级审批时,两人才发现成分问题带来的尴尬。

“我们两个恋爱倒是没有遇到多大困难,组织上也没有反对,但等我们提交材料希望上级批准结婚的时候,过程却变得非常复杂,也耗费很多时间,从团部往上,一级一级递交材料、走流程。我的成分是贫农,问题不大,但陈志强是富农、小业主户,她的成分决定了审批时间的长短。”宋振强告诉记者。

盘腿坐在沙发上的陈志强在回忆和宋振强的婚姻时也相当感慨,“如果再晚个一两年结婚,可能形势就大不一样了”。陈志强和宋振强的婚姻最终被批准了,这与当时政治大环境的变化和陈志强一家在当地的特殊性不无关系。1947年,解放战争正在进行,为了团结革命队伍,最大限度争取人民的支持,政府对富农、小业主等群体采取十分宽容的政策。为了避免出现人民内部的斗争,中央甚至出台诸多政策保护富农、小业主的利益。

陈志强的父亲正好死于1947年,死后陈志强和母亲艰难维持家业,为了陈志强,母亲答应让整个粤赣湘边纵队的司令部都住在陈家,想办法给家里弄了个“堡垒户”的荣誉,这让陈志强原本的家庭成分变得不那么扎眼。宋振强回忆,解放后一年,增城东江支队共有三对革命同志在部队成婚,其中宋陈二人就是颇受关注的一对。婚后,宋陈二人陆续生育了四子一女,生活十分融洽。

党员身份遭怀疑,一度被免职

正当生活向着太阳正红的地方前行时,这个家庭却和当时大多数的家庭一样,面临着社会变革时期的考验。解放战争胜利后,宋陈二人陆续从部队退伍,并相继从东江支队转业到增城地方工作。1957年,宋振强担任增城县委服务局副局长,因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开除了同僚吴某的妻子,吴某向上级组织举报宋振强的党员身份,理由是宋振强申请入党时的资料以及后来的党员资料全都是假的。

出于纯洁干部队伍考虑,当局立即免了宋振强的职务。“多亏了当时在北京外交部工作,派往越南大使馆的理事杜坚专程回增城为我身份一事做证明。当时做地下党,我是她单线发展的党员,因此资料并未对外公开。”宋振强颇有感慨地告诉记者。“假党员”一事刚平息不久,据宋振强三儿子宋育基回忆,1966年,父亲宋振强又被划为“靠边站”的队伍。

“当时的情况是,几乎所有的在职干部都在一两年的时间内被拉下马,划为叛徒、特务、走资派,我父亲当时顶的帽子就是走资派。”一家人的收入从原来的双亲供给,变成只有母亲陈志强一人承担。宋振强算是增城县的风云人物,在划为走资派被免职之前,宋振强每个月的收入是89.5元每月,工资水平能进入增城县工资水平前十名。
12下一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 何仙姑考究:除广东增城说之外 还有广西 福
  • 何仙姑的籍贯和成仙地点非增城区小楼镇独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