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增城迟菜心是乡情的穿越:曾经那些用迟菜心阔叶包裹的鸡鸭鹅肉

2015-1-6 12:24|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527| 评论: 0|原作者: 闻樱

摘要: “青菜心迟菜心,不如阿哥咯好良心。高脚菜好迟菜,不如阿妹咯好人材。割了一行又一行,阿妹爱担还是爱抬。等了一春过一春,阿哥一心等妹来。妹唔来啊花唔开,阿哥紧等紧伤心……”冬日的田园上,晨早的太阳迟迟才探 ...
“青菜心迟菜心,不如阿哥咯好良心。高脚菜好迟菜,不如阿妹咯好人材。割了一行又一行,阿妹爱担还是爱抬。等了一春过一春,阿哥一心等妹来。妹唔来啊花唔开,阿哥紧等紧伤心……”冬日的田园上,晨早的太阳迟迟才探出头来,穿透云层,山野村庄都笼罩在一片如纱似幻的朦胧中。我望向那靠近山边的陇上,一头孤单的牛在吃草,村子里没留下几个闲人,没人空搭理它们,牛就在边上静静地听着菜田上传来的客家山歌。

爱唱山歌的是骆城伯,他的三个儿子早年外出做汽配生意赚了钱就陆续在城里开枝散叶,连同他那没牙的老太婆也跟着出城带子侍孙多年,只余下他自己一人坚守大本营。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的生活早就不用他操心了,因此,平日里除了抽点烟喝点小酒就喜欢哼唧那“随口出的山歌”。

他说他倒不担心“行进行出一个人”的孤单,喜欢那“四自精神”的幸福生活——“自由出入自家的老屋,自酿自喝药材酒强身健体,自种自吃四季时菜,自娱自乐山歌随口出”。尔后,他还会自豪地反问你一句“这样的日子在城里有么?”以前,他还让我帮他记录几首自创的山歌,不时地摇头说怕以后都没有人会唱山歌呢。

今天,听到他唱的仍然离不开“条条山歌有妹名,没哥没妹唱不成”的主调,但我明显听到歌里有“菜心、良心、人材、伤心”等主题词儿,把迟菜心都用上了,看来不愧是老歌手的功底,遇到什么唱什么,寓情于景,寄物道情,拿捏得让人佩服。“城伯,你家的菜园子够阔大啊,怎么就单种迟菜心呢?”我走进他家的菜田,隔着园篱笆问在淋菜的城伯。

“哦,不多不多。这一块菜心是供我自己吃的。左边那一块是大儿子要我多种一点,他元旦回来要招呼客人,说搞什么同学聚会,每个人装满一车厢!前面最大块的才下种,是小儿子阿胜与他女朋友要搞什么婚纱摄影,说要在春节后整一块田开满花做背景。”他握着泼水的长柄勺停下来,把脚下的几块菜田向我一一介绍。

冬日的太阳照在菜田上,七十多岁的城伯穿了一件枣红色的拉链外套,映着绿色嫣然的菜苗,他倒像新开的一朵花。我赞他越来越年轻,他不好意思地扯扯那红外套说是捡小儿子打包回家的旧衣服。他招呼我到他家喝茶,那是他自种的老山茶,他让我再等十分钟把菜浇完水。他脱下红外套,走进菜垄间,怕露水沾湿了衣服。

“我每天都要给迟菜心浇水的,霜天露重,结在菜叶菜心上,遇水就化了,不然菜会冻伤的。”他脚下的那些迟菜心已长到半腰高了,嫰嫰的绿绿的,城伯在认真地泼洒每一瓢水。他脚上穿着拖鞋,脚趾头冻得红彤彤的也全然不顾,只顾着浇他的菜,像呵护孩子一般。这时候,我觉得他不想菜农,倒像认真护花爱花的秋瓮。

“现在城里菜心卖得很贵啊。您吃腻了吗?”我心疼城伯那发红的脚趾头。“怎会腻呢?!吃了上百年了,以前是不知道宝,现在都卖到京城上去了,大领导都夸增城迟菜心好。”他一边浇水一边和我聊着。“迟菜心很正气的。菜身大,抽心多重可分批收割,天寒地冻生长,虫子少农药就少。健康啊。”城伯弯下身选摘老叶子,他淹没在一片菜丛中。

那畦菜田郁郁葱葱,繁华茂盛,有的菜高高地拱出一株粗壮菜心,举着一球球的花,引来蜜蜂满园子地嗡嗡作响。有的已被摘取了主心,旁边又新抽出几株嫰菜苔,让我想起辛劳多产的母亲,总是竭尽全力奉献出最好的东西。有的还在抽蕊疯长着叶子,那大片大片椭圆形的菜叶,卷着边,有一大菜碟一般阔,叶脉清晰,叶面是碧绿的,叶背是淡绿的,有水珠晶莹凝结着,抚之有股菜的清香。

“你看菜叶都看得那么入神啊。”转眼间,我用手机拍下菜田菜叶菜花蜜蜂和劳作下的老人。城伯已收割了一把长长短短的迟菜心走出菜田,手捧的那一把菜香芬芳肆意,侍弄迟菜心是他每天的作业。走进他家新建楼房的大门,旁边还有那过去的老屋,他固执地阻挡儿子不要拆旧建新,等他死了再作做打算,他说曾用山歌唱过他心中的“三旧情歌”——旧妻,旧屋,旧友。

城伯放下菜心,走进老屋取下挂在屋檐下的格箩,一个小瓮里装有他炒的陈年老山茶,这种老茶婆,自爷爷在1991年去世后我再也没喝过。我坐在他家新屋的客厅里,满屋子的现代家具摆设,我还没得及从满是菜香四溢的菜园乡情里转换过来,一门之外,仿佛又回到城里一般。我翻看那搁置在茶几上的一本画册,画册里的摄影图片琳琅满目,那是城伯的小儿子大学毕业后在东莞开的婚纱摄影展示。

“阿胜搞的摄影店。你看最后一页,他说划分季度展示主题效果的。”城伯用快速王烧开了井水,泡好了一户老茶婆,刚嗅过菜香,又闻到茶香,熟悉的香让我顷刻间有种穿越感。“他女朋友学设计的,去年设计了一套什么绿野什么仙踪的艺术照,用了几十棵八十公分高的迟菜心,做成露肩露背的裙子拍照,要五千元拍一套啊。”城伯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向我介绍他儿子对迟菜心的创新活用。难怪他刚才要分别介绍那三块菜田的功用了。

我看着那照片上的女神,翠绿的迟菜心裁剪拼接成一件无吊带的绿色晚装抹胸短裙。菜头朝上,优雅的抹胸装饰着妩媚,菜叶羽毛一般叠覆在小蛮腰间,再束上一根用金黄麦秸编成的细腰带,裙子下摆则是一圈迟菜花球,在叶片下链接出点睛之效。女神的耳边还插上一小株待放的迟菜小花点缀,粉嫩紫红的唇欲说还羞。

画面的人儿清纯娇羞,意境清新,身后一大片金黄点缀绿意嫣然的田野花海,颇符合“绿野仙踪”的主题。看来,迟菜心的概念已从餐桌上逃跑出来,跃进了艺术的T台,这真是一张好名片啊!“这件迟菜晚装每棵菜的尺寸都精心挑选过吧。”我问。老人点点头,他说一捆菜心480元,纳入套餐费用。

“难怪您这么听话专门给他们种迟菜心啦,原来主题功用不同啊。”我一下子羡慕起城伯的三个儿子来,有这么用心种菜的老爸,那回家的幸福感蹭蹭上升也。可惜,我回到老家已没有温暖的老人来为我打开老屋的大门了。“小孩要听大人咯话,老人要听儿女咯话。阿敏你在单位就要听党的话,党要干啥就干啥,不要花来不要假,认真做事人人夸。”城伯一边竖起手指头一边以山歌形式回答,还把我也搭上了。多有意思的老人啊。

临走了,我拿了一包老山茶和一把迟菜心。刚放进车厢里,城伯又来敲车窗的门,他说送我几码新晒的香肠和腊肉,只见他用竹杈子从老屋取来这些经典的土产。他拿着那些肉在新居和老屋里进出三趟折腾仍找不到一个干净的袋子。我朝着车窗外指着旁边的菜田说:“那摘几片迟菜心的大叶子用稻草绳绑着吧!”

城伯仿佛如梦初醒一般,孩子似地顽皮朝我一笑,说“妙!我怎么忘了这个啊。”以迟菜心的阔叶裹肉的记忆,让我想起童年的春节,温暖在记忆中的阿婆阿太,她们就是这样用迟菜心的阔叶包裹鸡鸭鹅肉,放在走亲的格箩里穿山过村,留下乡情幕幕。我靠在车厢里,一股温暖也把我裹起来,不忍踩油门离去。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增城区根雕非遗传人吴金石的根雕世界 实力
  • 广州增城业主半价卖房 遭遇其他业主围堵讨
  • “三个度”见证广州增城交通翻天覆地 29个
  • 白江、简村、南坣、群星、城丰,“闷水”的
  • 增城区石滩镇麻车村古法酱油酿造技艺传承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