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增城视窗

查看: 1484|回复: 2

增城新塘广场惊险:兄妹乞讨嬉戏 痴母依旁守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9 14: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按钮
男孩6岁,女孩3岁。本该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龄,他们的童年却是在跟随母亲流浪中捡食垃圾度过。日前,微博上的一则帖子,引起广大市民关注。来自惠州博罗县的李瑞兴,带着她的一双儿女长期在增城市新塘镇流浪,白天流连于游戏厅,夜宿24小时营业餐厅。因为这两个地方比较暖和。


(李瑞兴带孩子在游戏厅主要目的是取暖)

  令人诧异的是,深圳、广州等地的救助站曾多次将她们遣送回老家,但她最终仍是瞒着家人出来流浪。其一对儿女的未来,令市民揪心。劲爆音响下,游戏厅里人影幢幢。7岁的小锋(化名),蹦蹦跳跳穿梭在游戏机间,熟络地和玩游戏的男生们打着招呼,偶尔上前拍打别人一下。游戏厅朝里一隅,39岁的李瑞兴抱着3岁的小敏(化名),聚精会神在看一名男子打游戏。

  晚上8:00流浪在游戏厅的母子仨

  "姐姐,你手上有没有币,可不可以给钱我买币?"见南都记者跟他说话,小锋上来就问,脏兮兮的脸上满是笑容。拿着两块钱,他给了小敏一张,自己拿着一张跑开买币去了。而小敏将钱握在手里玩了一会后,交给了她的妈妈李瑞兴。

  母子三人所处的地方是增城市新塘镇解放北路华润万家超市三楼的游戏厅。前晚7时许,通过热心市民指点,南都记者辗转找到了在微博上被疯转的那对小兄妹。两个尚在幼年的孩子,被他们的母亲李瑞兴带到这个"未满18岁不得进入"的游乐场所。

  "不带他们到这里,能去哪里呢?街上太冷了,游戏厅里起码很暖和"。起初,李瑞兴的话语充满警惕与敌视。

  在她说话时,小锋聚精会神地玩着游戏,双手大力拍打机器,大声尖叫;小敏则向摄影记者的镜头打"V"字形手势,红扑扑的脸蛋鼓鼓的,摸上去滑滑的,但轻摁就会凹下去。

  小锋很快就用掉了花三块钱换来的多枚游戏币。转过头来,又是一副笑脸"姐姐,你身上还有没有100块钱,给我买币好吗?"李瑞兴也看过来,瘦削的脸上含着笑。

  没有得到答案,小锋开始喊"饿"。"妈妈身上没有钱了,怎么办?"李瑞兴说,他们母子仨从早上到晚上,一共只合吃了一个七毛钱买来的包子。

  前往面馆吃面的路上,小锋吵着要吃超市二楼里的辣面条。

  "那些很贵的,我们只有一块五毛钱了"。李瑞兴从裤兜里摸着两张纸币,皱巴巴的,一张还是刚才小敏给她的。但是,她还是折身回到超市。

楼主热帖
 楼主| 发表于 2011-1-29 14: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晚上10:00超市外吃方便面的母女

  在超市里,小锋选了两桶方便面,一排"益力多"奶,李瑞兴买了一大袋方便面。拎着这些东西后,李瑞兴的态度方变得较为缓和,开始很连贯地向南都记者讲述她的历史。她能清晰地记起2003年,她与丈夫阿桥(化名)结婚前后多笔极细的经济账。无论粤语还是普通话,李瑞兴的发音都还算标准。

  小锋在获得晚餐后,又独自跑到三楼看人玩游戏了。李瑞兴带着小敏,走到一楼的钟表前台,向工作人员索要开水。工作人员面露不情愿,但仍是给她往桶里接上开水。

  晚上10时许,李瑞兴开始在超市外的露天吧台里吃她的晚餐。她给小敏打开一瓶益力多后,自顾吃面。整个过程,小敏大口喝着益力多,不时露出很享受的表情。

  已经是不知多少个夜晚了,李瑞兴和她的一双儿女就是这样搞定他们的晚餐。最糟的时候,"她们就去捡别人吃剩的东西"。

  附近市民觉得这母子仨行为怪异。

  "我来了半年了,半年来基本上天天都见她们在餐厅里睡"。半年前,欧阳小姐进入超市对面的一家24小时营业餐厅工作。她说,每到晚上9点多人少后,这母子仨就出现在餐厅。员工有时可怜他们,在发了工资后会请他们吃东西,见她们没地方可去,也允许他们在餐厅内过夜。而一些热心顾客也会给他们一些钱。有时拿到超过100元钱后,母子仨就会去附近住旅馆。

  但大多情况下,基本每天凌晨1点多,这家餐厅都会出现这样一幕。小锋和小敏睡在桌子上,李瑞兴坐在椅子上睡。直到前几天,有热心市民将小兄妹的状况发到网络上。

  "他们实在是太可怜了,尤其是两个小孩,那么聪明却没有上学......"熟悉母子三人情况的人都为两个小孩子捏把汗,希望有人能帮到他们。

  双双无业生活困顿,丈夫还会打老婆 孩子何去何从

  李瑞兴能以一笔清秀的字写出老家的地址:惠州市博罗县龙溪镇十队。她说,以前她曾是鞋店老板,她的命运在这里被改变。

  曾经很能挣钱的"叻女"

  "她未嫁前很叻女,很会挣钱的。"昨日下午,获悉李瑞兴的踪迹,她的大哥李志强"差点想哭了"。他说,李瑞兴从1992年外出到东莞石龙等地打工,曾开过鞋店、服装店等,"以前她跟我说每个月能挣两三万元"。她还记得,当年春节李瑞兴回家,会给家里的亲人们买很多礼物。

  不过,大概在2002年,李瑞兴在东莞"与别人争男朋友,后来就回老家了"。李志强说,李瑞兴的前男友后来和另一个女人结婚,李瑞兴就回了博罗县老家开鞋店。开了一年后,她关掉鞋店回到龙华镇老家。

  不久,她嫁给了哥哥李志强朋友阿榕的弟弟阿桥,2004年6月27日,小锋出世。

  李志强说,阿桥在结婚不久后出了车祸,基本花光了李瑞兴的积蓄,"可能从那时起,她就受到刺激了,神经有点和常人不一样"。李志强认为,李瑞兴的变化从这里开始。

  李瑞兴称,婚后一个星期,丈夫阿桥就开始打他。而且,不但不去工作,还经常把她挣的钱给花光了。记者曾试图联系上阿桥,但阿桥的哥哥表示,阿桥行无定踪。
 楼主| 发表于 2011-1-29 14: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无奈多次离家出走

  大概从2004年开始,李瑞兴开始频繁往外面跑。"她第一次带着小孩失踪时,我们曾吓得报了警"。李志强说,2004年,李瑞兴带着儿子消失了一段时间,直到第二年才回家。当年为了寻找她们,他曾到深圳、东莞、佛山等地贴《寻人启事》。

  从此开始,李瑞兴似乎离家流浪上了瘾。她的女儿小敏,就是她在惠州流浪时在路边生下的。

  "生她前一天,我才从家里出到惠州"。李瑞兴说。

  2007年10月2日,在惠州市的路边,李瑞兴突然腹痛在路边破了羊水,被警察送到当地医院救治。最终是警察通知了李志强,将他们领回家里。

  "深圳、东莞、增城的救助站我都住过"。李瑞兴说,她曾多次被救助站遗送回乡。

  "我为什么要去住救助站?给钱我就行,给饭吃我不要。"李瑞兴说,她曾经住过深圳、东莞、增城等地的救助站,但她并不喜欢那里的环境,"人都是稀奇古怪的,在那种环境我一吃饭就会呕吐出来"。

  龙溪镇宫庭村的治保主任吕先生一听李瑞兴的名字就头痛:"这已经是第N次啦!每次都是派出所通知我们去将她接回来。"

  家人想帮却找不到人

  为什么要带着两个小孩流浪?她的家里人为何会缺席监管?谈及两个小孩,李瑞兴的娘家人及夫家人都表示头痛。

  李瑞兴称,没有钱,所以不让小孩上学。她表示不希望回家"回家没有钱花,'懵佬'(指阿桥)也会打我"。她反复强调,"生了小孩,就要将她带在身边带好"。

  阿桥的大哥阿榕说,去年6月,大姐曾给了阿桥600元,希望让小锋上学,但是阿桥将这笔钱花光了。

  李志强表示,他全家人都想帮李瑞兴,但奈何老找不到她,也管不到她。

  他最近一次见李瑞兴,还是在2009年以前。在那年的正月初一,他带着红包去李瑞兴家,未料没见到妹妹。就在那一天,李瑞兴再次带着两个小孩外出流浪,直至今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