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千奇百怪 查看内容

增城区新塘镇翡翠绿洲别墅的两处违建终将拆除 惜新违法改建和扩建春风吹又生

2018-8-5 17:46|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273| 评论: 0|来自: 南方都市报

摘要: 增城区新塘镇翡翠绿洲别墅区曾因业主私自搭建影响小区环境而被业主投诉,2017年6月26日,南都《周一见》栏目以《这些别墅区私建被责令限期整改》为题进行了报道。一年多过去,两宗立案违建即将拆除,但新的涉嫌违法 ...
增城区新塘镇翡翠绿洲别墅区曾因业主私自搭建影响小区环境而被业主投诉,2017年6月26日,南都《周一见》栏目以《这些别墅区私建被责令限期整改》为题进行了报道。一年多过去,两宗立案违建即将拆除,但新的涉嫌违法的加建接踵而来。2017年6月,记者到翡翠绿洲采访时发现,该小区的别墅区存在大量私自搭建行为,经南都报道后,新塘镇城管中队对其中5处涉嫌违法建设进行立案调查,一年多过去,旧的未除,新的又来。

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此次投诉人不敢现身,最初投诉这一问题的业主因遭威胁,已不愿再提及小区涉嫌违建问题。对违法建设的查控,多年来一直是广州市委市政府的重点工作,尽管全市违法建设的势头有所遏制,但从翡翠绿洲的案例来看,形势依然非常严峻。旧的违建未除,新的又来。而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投诉人遭威胁要么不愿再出声,要么不现身协助记者进行调查。这说明,在翡翠绿洲小区的违建查控问题上,要走的路还很长。


(翡翠绿洲别墅区有多处别墅正在装修,其中部分存在违法改建和扩建嫌疑)


事件回顾:在持续投诉中私建野蛮“生长”

在广州城郊拥有一套别墅是很多人憧憬的生活。麦女士8年前在增城区新塘的翡翠绿洲买了一套田字形布局的小别墅,周末或者假期偶尔到别墅小住。但平静的生活因小区内的私搭乱建而被破坏。事情起于大约两年前,麦女士的邻居觉得别墅房间太小不够住,希望在一楼的花园加建一套一房一厅的玻璃房。由于她的别墅是田字形的布局,邻居的加建会让周围整体环境遭到破坏,通风会受到影响,因此邻居在征求她的意见时,麦女士明确表达了反对意见。

但是这位邻居既没有通过规划部门的审批,也没有得到建设部门的许可,就请工人在小区内开始强行施工。施工期间,尽管麦女士不断向物业管理处以及城管部门投诉,但邻居还是将房子建起来了。不仅是屋子后面的邻居,旁边的邻居同样在自己的地盘上进行加建,原本舒适的小院子,因为邻居的私自搭建,受到影响。记者在现场采访发现,翡翠绿洲别墅区内私自加建情况非常普遍,无论是田字形别墅还是联排别墅、独栋别墅都有严重的私自搭建、改建、扩建行为。

据了解,翡翠绿洲别墅区私自搭建的情况最早出现在几年前,原本一些业主只是在花园地上加建凉亭,发现没有人管,有的业主又用玻璃将凉亭封闭,改成一间小房子,还是没人制止,最近几年更多业主就纷纷效仿,私建成风,还有业主开始用石材私建。2017年6月,南方都市报《周一见》对这一情况进行了报道,新塘镇城管中队对报道中提及的五处私建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

记者回访:旧违建未拆新问题接踵来

一年多过去,小区的环境改善了吗?立案调查的五处涉嫌违建都查处了吗?在等待相关部门处理的过程中,近日记者再次接到该小区业主的投诉。该业主表示,一年多前南都报道的五处违建至今依然没有被拆除,而小区内陆续有其他业主装修,不少也存在私自加建、扩建、改建的行为,改变原来功能布局,尤其是正在施工的翠园三街57号。该投诉业主表示,他家附近的河道也被临河的业主侵占,原本宽阔的河涌,变成了一条小河沟。

记者近日来到翡翠绿洲别墅区,发现此前报道的五处涉嫌违建确实尚未得到查处,且确实有不少业主都在忙着装修。记者来到翠园三街57号,该别墅被施工帆布包裹了起来,两位工人在现场铺地砖。在该小区的墙柱上,有一张物业公司客服中心出具的施工明细表,列明的装修内容为翻新、铺砖、吊顶等,且在明细表的末尾的注意事项中,提醒施工单位遵守法律法规,“严禁改建、加建、扩建等一切违章装修行为,否则自行承担一切责任”。

但记者走进该别墅的后院发现,该别墅的装修远非施工明细表中列出的那么简单,在后院,工人用石头加建了部分房间出来。从现场观察可见,和该别墅相邻的几栋别墅也都存在私自加建、扩建的行为,但有所顾忌,使用材料均为不锈钢和玻璃,而57号用的材料是和主体建筑同样的石材,直接在主体建筑上进行加建和扩建。

对于河道被违法建设侵占的问题,由于在采访当天,投诉人不愿现身而无法进行详细的调查,尽管河道边确实存在各种建设,但草木茂盛,已无法看出施工的痕迹,无法确认哪些存在违法的事实。该投诉人表示,向记者投诉小区违法建设的问题已面临很大的压力,不仅是日常的冷眼冷语,甚至遭到人身安全的威胁。

原投诉人不愿再谈违建

针对小区目前的情况,以及投诉人不愿现身的问题,记者再次联系了2017年向南都《周一见》投诉的业主麦女士。然而,麦女士已不愿再对记者谈小区违法建设的问题。“我也问了新塘的城管,他们说还在走程序。这个事情就算了吧,不说了。”当记者提及是否因为举报而遭受压力时,麦女士犹豫再三,欲言又止。最后麦女士对记者表示,确实有来自邻居和装修工人的威胁。

“自从上次投诉之后,后来其他邻居投诉,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也会找到我头上来。有的说给我点钱,有的说请大家出去旅游到外面走走,有时候约我出去坐坐,后来就有人直接给我发短信,把我在广州市区的常住地址、我和家里人上班的单位、职位都调查得清清楚楚地发给我,叫我走在外面小心一点。”

麦女士说,这根本就不是邻里关系的问题,而是整个小区的环境受到了破坏,而且破坏小区环境的行为都是违法的行为,她之前投诉确实因为这些行为影响到她了,但是却发展到需要邻里之间用威逼和利诱的方式来解决,她对此表示非常难以理解。在采访中,麦女士反复表示“算了,算了”,“实在不行,到时候把房子卖了算了”。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