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历史文化 查看内容

沿着增城市中新镇崔太师祠 追溯岭南太学中进士第一人崔与之的踪迹

2015-1-8 17:35|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509| 评论: 0|来自: 增城社区报

摘要: 处在增城中新镇坑背村的崔屋,是岭南杰出人物、南宋右丞相崔与之的故里。近一千年前,青年崔与之就从这个小村落出发负笈北上,再以“岭南由太学中进士第一人”的书生意气展开他辉煌的仕途,成为文韬武略的一代相将; ...
处在增城中新镇坑背村的崔屋,是岭南杰出人物、南宋右丞相崔与之的故里。近一千年前,青年崔与之就从这个小村落出发负笈北上,再以“岭南由太学中进士第一人”的书生意气展开他辉煌的仕途,成为文韬武略的一代相将;晚年,他又携带着一身殊荣回归岭南,退隐终老,其坟墓就在离崔屋不远的华山之上。

身后,他以谥号“清献”而与大唐名相、谥号为“文献”的张九龄合称为“二献”。明代曾任广东司郎中的文学家何乔新将他与唐代的张九龄、北宋的余靖、明代的邱溶并称为“岭南四大儒”。他还因为开创了“雅健”的岭南词风而被称为“粤词之祖”,所治的儒学“菊坡学派”也被认定是岭南历史上第一个学术流派。


从崔屋出发,成岭南太学中进士第一人

中新镇坑背村,保存着一大片建于明末清初的古建筑群,但这片壮观的古建筑群却并不属于这里的曾出了崔与之这样杰出人物的崔姓,而是属于毛姓。崔屋不过是坑背古建筑群对面一个不起眼的小村落,假如不是村中那座古朴简陋的崔太师祠,很难把这个僻静的小村与声名显赫的南宋右丞相崔与之联系起来。崔屋虽然是崔与之出生和长大的地方,但现今唯一可以寻觅其踪迹的却只有这座崔太师祠。

崔太师祠当然就是为了纪念崔与之而修建的,开建时间不详,目前所见建筑,是清末重建的一间平屋,后又经几次修葺,业已淡失了原貌。平屋为穿斗式木结构梁架,三进院落四合院布局,主体面积约有180平方米。祠堂门前刻有“崔太师祠”字样,两侧贴有一副对联,上书:御赐菊坡千年承祖业,天开相水四海发宗枝。对联为今人所写,包括祠内供奉着的崔太师像,也是今人所绘,仅仅告诉人们这里曾出了一个大人物叫做崔与之。

公元1158年,崔与之就出生在这里,他自幼家贫,然却聪慧刻苦,志向远大。31岁那年,屡试不第的青年崔与之作出了一个在当时的岭南学子中尚未有人想过的决定,到京师(今杭州)的太学读书,并声称“三年学成以归”。三年后,负笈北上的崔与之石破天惊,在会试中考取了进士乙科,成为岭南由太学考中进士第一人,由此展开了他长达40多年的官宦生涯。

晚年归故里,身后与张九龄合称“二献”

为官期间,崔与之曾辗转江西、广西、江苏等地,出任司法参军、知县、秘书少监、安抚使、制置使等职,直至官拜右丞相,并于南宋晚期金人入侵时临危受命,以一介书生为将抗击金兵,表现出非凡的军事才能。其后,他称病辞官,返回广东,却又被任命为广东经略安抚使,兼知广州。后来他又七次上书请辞参知政事,十三次上书请辞右丞相,而最后一次请辞时他已经81岁了。

第二年,也即1239年,82岁的崔与之因病逝世,被安葬在他的故乡,离崔屋村不远的华山之上。故乡的山川最终收纳了一代英杰的灵魂。处在华山上的崔太师墓,最初建于崔与之与世长辞的南宋嘉熙三年(1239年),但现今所见墓地却是1991年重建的,原墓已于“文革”期间被毁。

据记载,崔与之墓地面积有500多平方米,当时墓前有墓志碑、墓界志碑和石狮,墓道中还有华表,颇为壮观。而现在这一切几近荡然无存,唯一从建墓时留存至今的或许只有墓前两只镇墓兽,这两只镇墓兽似狮非狮,形象更像是狒狒。据不肯定的考证,这两只镇墓兽极有可能是宋代的作品,或许就是崔与之墓劫后仅存的“真迹”了。

崔与之在世时,当时的皇帝宋理宗特别欣赏他,曾嘉奖他为“允文允武,善谋善断”;去世后,皇帝又特赐谥号“清献”,意在嘉许他的清正廉明。后人将这一谥号与另一岭南杰出人物、死后获谥为“文献”的唐代名相张九龄联系起来,合称为“二献”。宋朝末年,民族英雄文天祥流落岭南,于逃亡中拜谒崔太师祠,思菊坡而及己身,挥笔写下“菊坡翁盛德清风,跨映一代”之句。

开岭南词风,毛泽东书名作《水调歌头》

晚年的崔与之,实际上处于一种归隐的状态,只是由于他为官时颇有声名,政绩卓然,又以德才著称,廉洁奉公,因此总是摆脱不了时时被皇帝召出,但他屡屡称病不就,得以在故乡读书治学,赋诗养菊,践行立身、立德、立言。他酷爱菊花,不仅为自己取号“菊坡”,所居之处也种满了菊花,在他返回故乡后,皇帝曾赐给他一座私家园林,这座园林就在今天的增城凤凰山上,崔与之在此建立了菊坡书院,笃学养贤。

抗日战争时,菊坡书院毁于日军的炮火,至今唯一能够引发人联想的是山上的凤凰亭,这座后来重修的亭子前身,即是菊坡书院中的菊坡亭,菊坡亭始建于1266年,崔与之曾在这里题写“老圃秋容淡,寒花晚节香”之句,以此自勉。光辉的政治生涯掩盖不了崔与之一生的书生意气,同样遮挡不住他身上的文学才华以及治学思想。

他一生倡导儒学,在学术上锐意创新,开创了被认定是岭南历史上第一个学术流派“菊坡学派”。此外,他还开创了以“雅健”为宗旨的岭南词风,对后世岭南词人影响很大,被誉为“粤词之祖”。在他留存下来的诗词中,以《水调歌头·题剑阁》最为脍炙人口。《

水调歌头·题剑阁》全词云:“万里云间戍,立马剑门关。乱山极目无际,直北是长安。人苦百年涂炭,鬼哭三边锋镝,天道久应还。手写留屯奏,炯炯寸心丹。对青灯,搔白发,漏声残。老来勋业未就,妨却一身闲。梅岭绿阴青子,蒲间清泉白石,怪我旧盟寒。烽火平安夜,归梦到家山。”毛泽东就很喜欢这首词,曾亲笔手抄全词,真迹据说现珍藏于广州市图书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 何仙姑考究:除广东增城说之外 还有广西 福
  • 何仙姑的籍贯和成仙地点非增城区小楼镇独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