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增城区正果镇兰溪村畲族村 是那只千百年来畲族人希冀腾飞的凤凰

2019-5-12 19:37|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59| 评论: 0|原作者: 刘修建

摘要: 汽车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小心翼翼地行驶着。窗外,云雾缭绕的山岚,陡峭险峻的山崖,葳蕤茂密的山林,形态各异的山石,五颜六色的山花,淙淙流淌的山泉,还有在山谷上空自由翱翔的山鹰,都叫人惊呼不已。而每到一个 ...
汽车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小心翼翼地行驶着。窗外,云雾缭绕的山岚,陡峭险峻的山崖,葳蕤茂密的山林,形态各异的山石,五颜六色的山花,淙淙流淌的山泉,还有在山谷上空自由翱翔的山鹰,都叫人惊呼不已。而每到一个急拐弯处与来车相会时,眼见得汽车的轮胎贴着悬崖峭壁慢慢挪动,那几分钟的艰难和危险,又着实叫人紧张不已。好在司机态度温和,技术娴熟,处事从容,一路也都是有惊无险。

终于,在拐过了128道弯后,于正午时分,我站在了位于罗浮山西北麓大山深处的广州市增城区正果镇兰溪村畲族吓水合作社路口的大榕树下。大榕树树干粗壮,树冠宽大,枝繁叶茂,怕是有好几十年的年龄了。她就像一位年长的老妈妈,静静地站在村口。也许,她在盼望着在这一条联通着镇上和区上乃至天南海北的水泥公路上,在纷至沓来的众多游客里,悄然而至的子孙们;也许,她在清凉的山风中,回忆着刀耕火种的岁月,慢慢咀嚼起畲乡这许多年来喜人的变化。

大榕树附近公路的两旁,是一些乡民摆放的畲乡土特产摊位,有红红的柿子,黄黄的番薯,乌黑的橄榄,青黄的梅子,翠绿的观音菜,大个的花生,小个的油甘果,还有很多不知名的水果、蔬菜和药材。我随口问一位年轻女子:“这些都是你们自己家种的吗?”女子莞尔一笑,自信地回答:“当然是自己家种的!您可以尝尝。”

她接着又说:“北回归线从我们这里穿过,所以我们这里的东西,不管是水果、蔬菜还是药材,那都是最好的。特别是我们的米酒,都是用纯净的山泉水酿造的,醇香甘甜。我们也网销和网购呢。”普通话还挺溜。我看了看她的衣着,完全是汉家女子的打扮,不免好奇地问:“你是畲族吗?”她爽朗地笑起来,自豪地说:“我当然是畲族,地地道道三公主的后人。不过,最近这些年,我们畲乡的条件变好了,也有不少山外汉族的女子嫁过来。我们平常都是穿汉族服装,只有本民族节日时,才穿凤纹装。”

三公主?凤纹装?看来,这畲族村——广州地区唯一的少数民族村落,一定有许多美丽的故事。摊位的东面是祠堂。祠堂前的柿子树上还挂着十几个小灯笼似的红红的柿子,几米远白色的墙壁上,是一个大大的蓝色“畲”字,这让我想起山坳里一小块一小块金黄的稻田。祠堂前禾场的中央,是用三色鹅卵石拼成的一幅“凤凰展翅图”。据说,凤凰是畲族的图腾,是畲族的始祖母高辛皇之女三公主的化身。

我不知道,当年的畲族始祖盘瓠王是否真的是苍龙下凡,是否因生咬燕王头而立下大功得高辛皇驸马之许;我不知道,当年的畲族始祖母三公主是否真的是凤凰转世,是否于龙犬变人第六日揭开金钟罩而误使龙犬化身狗头人身;我也不知道,这一支畲族人在明朝时期从湖南潭州府迁徙而来的路上,经历了怎样的山高水长和艰难跋涉。但可以想象得到,解放后尤其是改革开放后,在这深山老林,修路通车,引水通电,建房修舍,遇到过多少不为人知的困难和艰险。

也可以想象得到,当公共汽车翻山越岭来到畲乡的村口,当明亮的电灯照亮畲乡的夜晚,当自来水哗哗流进畲民的水缸,当朗朗的读书声唤醒山边的云霞,当电话铃声向山外传送着美丽的传说,当崭新的楼房矗立在古老的山脚,当互联网把畲乡的特产销往天南海北,当五星红旗每天随着朝阳在山坡上升起飘扬,畲乡的父老乡亲是怎样的喜悦和向往。

祠堂的正前方是一方水塘,水塘里游动着五彩斑斓的锦鲤,塘的周边种满了荔枝、龙眼、杨桃和黄皮。左边是山,前方是一块山坳里的平地,也是种满了各种果树和蔬菜,绿油油的。右边是一栋三层小洋楼,院子里的荔枝树下,石凳、石桌很是大气,石桌上摆放着一套茶具,典雅中透着古色古香,使人不由自主地想坐下来品茗观景话桑麻。

主人家正在吃午饭,见有人来,便热情地迎出来,盛情邀请一同就餐。我连忙道谢,好奇地询问了这位80后主人的情况。原来,这位畲族小伙以前在外面打工,现在回乡弄起了果园,办起了酒厂,开起了畲族民宿,还时常到山上采挖一些野生药材来卖。小伙子特意从废弃的老屋场刨来了一些石臼、柱墩放在民宿的墙角,说是提醒大家不要忘了以前住洞穴茅屋、刀耕火种的日子,不要忘了畲家走过的路。

站在民宿三楼的天台上,小伙子笑着端来一杯米酒,很亲切地说:“这是我们自家酿造的米酒,您尝尝。”我随手接过酒杯,顿时一股特殊的酒香扑鼻而来。轻轻地泯了一口,一股甘泉一缕醇香缓缓流入身体。“好酒!”我微笑着点头。小伙子指着不远处的山峦说:“我们的酒都是用我们自家种的稻米和山上的泉水,辅以畲族独特的祖传配方酿造的,所以有些不一样。”

“三公主的配方?”我们相视一笑,在这阳光闪耀的风里,在这醇香流动的酒里,我们似乎已经成为知己。循着山泉汇成的小溪,我找到了溪边的“畲族民俗馆”。那一张张图片,那一件件物品,那一个个故事,让畲族的历史从高山之巅化成这一条不屈不挠的清亮小溪,汩汩地从我的心底流过。

顺着小溪往下走,就听得泉响的声音。下得台阶,透过树叶间隙,但见一座悬崖横亘在小溪面前,小溪却并未停止前进的步伐,顺着峭壁急流而下,在红褐色的石面上趟开了一条晶莹的小路,然后直下山谷,形成一幕壮观的飞瀑。在轰然的巨响中,摔得粉碎的山溪,又重新聚合在一起,缓缓地轻柔地流出山谷,流向远方。蓝天下,有雪白的芦花在摇曳。

有几位女子穿着畲族的民族服装在泉水边拍照,红衣青裤映照青山绿水,美丽而自然。她们头上的凤凰银饰,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是闪闪发光,熠熠生辉。那红色的凤冠,银色的翅膀,活灵灵一只昂首向天,展翅欲飞的凤凰。这山,这水,这人,不就是一幅绝美的畲乡水墨画吗?如今的畲乡,不正是那只千百年来畲族人希冀腾飞的凤凰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 增城童年记忆:新塘卜卜榄吃得过瘾 是用甘草
  • 增城区石滩镇的"三江大包"皮厚馅多手掌
  • 传承三百年:增城区派潭镇双合寮村的村民 在
  • 增城区荔城街五一村安置新社区顺利完成分房
  • 增城区退休护士巫秀珍用心守护患者健康36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