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增城市三江平原那条慢慢凋谢的远江河 试问何时才能将活水引进 让其再现灵气

2014-8-6 17:18|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243| 评论: 1|原作者: 姚锦波

摘要: 远江河是增城市增江河的一条支流,它从三江平原北面的沙塘墟入口,弯弯曲曲绕过十几条村庄向西南流淌,从三江平原西边的水门头汇入增江河下游高门支流,全长二十多公里。儿时,它绕着故乡的西边静静地流着清辙的河水 ...
远江河是增城市增江河的一条支流,它从三江平原北面的沙塘墟入口,弯弯曲曲绕过十几条村庄向西南流淌,从三江平原西边的水门头汇入增江河下游高门支流,全长二十多公里。儿时,它绕着故乡的西边静静地流着清辙的河水,它养育着家乡的一草一木,滋润着每一个村民,孕育着我们童年的梦想。它是我的母亲河。

儿时,我们喜欢到河里钓鱼。河水向南急流突然拐弯转向西流,形成一个弯曲宽阔深水的河面。村里人叫它麻石头。这儿是鱼儿汇聚的地方,也是我们钓鱼的好去处。抛下鱼杆,要避免嘈杂将鱼吓跑,凝神静心盯住浮标,等待鱼的上钓。浮标动时,太快起杆钓不上魚,太慢了又让鱼跑了,只有稍纵即逝间才可把鱼钓上。

有时,我们一个半天也钓不到一条小鱼;有时,我们钓到鲤鱼、鲶鱼、鳝鱼等,忙得不亦乐乎;有时,鱼线让鱼咬断了,气得诅咒。我慢慢地感悟,钓鱼磨砺着人的心性和耐性,培养着人的灵敏度,那是一项修心养性的户外活动。儿时,我喜欢到河边摘水蓊花、水蓊果。河两岸长满了高大盘曲的水蓊树,它们为水而生,依水而蔓,而茂盛,而生长,或平行于水,或倾斜干水。

每到春季,满树繁花,花蕾成团集簇长在宽阔而茂密的绿叶里。花蕾长到绿豆般,那是摘水蓊花的最好时节。此时,家家户户都釆摘一些水蓊花晒干,以作药用。水蓊茶淡苦甘甜凊香,被誉为“民间凉茶”。它又是防病治病的天然良药,喝一碗金黄色的水蓊花茶,消解身体热毒、头痛发烧。

水蓊花与菊花煲茶喝,可是村民治疗风火牙疼的偏方。我与小伙伴一起摘水蓊花,摘了一棵又棵,天天摘几大萝,把它晒干后留点家用,大部分拿到墟里的药材铺卖。每每都能分几块钱,对于困难时代的穷孩子,得到水蓊花赠予的一笔小财富,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可算是天大的乐事。

几天后,水蓊花开了,它没有木棉花那般火红焰放,也没有白兰花那般洁白郁香。树上开着密密匝匝米色小花,淡淡的清香缭绕,随风飘香。它显得那么平凡,那么淡雅。秋日来临,树上水蓊果挂满枝头,酸甜可口,诱人垂涎。伙伴们爬上树去摘水蓊果吃,树俏上摘不到的就摇下河里,一阵下雨般的脆响,河面立马浮起密密麻麻的黑红熟透的水蓊果。

我们像蛙般跳下水,一边游着一边捞着水蓊果吃。吃腻了,就攀住横在河上的树枝,在水面来回地荡着秋千,十分惬意。水蓊树与平静的河面的另一个自己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像两个亲兄弟,更像两个老情人,细说着忘年的情愫。它们随水而生,而动,比人类更懂得依水而居的乐趣。《诗经》云:关关睢鸠,在河之洲。河边的水蓊树是真正有品位的懂生活的隐士。

儿时,我喜欢到河里看龙船。静静的的远江河迎来五月的喧哗。河水涨了,河面宽阔而丰满,河水荡漾奔流,像阿娜多姿的姑娘。五月初一,龙船鼓响。全村东西南北四方的龙船齐下水,浩浩荡荡划至神庙附近,坐头的依次上岸,入庙祀拜神灵,祈求获胜和吉祥。每条龙船几十人,都是各方挑选出来的壮汉与彪悍的男子。

凡是上了龙船的人,每时每刻都不敢怠慢。如果一旦被“清桡”出来,不仅自己脸见不得人,同时还要受到亲朋好友的嘲笑,做父母的也会感到脸上无光,姑娘们更瞧不起他。一条龙船划桨的分坐两边,中间是一位击鼓的总指挥,稍前还有一位打铜锣跳龙船头的人。比赛前要进行训练,一般是在河中单独训练,有时和单个的龙舟进行一对一斗快。

从新埠头扒到马石头顺流而下,从马石头扒到新埠头逆流而上。锣鼓喧天,整齐的桨一上一下地扒,时而吆喝一声“扒——呀——扒”,整齐奋进,气势如虹!一连几天,我和伙伴们追逐着龙船,一边唱着:扒呀扒,扒到马石头;掉个头,扒回新埠头;扒得快,抢得大彩头。五月初五,龙船竞赛日,也是全村人的节日。午时,全村男女老少几千号人齐聚河岸,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竞赛在十分激烈的气氛中进行,船上的健儿们倾尽力气边划水边呼唤,岸上的村民为自己那方的龙船呼号助威。锣鼓打击旋律激情澎湃?,水手们齐声号子排山倒海,四条龙船象一块四彩的飞毯一般竞进!经过角逐,胜利者夺得标旗,举行放电影和酒宴。此后,有龙船出访他村的,也有他村龙船来访的。直到到五月十五,扒龙船才告结束。扒龙船沿袭千百年传统民俗,包含着深厚的地方特色和传统文化底蕴。

童年的远江河,已风吹雨打去了。1975年初,增江河初溪河段改道,将远江河断流了。它静静地死了,变成一条鱼儿无法生存的瘀失臭水河;水蓊树枯死了,能活着的几棵水蓊树也是残枝败叶;龙船早已销声匿迹。“问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这是亘古的诗句,也是亘古的警言。试问天公,何时能将活水引进远江河呢?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记忆删除中 2014-8-6 23:03
同感!我也是在这条河岸长大的!

查看全部评论(1)

  • 历经霜冻和吸收天地养分 生长周期长造就增
  • 增城区荔湖街的合景臻湖誉园 虚构地铁站名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