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人物事迹 查看内容

外地人在荔乡:老骥伏枥的九旬画家谢广海 顺应时势转变画风专攻花鸟

2014-12-31 14:40|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121| 评论: 0|来自: 增城社区报

摘要: 谢广海这个名字并不为很多增城人知道,然而在老一辈的增城艺术家中,大抵都会有这样的印象——文革时期,谢广海被调到广州参加省美展创作,与关山月、黎雄才、尚涛、林镛、杨之光、林风俗等一批中国著名画家共同创作 ...
谢广海这个名字并不为很多增城人知道,然而在老一辈的增城艺术家中,大抵都会有这样的印象——文革时期,谢广海被调到广州参加省美展创作,与关山月、黎雄才、尚涛、林镛、杨之光、林风俗等一批中国著名画家共同创作,也就是那段时间,一直被认为是谢广海艺术生涯最光辉岁月。

然而,很多人不知道,这位梅州平远籍的老画家,已在增城定居了三年多。在荔城中坚豪庭一间正对着雁塔的公寓里,91岁的谢广海依然笔耕不辍。从最初擅长人物画到山水画,到如今情寄花鸟,每一次画风的转变,都是谢广海人生的面临巨大考验和转折的重要时期。谢广海在中国甚至广东画坛上的影响力都算不大,但他却从6岁开始执笔至今,一生专注画画。

他为了画画连续16天不洗澡不睡觉,只简单应付着吃几口饭。“我这辈子很单纯,生来就是画画的”。谢广海不善交际,也不愿别人炒作他的作品,他在荔城几乎足不出户,但坦言在荔城的山水间怡然自得,南昆山、罗浮山都是他的最爱。“不管别人对我的画作何评价,我需要的是,时间给予我的公正,需要后人的眼光。”阳光斜射打在谢广海硬朗的脸上,从容淡然。


老骥伏枥:91岁高龄仍笔耕不辍


谢广海在广东来说算是高个子了,身形笔直,丝毫没有老年人的佝偻。他很少说话,只是在别人询问时偶尔答上一两句,但声音宏亮,中气十足。他对自己的每一幅作品都如数家珍,而早期的作品多数已被收藏家收藏。晚年的他开始一改此前的创作风格,专注花鸟的世界。在他的家中还圈养着一只锦鸡,是两周前好友为他在南昆山买来画画用的。

八哥、麻雀、鹌鹑、鹰等都是他最常表现的花鸟主题,他笔下的小鸟,身形活泼、灵动自然、各有千秋;鹰则眼神犀利、表情冷峻、颇有王者风范。前不久,谢广海刚完成两幅30米长卷花鸟图,一幅画以表现春夏秋冬四季变换为主题,一幅则是八哥图。前者融汇了中国画中常有的花鸟题材,牡丹、芍药、茶花、茉莉、兰花等,各尽妍态,聚散得体。

而鸟类则囊括了八哥、麻雀、丹顶鹤、天鹅、鸳鸯、鹌鹑、鹰等,姿态各异,表达的主题也不尽相同。谢广海对这两幅鸿篇巨制颇为得意,声称晚年的作品更加得心应手,花鸟题材也能信手拈来,而且同一幅画绝不画第二次,如果有人批评画中某处画得不好,谢广海老不会生气,也不会改正。“错就错吧,错也是一种美,错才是画家真实的现。”

如果将谢广海二十多年的前的作品与现在的作品相比较,很容易就看出两者的区别。他早年的作品色彩浓艳,偏好用深色色调和暖色调,整个作品看去很具有视觉冲击。而晚年的作品,色彩清淡,用墨较浅,线条也更加细腻、流畅。在平远县委、县人民政府为其编撰的《谢广海美术作品集》中,开篇便是谢广海的一幅自画像。人物面部表情坚定、专注、慈祥,坐在一棵梅树下作画,背后则是谢老的故乡风光。有趣的事,这幅画是谢广海1994年在增城凭借着回忆画的。

顺应时势:转变画风专攻花鸟


1923年5月5日,谢广海生于广东省梅州市平远县石正镇,祖上以刻碑石工艺谋生,家境清贫,但极具艺术赋。谢广海小时候最常玩的游戏就是拿根木炭,在墙壁上、石头上到处涂鸦,被老师、乡贤视为可造之材。因为成绩优秀且国画功底深厚,于1946年以优异成绩公费考入广东省立艺术专科学校美术科中国画系学习。

1949年7月,谢广海大学毕业,新中国也成立了。他原本有机会留在广州工作,却随老乡回到家乡石正镇,成为一名地下工作者,后转到县宣传部工作,用绘画宣传新中国。看似平顺的人生大道在1966年出现危机。这一年文革开始,谢广海眼见身边的同事一个个被当局以“**”、“走资派”等罪名被抓走,他开始意识到事态的严重,而这时,擅长人物画的他尤其危险。

“我最开始是画人物的,但文革时候就不行了,文革时期画人物画很容易犯政治错误。所以我放弃了,改画山水,后来画山水也不行,我干脆就画花鸟吧。”谢广海告诉记者,“当时的情况是青年学生说了算,他们说你对,你就是对,说你错,你就要被拉去批斗。我是画人物画的,人物画在当时很敏感,在文革开始前,我为国家重要领导人都画过像。但文革一开始,这些都要被批判。我不得不放弃画人物画,而寄情山水。”谢广海对人物画的神态抓得很准,在艺术圈也颇有人气,但迫于时势,他不得不为钟爱的画画事业,另谋出路。

“后来画山水也不行了,山水是变的,好比说,古时候的南昆山和现在的南昆山肯定有所区别,而且一些山水还有不好的寓意,比如常年战争的地方、风水不好的山水等,都很容易被人挖出来批斗,我就想干脆画花鸟好了,花鸟千古以来都是不变的,比如八哥,古人也这样画,现在的人也这样画,你总不能说这有问题吧。”谢广海笑着告诉记者,选择在晚年专心攻花鸟画实属无奈。所幸数十年的潜心创作练就了老人一只神来之笔。最令人称奇的是,他还是现今中国艺术界少数几位用左手画画的画家。

安享晚年:增城是第二故乡

2009年,谢广海花一上午时间创作的《雪梅》,在增城卖出12万元的价格,他一辈子作画最得意的时刻留在了增城。这位高龄画家对增城的感情自不必说。三年前,他受本地友人邀请重返增城,并在此长期定居,对他而言,增城是梅州平远以外的第二故乡。说起在增城的日子,老人备感惬意。他讲起自己的养生之道,忌烟、忌酒,如非要命的病尽量不进医院,依靠合理膳食和散步锻炼等代替药物,以达到增强身体免疫力的作用。

谢广海说,他的身体还像小伙子一样,很能吃,也很能睡,能玩。最喜欢增城的友人们带着他爬爬南昆山、罗浮山、蕉石岭,游游挂绿湖。二十年前,谢广海的夫人因病离世,老人多年来独居异地,但老人说并不寂寞,“再出生十次,我都要选择画一辈子画。”古人有“梅妻鹤子”之说,对如今的谢广海而言,国画就是他唯一的家人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历经霜冻和吸收天地养分 生长周期长造就增
  • 增城区荔湖街的合景臻湖誉园 虚构地铁站名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