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陈乐中忆述和增城区小楼镇何仙姑家庙的特殊经历和印象 期望明天将会更加美好

2022-8-12 18:17|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03| 评论: 0|原作者: 陈乐中

摘要: 何仙姑是八仙中的唯一女性,她成仙前是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仙桂村人氏。因此,在增城当地老百姓的印象中,何仙姑就是小楼乃至增城的名片。由于我与小楼的一段特殊经历,对小楼有着不一般的印象。我相信,何仙姑 ...
何仙姑是八仙中的唯一女性,她成仙前是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仙桂村人氏。因此,在增城当地老百姓的印象中,何仙姑就是小楼乃至增城的名片。由于我与小楼的一段特殊经历,对小楼有着不一般的印象。我相信,何仙姑这张名片将更加灿烂辉煌,小楼的明天将会更加美好。


印象一:特殊岁月,名片尘封,暗淡无光。

我高中即将毕业时下乡到小楼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记得那时我们在一个小广场集合,但见广场杂草丛生,举目前望,见广场对着一座破庙,残垣断壁,长满了青苔,部分墙壁依稀可辨被人砸过的痕迹,未塌的墙上刷上“大破四旧、大立四新”的标语。这是“文革”那个特殊年代处处可见的标记。集合训话后,我们这班“学生哥”分别被安排到各家农户“三同”(同食同住同劳动)。

当时我被安排到张伯家,我跟着张伯转过弯弯的小路,踏过几条田埂,便来到他的家。走进低矮破旧的泥砖房,满眼乱七八糟的,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在饭厅观音像旁边的一个角落,安上我的床铺。第一顿饭是番薯拌稀粥,晚餐每人只有一碗饭,吃完了望着空盘直想哭。就这样半饱半饥在张伯家挨了一个月,我无意发现了他的一个秘密。

有一天天还没亮,我起来解手时忽见张伯和伯母拿着一个小箩筐小心翼翼地出门,偷鸡摸狗似的。我好奇地偷偷跟着他们想探个究竟,便尾随着,只见他们急匆匆地走进我刚进村集合时见到的那座破庙。事后,我问他们那天天未亮去庙里干什么?他们一听大惊失色(因为那年月搞封建迷信活动被揭发会遭批斗)。我向他们保证不会对外讲这件事。

见我无恶意,张伯便承认了初一那天凌晨去拜何仙姑的事。我问何仙姑是什么神,他便滔滔不绝地给我讲仙姑的故事。我听得入迷。特别是听他讲到抗日时何仙姑家庙发生的故事,更令我觉得神乎其神。据说,当年日军飞机轰炸增城,许多房屋被夷为平地,唯独何仙姑家庙秋毫无损,有三颗炸弹落进庙里,竟然没有爆炸,后来被人抬出去才被引爆了。

又说,日本鬼子曾闯进庙里,点燃里面的干柴枯草企图烧庙,但奇怪的是点燃后鬼子一离开便自动熄灭,如此反复多次都烧不成。鬼子们恼羞成怒,把庙中的木神像拆掉扔到增江河里,但奇怪的是神像浮在河面不沉也流不走,吓得鬼子心惊惊地走了。听了张伯讲何仙姑的神奇故事,我对何仙姑心生敬意。于是抽空去游览了仙姑庙,仙姑井、庙顶仙桃、千年仙藤等古迹景观,直令我啧啧称奇,叹为观止。

尤其那棵长在庙顶瓦面上的仙桃,无土无水,却年年月月郁郁葱葱,开花结果。我想如果不是有仙气呵护,应该早已被晒死、旱死了。还有一件神奇的事居然发生在我身上。在张伯家住了一段时间,我常闹肚子痛,多次吃药也不见好。张伯知道后说带我去拜何仙姑。我当时不相信拜神不吃药能治好病,不愿意去,但经不住他左劝右说,半推半就地跟着他去了。

拜过何仙姑,张伯在庙旁一处被挖过的土坎里抓了一把泥土,神秘兮兮地带我回家去。他把泥土放进水缸里,用这些水泡茶熬粥给我吃,我的肚痛病居然好了。经过这些见闻和经历,目睹何仙姑家庙破败的景象,我深感小楼虽有这么好的名片,但却蒙尘,暗淡无光,不能为改变老百姓的贫穷发挥作用,实在可惜,这是过去小楼在我心中的印象。

12下一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增城区根雕非遗传人吴金石的根雕世界 实力
  • 广州增城业主半价卖房 遭遇其他业主围堵讨
  • “三个度”见证广州增城交通翻天覆地 29个
  • 白江、简村、南坣、群星、城丰,“闷水”的
  • 增城区石滩镇麻车村古法酱油酿造技艺传承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