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观点社论 查看内容

增城市挂绿湖等“造湖模式”频引争议 专家提醒应警惕各区攀比和扩容湖面

2014-8-5 06:43|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700| 评论: 0|来自: 《小康》

摘要: 广州一区一湖已成定局,造湖运动大有“比大”的趋势,是完善城市功能,还是助推地产经济?众说纷纭。造湖之后的维持费用将由谁来买单,则成了无人愿意回答的暗疾.人工造湖,既能改变景观,又能拉动经济。因此,在城 ...
广州一区一湖已成定局,造湖运动大有“比大”的趋势,是完善城市功能,还是助推地产经济?众说纷纭。造湖之后的维持费用将由谁来买单,则成了无人愿意回答的暗疾.人工造湖,既能改变景观,又能拉动经济。因此,在城市中人工造湖备受地方政府所爱。

湖能够调节一个城市、一个地区的小气候,每一个湖都像一个天然的大空调,能够缓解城市“热岛效应”,附近地区的温度和湿度都会有所改观;另一方面,湖本身也具有美化城市的功能,可以成为城市名片,助推旅游业的发展和产业集群效应。广州市前市长万庆良主政广州期间,在城市建设方面最突出的便是造湖工程。

2012年,《广州2012年城市建设亮点项目》中,出现了6个人工湖建设计划,广州市政府办公厅相关人士表示,此轮造湖工程是继1958年大规模改造水环境以来,广州又一次大规模的“治水新政”。近期,记者从广州市水务局也确认,根据规划,广州市2014年新修的人工湖包括花都湖、云岭湖、金山湖等共6个。围绕人工湖,广州正在进行新一轮的产业布局。

如果“湖城”的规划顺利实施,将为广州增加产值过千亿元。无独有偶,除广州之外,西安已建、在建、规划建设的人工湖已达28个,湖水面积达30平方公里左右,超过了5个西湖,总计造价近百亿元,遍布西安的城区与近郊。然而,无论是在建还是规划之中的各大湖,多以“城市建设项目”的身份亮相,有专家质疑水利并非造湖初衷,实为拉动经济和面子工程。

水利还是景观?

2014年7月5日下午,记者在海珠湖看到,炎炎烈日阻挡不了市民周末追求“湖”“绿”的决心,数万人挤在湖水小桥之间。“海珠湖建在市中心区,这里繁花茂盛,有湖水,偶尔还能看见鸟儿,平时忙于工作的人可以在周末带着小孩来休闲一下。”年轻游客陈宾告诉记者,以前周末带小孩出去玩都要跑出市区,现在方便了许多,而且海珠湖够大,绕湖骑自行车都可以骑一天。

记者沿途看到,除了许多卖小吃和玩具的摊位之外,还有多个自行车出租的档位。老板说,周末生意不错。海珠湖总面积约1500亩,初建时官方的宣传称海珠湖在水环境改善方面有三个作用:一是解决城市防洪排涝的问题;二是通过开挖湖区,连通整个海珠区内水网,使几大河涌与雨洪调蓄区相连,共同发挥调蓄作用;

三是调水补水。但事实上,海珠湖建成之后,与其相邻的万亩果园却被置于生死存亡边缘,万亩果园的大量水域被填埋,原有水网被阻断,海珠湖与周边万亩果园的河涌间新建了数十个水闸,由于担心污水进入新建的海珠湖影响景观,长时间不开启,使本来已严重污染的河涌水排泄不畅或成断头涌、浸死果树,给万亩果园带来毁灭性影响。

珠江水利委员会珠江水利科学研究院水利工程研究所副总工程师杜河清表示,海珠湖湖区水质不佳,说明海珠湖对水质净化作用非常有限。而观察大塘涌和上涌可以明显发现,这些河涌的截污并不彻底,海珠湖也面临着汛期要么开闸纳污,要么关闸拒污,那样就失去了湖区调蓄的功能。

这个曾被广东省领导称之为生态建设典范的海珠湖,最终未能达到官方之前高调宣称活水净水以及蓄水的综合功能。无独有偶,在广州,现已开放的白云湖也因“多头管理”而受到企业、餐馆私排污水污染。无论是海珠湖还是白云湖,自2011年下半年正式开放以来,都没有起到其原规划所设计的生态水利功能,这使时下广州正在进行的造湖工程受到了市民和舆论的广泛质疑。

目前,新建的金山湖、凤凰湖、海珠湖、白云湖、云岭湖、花都湖和挂绿湖都已经开放或部分开放。面积达到5-6平方公里的九龙湖和智慧东湖也于2012年开建,番禺湖、花地湖、龙头湖、南沙凤凰湖也在规划之列。一场被外界称为“造湖运动”的人工湖建设在各区高潮迭起,虽然也多有“综合性水利工程”的名头,但被强调更多的是其景观、生态调节功能,其后是生态改善带来的土地升值。

广州市水务局卢少琨处长对记者直言,“造湖运动”的提法不准确,更应该看到近年来广州在治水方面取得的成效。面对公众的质疑,广州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在审批每一个人工湖建设项目时,都会考虑工程实施后能否提高相应流域内的防洪排涝能力,完善防洪工程体系,能否保护受益地区工农业生产和居民生命财产安全;技术是否可行,经济上是否合理。此外,也会考虑工程实施后能否改善周边环境,产生良好的社会效益。

助推地产经济

“自挂绿湖开建以来,周边的高档楼盘价格疯涨,我家好几栋房子拆了得到的补偿还买不起一套。”增城罗岗村村民陈芸对记者说,前两年由于村庄大面积同时拆迁,即使是同一楼盘,每天送到家的广告单的房价都不一样。“简直是日新月异,感觉很快就没有房子卖了。”4月份她看中了一套,100多平方米挺新挺好的房子,还带花园,一看要价60多万,没舍得。“等到6月份,房都要六七十万了。7月的时候,又涨了,我妈妈终于忍不住了,80万买了一套。买了房子,安心一点。”

记者了解到,位于挂绿湖畔的碧桂园豪园一手房2013年中旬仅5000到6000元,现在都已在万元以上了。挂绿湖改造涉及65平方公里、94个自然村、3万多人的拆迁。政府在动迁期间被曝出使用“连坐”的方法逼迁。主导挂绿湖项目的原广州市副市长、增城市委书记曹鉴燎于2013年12月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被立案调查。
12下一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矛盾交织叠加:广州增城区司法局行政复议机
  • 探究八仙故事形成之前 何仙姑的原初面貌 增
  • 信托出手解困“增城海石洲悦”等停工楼盘
  • 增城区永宁街陂头村 爱树护树融入血脉 后龙
  • 陈乐中忆述和增城区小楼镇何仙姑家庙的特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