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增城概述 查看内容
新闻热点 增城概述 政务文宣 人物事迹 文学作品 吃喝玩乐 风土人情 千奇百怪 历史文化 观点社论 便民服务 商务情报

纪录片《归途列车》:展示了万千增城市外来工改变命运的艰难

2015-1-14 15:19|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6052| 评论: 0|来自: 顽石影坊

摘要: 一对40多岁的农民工夫妇为了改变下一代人的命运,背井离乡来到广州增城打工,无法陪伴孩子成长,他们耗费了一生,女儿还是走了他们的老路——主动辍学在增城市新塘镇牛仔厂打工,命运又回到原点。纪录片《归途列车》 ...
一对40多岁的农民工夫妇为了改变下一代人的命运,背井离乡来到广州增城打工,无法陪伴孩子成长,他们耗费了一生,女儿还是走了他们的老路——主动辍学在增城市新塘镇牛仔厂打工,命运又回到原点。纪录片《归途列车》(LastTrain Home)为我们展示了中国人的改变命运的艰难。这部纪录片由加拿大籍华人、独立电影制作人范立欣制作,讲述了张昌华夫妇在2007-2009年间的三个春节从打工地广州回到1,900公里外的四川老家的艰难旅程(一路上乘火车、坐船、坐汽车)。


夫妇二人的故事反映了中国1.5亿外出务工者的阴郁现实。这对夫妇16年前去广州增城工厂打工,将当时才两个月大的女儿留在家里交给奶奶照看。多年来,夫妻俩在制衣厂辛苦打工,供女儿张琴和小儿子张扬读书。然而张琴却与父母日渐生疏,也越来越叛逆。她于2007年退学去了广州,跟父母一样成了外出务工者的一员。

这部纪录片的叙事在2008年春节达到高潮,当时张昌华夫妇想带女儿回家,劝她回去上学。由于那年华南大部分地区暴雪,三人与另外60万名旅客一起被困在广州火车站长达5天。然而,父母的努力最终换来了女儿的激烈反抗,十几岁的张琴在广州增城新塘一家做外贸牛仔裤的工厂打了半年工,她朝父亲大吼,发誓永远不会回去上学。

在纪录片末尾,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已经波及广州省大多数工厂,陈素琴决定回老家照顾儿子张扬,当时张扬已经显示出厌学迹象。陈素琴让丈夫独自留在广州挣钱养家。陈素琴在被梯田围绕的自家屋里对儿子说,农民的孩子一定要努力读书,不然只能跟我们一样。

该纪录片的导演范立欣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武汉人,曾在中国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CCTV)工作,2006年移居加拿大。他说在为中央电视台工作期间他经常去农村出差,亲眼目睹那里的贫困以及与都市生活的鲜明反差。他希望以此片向农民工表示敬意。在他看来,农民工才是今天中国社会繁荣的基石,却一直没有获得最基本的社会生活保障。

“中国有2.42亿农民工,他们每年春节回家一次,春运是世界上最大的人类迁徙”,影片中,常常有这样的画面,广州火车站门口,黑压压的人群,仿若巨大的浪潮一般,带着巨大吸引力般就奔流而来。“我有一线希望我都要进去”,这是影片中火车站门口许多农民工说得最多的一句话,范立欣用镜头记录下时,他发现春运时,每个人的故事,每个人内心的痛,都会在这一时刻被无限放大,集体爆发。

拍摄3年,356个小时,范立欣也质疑过,“我为什么要这么辛苦,挤在人群中,为什么要拍春运?”如今,奔走于各大城市,为影片做宣传而病倒的范立欣面对媒体采访时,认真而坚定地说:“我要拍春运,它就是历史,我有责任拍下他们!”今年的春运又开始了,关于春运需要这样一次透析而彻底的思考。

范立欣喜欢拍农民工,像是对于农村、城市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地域的变换,让他更容易从这种差异中找到许多被常人忽略的社会现状。在成为纪录片导演前,曾经有3年的时间,范立欣有将近一年半的时间待在农村,以摄影师的身份报道民生新闻。那时,他在中央电视台英语频道,顶着让许多人都羡慕的光芒,用镜头记录农村与城市生活的变迁。可渐渐地,范立欣发现内心深处越来越强烈的恻隐之心。

“我必须把这个历史拍下来”!纪录片的灵魂是真实,是以旁观者的角度去观察、去记录,去引发思考。为了拍摄《归途列车》,范立欣跟随影片主人翁张昌华夫妇拍摄了3年。“又穷又苦,拍片收入就是国外一个餐馆服务员的水平。”谈起3年间最困顿的时候,如今范立欣依然记得内心曾经有过的动摇。

为取得张昌华夫妇的信任,范立欣和他的队友跟他们一起在广州的宿舍里吃饭,教他们如何使用常带在身上的无线麦克风,在等着拍摄他们下夜班的情景的过程中,躺在他们缝好的堆成一堆的温暖牛仔裤上睡觉。2008年春节,广州雪灾,整个火车站因此成为农民工临时的住宿地。范立欣还记得那一天,他和其他农民工一样,被拥挤在人潮中;

当火车站铁栅栏打开那一刻,他像被巨大的潮水一般推着不自觉地向前“游走”,那一刻,范立欣的双脚已经悬空。好不容易爬上火车站的天桥上俯拍,镜头下的那个场景深深刻进了范立欣的脑袋,“几万人拥挤在一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自己的希望,都在等待一列把自己带回家的火车,那时候只想回家,可以一点尊严也不顾了。”

仿若时间停滞一般,范立欣死死地盯着镜头中这个画面,只是安静地看着摄像机的时间记录,一秒又一秒。“我必须把这个历史拍下来,我觉得如果没有拍下来,就是我们纪录片导演的耻辱。”所有的动摇,在那一刻烟消云散。对于生活在谎言中的我们,优秀的纪录片是不可多得的击碎谎言的精神食粮!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 何仙姑考究:除广东增城说之外 还有广西 福
  • 何仙姑的籍贯和成仙地点非增城区小楼镇独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