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观点社论 查看内容

原增城市委书记曹鉴燎案件的亮点:上级给下级送钱搞腐败 有染的11名女性

2014-8-24 09:24|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917| 评论: 0|原作者: 毛开云/殷国安

摘要: 2014年8月23日媒体报道,“双开”(开除党籍、开除公职)一个月后,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的贪腐路径浮出水面。接近广东省纪委人士透露:“初步调查,曹鉴燎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钱物折合人民币7000多万,另有2亿涉案 ...
2014年8月23日媒体报道,“双开”(开除党籍、开除公职)一个月后,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的贪腐路径浮出水面。接近广东省纪委人士透露:“初步调查,曹鉴燎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钱物折合人民币7000多万,另有2亿涉案金额正在进一步调查取证中”。此外,该人士还透露,曹与共计11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

“老虎”已经“打”到正国级的周永康,“苍蝇”被“拍”早已不计其数,而“蝇虎”的另一面——与他们长期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的人,到底是些什么人?姓甚名谁?有啥来头?干什么的?诸如此类的这些讳莫如深的东西,同样能引起公众的关注兴趣。曹鉴燎与11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这11名女性到底是何方神圣?

曹鉴燎与11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说明曹鉴燎不是一个好东西。一个巴掌拍不响,也说明这11名女性高尚不到哪儿去,甚至恬不知耻、厚颜无耻。与他人长期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的女性,至少说明其道德败坏、品行低劣,没有家庭美德和社会公德,如果还有权色交易等腐败问题,那就更是涉嫌违纪违法。对于没有流动道德血液、涉嫌违纪违法的女性,公开一下她们的相关情况,有啥不可?

“打虎拍蝇”,百姓欢迎;但只是“打虎拍蝇”,而对“蝇虎”的情妇、“二奶”以及与他们长期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的女性不进行查处,甚至连这些女性的一点情况都不公开,想必公众也会有意见。适时适当公开这些女性的情况,至少有三个好处:第一,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条可能有价值的反腐线索;第二,有利于整饬官场歪风、纯洁社会风气;第三,可以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有资料显示,在被查处的贪官中,95%都有情妇;腐败的领导干部中,60%以上与“包二奶”有关;在近期打掉的“老虎”和“苍蝇”中,不少都有“通奸”行为。由此可见,“蝇虎”非常猖獗,“‘蝇虎’的另一面”同样猖獗。只有将“蝇虎”和“‘蝇虎’的另一面”一起打掉,才能实现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的目标,这也是建设和谐社会、法治中国的题中之意。

与他人通奸,曹鉴燎不是被通报的第一人。2014年6月5日,中纪委在通报落马官员戴春宁的问题时,首次使用了“与他人通奸”的措辞。从目前的情况看,曹鉴燎在通奸排行榜上暂居第十。当然,在“十贪九色”的现实语境下,相信拔出“贪官”带出“色”的记录还会不断刷新。

“通奸”频频出现在违纪违法党员领导干部的通报中,说明官员“通奸”已绝非是“生活作风问题”这么简单,也不是“长期与女性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这样暧昧。事实也一再证明,官员“通奸”背后,往往都并发权色交易行为。从通报内容推断,一个多次收受他人贿赂的巨贪,与多名女性通奸,想必也难逃“权色交易”窠臼。否则,一个相貌平平之人,又凭什么能“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显然,曹鉴燎的“魅力”来自他手中的权力。也正是在权力荷尔蒙的诱惑下,这些女人才愿意用姿色去兑换权力吸金的快感。其实官员和情妇的关系,靠的就是一个“欲”来维系,官员想的是性欲,情妇要的是物欲。两者为了各取所需,一个用权力来征服美色,一个靠美色来掌控权力。

由此观之,官员与他人通奸,看似你情我愿的乱性游戏,其实却是一场权色苟合的腐败交易,最终都得由金钱来全程买单。官员屡屡在巴掌大的地方犯错,从中足以窥见官德滑坡的严重程度。而纪检监察部门密集通报官员通奸,无疑为广大党员干部敲响了道德警钟:只有常修从政之德,自觉抵制美色诱惑,才不会在“通奸榜”上亮相丢丑。

然而,大家觉得曹鉴燎的最大“亮点”是:曾给下级送钱3000万。20世纪90年代末,曹鉴燎进入天河区政府系统,何继雄是曹鉴燎进入天河区政府班子后亲自提拔上来的沙河镇镇长。曹鉴燎还给何继雄送钱3000万元,收买何为他效力。这样的事没听说过,但也能理解。

一是,从动因看,如果希望从下级官员那里取得利益,当然需要买通下级,仅凭权力已经不够了。曹鉴燎从沙河镇提拔到区里,他深知要继续控制这块肥肉,当然就需要买通接任的镇长。二是,从投入产出比来看,如果希望从下级的管辖区获得几倍于3000万的利益,他投入3000万就是合算的。我估计,曹鉴燎给何继雄送出的3000万早已收回,而且获得了更大的利益了。可见,上级给下级送钱的结果是“双赢”——当然,现在变成了“双输”。

但是,上级给下级送钱毕竟少见,因此值得解读。这里,第一说明曹鉴燎在搞腐败时遵循“经济规则”,不以权压人,而是愿意以“投入”换“产出”;第二,我们也看到另一种官场“团结”,这里没有党性原则,没有上下级的界线,只有在腐败链条上结成的互惠互利,大家团结起来搞腐败。

而这样的官场“团结”,我们并不鲜见,例如,在黑龙江绥化马德卖官案中有一个“花絮”:某镇党委书记上任伊始,觉得和四把手很投脾气,于是明白地告诉他,你去竞选镇长吧,我来帮你在上面找路子,钱我先给你垫着。对此,绥化一位处级干部说:“这也是为了‘稳定’,这样四把手当上二把手,岂有不配合工作之理?

而班子队伍稳定了,特别是结成了利益共同体,成了自家‘圈内的’,这官位才坐得稳,就是收钱也收得稳。”“团结起来搞腐败”,还真让我们觉得,对于领导班子的“团结”不能不加分析地喊好。团结起来是必要的,但有时候也要警惕产生负能量。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增城区根雕非遗传人吴金石的根雕世界 实力
  • 广州增城业主半价卖房 遭遇其他业主围堵讨
  • “三个度”见证广州增城交通翻天覆地 29个
  • 白江、简村、南坣、群星、城丰,“闷水”的
  • 增城区石滩镇麻车村古法酱油酿造技艺传承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