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政务文宣 查看内容

解密增城市石滩镇下围村:老牌问题村的蜕变 建个厕所都要经代表大会同意

2015-1-16 13:33|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3444| 评论: 0|来自: 增城社区报

摘要: 南方冬日午后的阳光,暖意袭人。在下围村一条充满阳光的小巷,第七合作社的村民代表郭建新,正和一群鹤发的老人在拉家常,说着一年来村里发生的变化,笑声不时飞扬,散落在村子里的每个角落。从地图上仔细观察,与东 ...
南方冬日午后的阳光,暖意袭人。在下围村一条充满阳光的小巷,第七合作社的村民代表郭建新,正和一群鹤发的老人在拉家常,说着一年来村里发生的变化,笑声不时飞扬,散落在村子里的每个角落。从地图上仔细观察,与东莞隔江对望的石滩镇下围村,区位条件不可谓不优越,曾是当年增城市首个开发区的中心;

在改革开放初期,一江之隔的东莞,掀起开发热潮。但下围村却与这次大发展的机遇擦肩而过,反而被贴上“上访大村”、“经济弱村”和“环境乱村”的标签长达20年。2014年初,下围村举行了新一届村两委换届选举,一场关于“民主商议、一事一议”的村民自治创新模式的探索开始启动。


老牌问题村的问题

2015年1月15日下午2点左右,63岁的老郭,正在自家门口抽着烟,不时侧耳倾听屋里的动静,原来他是怕孙子醒了。谁能想到,这位慈祥的老人,也有过“光辉”的往事。“因为土地征收的问题,我以前跟村里的人去过省城上访;那时增城市里的书记到村里解决问题,也被村里的人堵过。”至于具体的年份,老郭则有些迷糊,生怕记者不相信他的话,他打算带着记者去找村里的同龄人证实,但最终又作罢了。

“现在不去上访了,就是有人拿棍子敲,也不去,现在挺好的,没有什么值得上访的了。”郭景兴是村里合作社的老社长,做了几十年,还是村里换届选举的监票员之一,他告诉记者,老郭的话基本可信。“1994年下围村征地,征了1500亩,1亩补1.5万,但是,征地的补偿款村民都没见到。”

在郭景兴的介绍下,下围村过往的问题逐渐清晰:长期以来,在下围村,涉及到村内利益分配的,由少数干部说了算,按照与村干部关系的远近亲疏,村民们划分为截然对立的两派。“我上台,你反对,你上台,我也反对。即使是对大家好的事情,只要是一派提出,另外一派肯定是反对的。”郭景兴描述。

而让村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则要数1999年第一届村级直选,当时争斗十分“激烈”,最后上级部门不得不安排300多名防暴警察在选举现场“压阵”。“警察都带了枪和其他武器,都很严肃,就像当年打越南一样。” 郭景兴似乎很满意自己的对比,忍不住笑了起来。

郭汝灶在2005年至2008年是下围村的村主任,是被村民认为“做得比较好的村长”,但只做了一届就下了台。“那时候想做点事情根本没办法,每次开会都是吵架,或者是打架,曾经试过有一次,村里开会,大打出手,连救护车都来了两部。” 郭汝灶所说的“村长不好做”,在他看来,是他夹在分成两派的村委代表之间,而又无法调和矛盾。

内部矛盾纷扰的下围村,走了不少弯路,也错失了很多发展的好机会。派系林立导致下围村成为“上访大村”、“经济弱村”和“环境乱村”。下围村现任村主任郭庆东表示,“2万多平方米的集体经济项目一放就是20年。村里的违章建筑、小五金、小化工遍地开花,散乱的养猪场有几百家,生猪围城、猪场围村,水塘水涌变臭,环境差得不行……”

一位不愿具名的当地退休官员也告诉记者,“在当时大开发、大建设热潮下,下围村没有腾飞起来,给外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派系斗争激烈,村干部不团结,干群关系紧张,村务财务管理混乱等负面形象。”更令人惋惜的是,由于村集体收入不高,下围村还形成了卖地分红的“惯例”:“村里每逢中秋和过年前,都要拿出一些地来卖。以前我们村的土地,每个人分摊下来,有2亩多,但现在每个人只有3分地左右,可见卖地卖得多疯狂。”村民代表郭文子告诉记者。

村干部是“保管员”不是“老板”

在小巷里和老人聊天的郭建新,突然压低声音,示意老人们围拢过来,“听说从下个月开始,村里的老人福利金要加50块,就有200块了,但还没公示,你们别乱传。” 郭建新的话让老人们顿时激动起来,纷纷叫好。“现在下围村好多了,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就2014年一年的时间,就变化了很多。”一位头发全白的老奶奶有些骄傲地告诉记者。

老人所谓的变化是从一年前开始,2014年初,下围村举行了新一届村两委换届选举后,一些变化开始悄然呈现,而这些变化避不开新当选的村主任郭庆东,一位原来在东莞打拼的青年,以超过8成的选票当选村主任。“我们新的村委两班子,认真分析了下围村过去的历史问题,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村两委与群众之间沟通不够,村务财务不公开,决策不透明;

因此村两委的工作难以让村民信服,村民也不愿意配合村委工作。” 郭庆东等村干部认为,如果再这样下去,对村集体、村民没有好处,村干部也将面临各种诱惑和考验,很容易误入歧途。“此外,下围村如今的落后现状,也让村民深刻认识到,再继续搞内部斗争,不发展经济,就只有死路一条。”

在这样的反思下,新一届村两委班子很快统一了思想:作为村干部,只是村务财务的“组织者”和“保管员”,不是老板,村里大小事务要让村民参与,共同商议,集体决策,才能集中各方力量办好村里的事情,下围村才会有新发展。形成这样的共识后,在增城市委、市政府和石滩镇委、镇政府的指导下,下围村开始了“民主商议、一事一议”的村民自治新模式的探索。
1234下一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 何仙姑考究:除广东增城说之外 还有广西 福
  • 何仙姑的籍贯和成仙地点非增城区小楼镇独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