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历史文化 查看内容

从京城户部贬至增城乌石驿丞任职14年 不患个人名利的明代清官戴冠

2019-1-6 09:26|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54| 评论: 0|原作者: 湛汝松

摘要: 《增城县志》(民国十年版,下同)卷十三《职官》的表格“明/正德朝/杂职”栏中记载:"戴冠,信阳人,三年以谪宦来任乌石驿丞。明史有传"。驿站是古代为官方传递公文和来往官兵途中歇息、换马的机构。驿丞,是官 ...
《增城县志》(民国十年版,下同)卷十三《职官》的表格“明/正德朝/杂职”栏中记载:"戴冠,信阳人,三年以谪宦来任乌石驿丞。明史有传"。驿站是古代为官方传递公文和来往官兵途中歇息、换马的机构。驿丞,是官方派出主持驿站的小吏。但是,一个只记于县志杂职栏中的驿丞小吏,为什么会传入《明史》?通过在《明史》中仔细查阅,终于在《明史》卷一百八十九《列传》找到戴冠的小传:

“戴冠,信阳人,正德三年进士,为户部主事,见宠幸日多,廩禄多耗。乃上疏极谏,略曰;“古人理财,务去冗食;近京师势要家子弟僮奴,苟窃爵赏,锦衣官属数至万余,次者系籍勇士,投充监局匠役,不可数计,皆国家蠹也。岁漕四百万,宿有赢余。近绌水旱,所入不及前,而岁支反过之。计为此辈耗三之一。陛下何忍以赤子膏血,养无用之蠹乎。兵贵精,不贵多。

边军生长边士,习战阵,足以守御,今遇警辄发京军,而宣府调入京操之军,累经臣下论列,坚不遣还。不知陛下何乐于边军,而不为关塞虑也。天子藏富天下,务鸠聚为帑藏,是匹夫商贾计也。逆瑾既败,所籍财产不归有司,而贮之豹房,遂创新库。天供御之物,内有监局,外有部司,此库何所用之。”疏入,帝大怒,贬广东乌石驿丞。嘉靖初起官,历山东提学副使。以清介闻。”

从京城户部贬至增城乌石驿丞任职14年 不患个人名利的明代清官戴冠
(民国十年版《增城县志》中的戴冠画像)


明代的户部,掌管国家土地、户口、赋税、财政等大权。刚从户部主事升为户部员外郎的戴冠,亲眼目睹朝廷“宠幸日众,廪禄多耗”等丑恶现象:感到自己责任重大,便谏言上书皇帝,痛陈“要家弟子僮奴,苟窃爵赏,锦衣官属”,批评朝廷“以赤子膏血,养无用之蠹”;揭露弄权太监刘瑾所敛之财,“不归有司,而贮之豹房”;建议皇帝反腐倡廉,维新图治。不料武宋大怒,一下子将其贬为官职最小的乌石驿丞。

从明正德三年(1508)到嘉靖初年(1522),戴冠在乌石驿丞职上长达十四年。但明史只记其被贬原因而对被贬于乌石驿丞职上却只字不提。为了弄清这段历史,又必要先研究一下戴冠被贬时所任的职位及其履职的具体地点。《明史/列传》中载,戴冠被“贬广东乌石驿丞”;《增城县志》也记其明正德三年任乌石驿丞。翻阅有关地方志书,元大德《南海志》已有增城东洲水驿和乌石马驿记载。

《增城县志》又载,明洪武三年,设乌石巡检司于清湖都,管辖县之西南甘泉。清湖、绥宁三都缉盗诰奸等政务。因此,可以断定,戴冠正德三年到任时,乌石既有驿站又有巡检司。但深入一层阅读,《职官》列表中,戴冠任驿丞十四年间乌石司都没有巡检官的记载;而嘉靖初年戴冠复出,就任李龙为乌石司巡检了。可见,当时的乌石驿站与巡检司应是合署办公,即两个牌子一套人马。大德三年到任的戴冠,也应是集驿丞与巡检两个杂职于一身了。

戴冠被贬任乌石驿丞兼乌石司巡检。但设于增城西南清湖都的乌石驿站与巡检司具体位置在哪里呢?《增城县志》卷之四《公署》最后的附录载,“乌石巡检司明洪武三年设在县西南七十里清湖都石下村,后移驻甘泉都东洲”。其实,说乌石巡检司设在石下村是个误会。1986年增城曾开展地名普查。

普查资料就有这样的记载:石下村因村前有小溪,村后有黑色大石山而又名“石溪”与“墨石”。乌石村原名张大村,明洪武三年(1372)增城在本村设巡检司,因距村西一公里处(今石下村)有一高耸黑石故名乌石巡检司。从此,张大村也得名乌石。1989年的《增城县地名志》和1993年的《新塘镇志》关于乌石村的记述也用了同样的表述。

但是,由于驿站与巡检司都早已废革,新编的《增城县志》和《增城市志》都没有乌石驿站、巡检司以及戴冠的记载。2006年,笔者曾撰散文《乌石怀戴冠》借《增城日报》与读者见面,但仍有好文史者半信半疑。近日,笔者再次约了几位爱好文史的朋友到乌石村访问。虽然,时隔500多年,知事者已不多,但能回答者都说张大村因乌石司在此而更名乌石村;

更有老者明确指出,当年乌石司就在今日乌石幼儿园右边大巷街附近。只是如今遗址上都建了民房,连一块断石残砖也没有找到。通过多种史料比对与实地民间调查,基本可以认定,旧县志因混淆了墨石与乌石的概念,把乌石巡检司误以为设在石下村。在民间调查中,还发现一个不能否认的事实,那就是知道戴冠的人,尤其是他履职于乌石时情况的人实在太少了。

这也难怪。因为有关戴冠在乌石履职的情况目前只发现《新塘镇志》在戴冠传中有一句这样的表述:“戴冠在乌石驿长达十三四年,其间修驿馆,传文化,与湛若水有往来。”原来,戴冠在户部虽然任职不长,但因表现出色很快就从主事升为员外郎。昭书一接,他立即感到自己责任重大,便谏言上书武宗。不料武宗大怒,一下将其发配到远离亲人的南蛮之地,从五品员外郎贬至九品乌石驿丞。面对被贬,戴冠心却无悔。

“四八云峰面面开,使君花底放衙回,人生岂必二千石,只看罗浮也合来。”(戴冠《寄甘惠州》)为官之志在四方,戴冠不患个人名利,纵使失去朝廷二千石俸禄,来到罗浮山下的增城也无怨无悔。知行合一。戴冠这样想,亦是这样做。他初到乌石,见驿站与巡检司治所十分简陋,为了适应管治需要和方便老百姓办事,他修建了驿馆。此时在京师任翰林编修的增城甘泉都人湛若水,曾专为其撰写了《乌石马驿记》,对此作了一些披露。

一个被皇帝亲自从京城贬至乡间的谪宦,地方官员谁敢表彰其功绩?但仔细查读增城的历史大事记,大家还可从空白处悟出点滴。明初,增城社会治安甚乱。乌石司管辖的增城西南部地区,元残部经常作乱于东江;匪贼也经常在东江及南香山一带抢掠。洪武年间,更有东莞苏友兴作乱,隔江甘泉都沙贝(新塘)的农民渔夫亦有跟随。

而戴冠在乌石履职十四年间,所辖区域却没有任何动乱记载。一个地方官员,能让其管治之地平平安安,百姓安居乐业。这就是老百姓最大的希望。戴冠,不愧为老百姓爱戴的亷明好官。嘉靖初年,世宗重新起用戴冠,任其为山东提学副使(大概相当于当代主管政法和教育的副省级官员),也是对一个贤官有力的证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 2018年广州市房屋租金参考价发布 增城区11
  • 增城区永宁街凤馨苑社区开展多项志愿服务
  • 《增城区促进科技创新发展扶持办法》:发展
  • 增城区公路管理站养路夫妻王国强和子姚秀兰
  • 2018年增城区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4.6万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