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观点社论 查看内容

增城法院对富豪抱女孩跳水库致死案的轻判 不是简单民事而是公诉案件!

2014-8-18 07:22|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345| 评论: 0|原作者: 网友综述

摘要: 2014年8月13日媒体报道:一名房企老总在水库戏水,看到旁边有妙龄女子,就想跟她开个玩笑,突然抱着她跳进水里。但这个玩笑闯下大祸,女子因不懂游泳而溺水身亡。近日,广州市增城法院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被告人何某锋有 ...
2014年8月13日媒体报道:一名房企老总在水库戏水,看到旁边有妙龄女子,就想跟她开个玩笑,突然抱着她跳进水里。但这个玩笑闯下大祸,女子因不懂游泳而溺水身亡。近日,广州市增城法院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被告人何某锋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两年。何某锋现年35岁,澳门人,在广东佛山经营房地产生意,是两家企业的老总,还是佛山市政协委员。

在看到那句何某锋积极与被害人父母协商赔偿事宜,在支付了500万澳门币(约合386万元人民币)后,最终获得了被害人父母的谅解,我不由怀疑,如此昂贵又廉价的谅解真的有用吗?是不是如果以后富人想要犯罪,只要一句“玩笑杀人”,并赔偿巨款,就可以就此逃脱罪行?难道真是有钱不仅能使鬼推磨,还能让法律也推磨?

现在这个社会,高尚的伟人已经几乎灭绝,在万能的金钱面前,维持高尚和尊严并不容易。社会风气如此,正是无钱寸步难行导致了人心的变质。这名可怜的花季少女的父母,他们收了这笔钱,我们没法指责他们什么。但是,每当看到这种现象,我的心里又感到深深的悲哀,有钱有势即是强者;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也许今天被社会所吞噬的只是这么一家人,他们选择了对现实无奈的妥协。然而,何尝这又不是另一种折射呢?也许,当金钱达到了一定的底线,人人都可能选择对金钱低头。即使这名政协委员赔偿了巨款,法律的判处也太轻了,能够随便和陌生女子开这种玩笑的人,我们可以想象到他平时拥有怎样的狂妄和恶习,而就是这样人品可能存在问题的人又是怎么成为政协委员的?

最可疑的是,女子沉下水底到溺亡,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这当中,何某锋是否存在见死不救,或者没有积极去救人的嫌疑?何某锋与女子是否真的素未相识,而不是趁机杀人?家属能够谅解,法律却不该为此轻判。那毕竟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岂能是一句玩笑,赔偿386万就能协商解决的?法律,岂能如同儿戏般可笑?

如果有恶人跟风效仿,也借机杀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赔偿死者家属巨款就能万事大吉,那还需要这种形同虚设的法律来做什么?《刑法》第233条规定:“过失致人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但是,像这样的情况,已经不属于情节较轻的了。无缘无故去抱陌生女子,已经属于恶意调戏猥亵良家妇女,而且最终还导致了女子的死亡,难道还不算草菅人命吗?

在明知有一定危险性的情况下,何某锋还是强行抱女子跳入水库,此等恶行,理应罪加一等,而不是得到了家属的谅解就了事。最后,我不禁想这么问:中国人的生命,是能够明码标价的吗?有钱杀了人就能后顾无忧逍遥法外了吗?也许,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才是中国最大的玩笑吧?也许,杀人偿命才是最大的公平,因为不存在钱权交易,也不存在对法律的亵渎。

广州增城法院轻判抱陌生女孩跳水库“开玩笑”致人死亡的何某,网上一片哗然,有律师在网络上发文认为是过失杀人,也有很多人认为是间接杀人或猥亵妇女,这些对该案定性的看法都是错误的。该案的性质不是“过失”、“间接”之类,也不是“猥亵”,是危害社会公共安全,其危害性远超过前两者,是一种性质很严重的犯罪。

如果定性不准,失之毫厘差之千里,量刑自然也就会出现很大的偏差,这是广州增城法院对该案的判决引起社会广泛质疑的原因。何某抱陌生女孩跳入水库,不管其动机是不是“开玩笑”,不管是有没有邪念,不管预没预料到女孩不会游泳,会不会出现严重后果,不管事后进行了如何“巨额”赔偿,也不管受害人家属如何“谅解”、“私了”,都改变不了其行为本身是一种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行为。

因为何某当时是具有完全清醒的行为能力,没有任何其他不可抗力因素的影响导致其行为发生,是一种主观故意行为;且在公共场合抱人跳水的处所是水库,水库不是游泳场所是危险水域,禁止游泳是常识,也就是说何某故意强制他人的行为使他人处于危险境地,即便这个人会水性,也不改水库是危险水域的属性,实施的对象和造成的后果只是量刑上的考虑,丝毫改变不了其行为危害公共安全的性质。

这就好比在公共场合把路人推向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把汽油浇到路人身上一样,是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侵害的对象是具体的某个人,但侵害的实质是人的人身安全,在公共场合侵害的就是公共安全,这是行为本身的性质决定的,后果是什么都不改变这个性质。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案件是公诉案件,不是民事案件,当事方是不能法外“和解”私了的,必须提起社会公诉,因为何某的行为本质上是对社会的危害。广州增城法院对该案的判决已属荒谬,律师的认识也如此不到位,只有一声叹息。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 何仙姑考究:除广东增城说之外 还有广西 福
  • 何仙姑的籍贯和成仙地点非增城区小楼镇独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