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人物事迹 查看内容

增城市新塘镇黄金棠:七旬再著《侨乡瓜洲》 心系着海内外的瓜岭人

2015-1-19 14:56|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001| 评论: 0|来自: 增城社区报

摘要: 瓜岭村,这个熟悉的名字一再被人提起,尤其是不久前它被选为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之后,它的碉楼、古村居、门楼更是名声斐然。而这个村奇特的布局更是让人惊讶不已,一条公路,像是整个瓜岭村的中轴线,将其分为截然不 ...
瓜岭村,这个熟悉的名字一再被人提起,尤其是不久前它被选为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之后,它的碉楼、古村居、门楼更是名声斐然。而这个村奇特的布局更是让人惊讶不已,一条公路,像是整个瓜岭村的中轴线,将其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一侧是巍峨崛起的西式建筑,一侧则是秀丽典雅的传统明清古居。中西方文化在这里完美的融合,而又彼此独立。你不得不惊讶于它古村落保存之完整,历经两三百年,依然熠熠生辉。

瓜岭村的人都知道这所有都与一个人密切相关,他就是瓜岭村前党支部书记黄金棠。在全民大兴土木兴拆旧居,盖新房的年代,黄金棠及同事扛住压力,规划出一片空地,以瓜岭村的“黄金分割线”为界,在新空地上建立新居,旧居一律保存下来。这是这群人的努力,成就了今天的瓜岭村奇特的村貌,而年过70的黄金棠退休后也没有闲下来;

2005年,也就是黄金棠退休当年,他开始手机、整理有瓜岭村的历史、文化资料,并编撰成目前唯一一部关于瓜岭村的详实的文献书籍《侨乡瓜洲》,这本书现已被身在新西兰等地的瓜岭村华侨翻译称英文出版。黄金棠说,“瓜岭村自1856年首批华侨出国后,陆续有村民背井离乡,保存古居,是希望这些海外的华人华侨回来能找到自己的根,而整理故乡的文献,则是希望瓜岭村的子民们世代不忘自己在瓜岭的故乡”。



开辟“黄金分割线”,一面保护旧居,一面开辟新居

1945年4月,黄金棠在新塘镇瓜岭村呱呱坠地,“瓜洲”从此成了黄金棠守候一辈子的地方。1975年开始,黄金棠开始担任瓜岭村党支部书记,这一干长达30年。据他回忆,在他管理瓜岭村时,整个社会刚迎来开放的新风,不少外来文明对增城各地形成强大的吸引力,人民的物质生活得到较大改善,思想也空前开放。“西风东渐”在这个时候成为一种时尚潮流,让一批批增城村庄拆掉旧居,改建成“时尚”的砖房、平楼。

一股建房风在增城迅猛刮起,新居的落成,几乎也成为考量一个村落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之一。黄金棠眼看着周边起高楼,但他内心很清楚,新楼要起,古居也得保留。“我从小喜欢中国的传统历史文化,喜欢读唐诗,读古文,尤其最爱王勃的《滕王阁序》,我想现在的人读到《滕王阁序》,一定也期待能在今生亲自去滕王阁走一遭,那要是滕王阁没有了,多少后生会失望、难过呀。”正是出于同样的目的,黄金棠希望能竭力保存瓜岭古村,让海外华人华侨能在瓜岭找到自己的根。

在黄金棠做瓜岭村党支部书记的日子里,为了保留下瓜岭的宗祠,他曾和几位村民据理力争,此事让他至今记忆犹新。当时正直退还共产风时期,有两位年轻村民想要回自家祠堂,并在祠堂上另起新居。他们找到村委,开始吵闹着退还公社化时期用作公用的祠堂,黄金棠找来村里说得上话的干部对两位村民进行集体规劝,并承诺在村子交通发达、卫生条件优渥的地方规划新区,让其建新房为条件,最终成功说服两位村民。

自此,黄金棠也真正意识到,老百姓生活提高了,就想建新居,这是无可厚非的。但瓜岭村是侨乡,自建村以来有几百年历史,如果搞掉旧居,这些华侨回来就没有根,就无法找到自己的祖宗,“脉络不清了,华侨就不回来了”黄金棠说。正是两者的矛盾,让黄金棠想出了修建公路(瓜岭村的“黄金分割线”),这头保护旧居,那头鼓励村民开辟新居。从而造就了瓜岭村如今,一半明清旧居,一半西式洋楼的独特风光。

《侨乡瓜洲》是怎么形成的

退休前的黄金棠一直致力于瓜岭古村的保护,工作三十年的时间里,他写下了350多本工作笔记。2004年9月12日,但时的广州市市长到瓜岭村调研瓜岭古村的保护情况,临走时,市长抓住黄金棠的手交代“这个村很有文化,将来可以打造为旅游村,你们要好好保护。”正是老市长这番话,动了黄金棠收集、整理瓜岭村历史文化资料的念头,他希望以著述的方式,为瓜岭村后人,尤其是旅居海外的华侨提供瓜岭村历史渊源的资料。

据黄金棠回忆,在他刚出版的新书《侨乡瓜洲》中,收录了有关瓜岭村珍贵史籍和文化资料。这些资料来源,一是老人口述,由见证了瓜岭村历史的老人们讲述,黄金棠整理成文。比如,瓜岭村的对联文化,“户对罗山,四百名峰参拜;门环绿水,三千桃浪潆洄”是从一老人口中保存下的爱闲祖祠门联;“凤城垂化雨,鸡泽播清风”是松皋祖对联;“一刻庆良宵,火树末齐春适至。六街燃宝火,巨星禄启月将圆”是长年流行于瓜岭村正月十五元宵节祠堂的外联。

这些珍贵的对联,全凭一群老人朗朗上口背诵而得以保存。其次,黄金棠也努力收集和整理海外华侨自各地寄回的瓜岭村的资料,前几年,他就收到了来自新西兰的华侨Edmon Wong寄回的由其主编的《旅纽瓜岭黄氏世系》的珍贵资料。尽管全书以英文写作,但黄金棠仍找来翻译,翻译其中的重要资料,编撰入自己的《侨乡瓜洲》。除此之外,1927年瓜洲小学的校刊,1920年挂号走村编纂的族谱等都是黄金棠重点收集和整理的史料。

“现在的年轻人想了解瓜岭村的什么,我就找什么,只要村民有需求,黄金棠一定免费赠书。他说自己尤其希望后生能通过这本书了解瓜岭村的历史溯源”。瓜岭村的村民对黄金棠有着深厚的特殊感情,身在海外的瓜岭村华侨们更是如此。据统计,自1856年开始,瓜岭村送走首批出外淘金的村民,1902至1903两年间,瓜岭村又有大批男丁出国经商,粗略估计,目前侨居海外的瓜岭村人达2000多人。

几乎每年瓜岭村都要迎来几批回乡探亲、祭祖的华人华侨,他们对瓜岭村的建筑风格、文化教育都有重要影响。1912年,也就是辛亥革命第二年,由海外华侨集资,瓜岭村建立起增城第一所“西式学堂”,轰动一时,而瓜岭村的龙舟文化、荔枝文化、土地文化也借助海外华侨得以在世界范围内发扬光大。而如今,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与黄金棠保持着密切联系、书信往来,故乡的根凭借着文字漂洋过海,联系着村里村外的瓜岭人。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增城区根雕非遗传人吴金石的根雕世界 实力
  • 广州增城业主半价卖房 遭遇其他业主围堵讨
  • “三个度”见证广州增城交通翻天覆地 29个
  • 白江、简村、南坣、群星、城丰,“闷水”的
  • 增城区石滩镇麻车村古法酱油酿造技艺传承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