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观点社论 查看内容

“拒绝提拔”的原增城市委书记曹鉴燎实为“拒绝让权” 并且折射出畸形政绩观

2014-11-12 16:09|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833| 评论: 0|原作者: 刘大山/茶疆

摘要: 2014年10月份,广州原副市长曹鉴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为官近30年的曹鉴燎历任镇党委书记、三个区一把手,又官至副市长,在新城开发、旧城改造中滥用权力疯狂敛财,涉案金额高达近3亿元 ...
2014年10月份,广州原副市长曹鉴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为官近30年的曹鉴燎历任镇党委书记、三个区一把手,又官至副市长,在新城开发、旧城改造中滥用权力疯狂敛财,涉案金额高达近3亿元。为坐地敛财,曹鉴燎三番五次拒绝组织提拔。尽管近两年被抓的贪腐官员如过江之鲫,曹鉴燎案“亮点”之多仍令人咋舌:3亿涉案金额、将腐败当产业运作、上级给下级送钱等等。

这其中,最令人拍案惊奇的是数次面对升迁调令时,他都断然表示“不愿意”。当官当到这份上,不说空前绝后,也是当世罕见。新闻中有个细节极其讽刺,村民回忆称:“20多年前曹鉴燎通过下属让我们联名写信挽留他,当时不懂什么意思,现在想来真是荒唐。”舍不得走,不是不喜欢更高的权柄,不是想扎根基层为人民服务,而是因为当时的位子“含金量”更高。这正应了民间俗语:宁坐肥的椅,不做大的官!

曹鉴燎纵横官场30年,可谓边腐边升的典范。其中首要原因是以前反腐力度不够,制度篱笆不牢,但有些地区选拔干部时遵循的畸形政绩观更难辞其咎。长期以来,经济发展是考核基层领导干部的主要依据,GDP成了一俊遮百丑的硬指标。曹鉴燎的贪腐产业链经营得风生水起,土地拍卖、开放、炒作一条龙,别的干部啃不了的硬骨头,换他来迎刃而解。

在上级眼中,这样的干部自然是“能人”,当然要重用,而背后有多少肮脏交易、伤害了多少群众利益、侵吞了多少国家资产,都被华丽的报表掩盖。曹鉴燎拒绝提拔是“按经济规律办事”,后来又同意提拔了,是发现了更赚钱的机会,也是“按经济规律办事”;而上级之所以提拔曹鉴燎,同样是“按经济规律办事”。可以说,是畸形政绩考核纵容了曹鉴燎,造就了曹鉴燎,最终也毁了曹鉴燎。

2013年,由清华大学、上海财经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等院校学者组成的研究团队发表了一份调查报告:统计过去10年间中国283个中小城市市委书记、市长的政绩和升迁结果:“如果领导任期内GDP增速提高0.3%,提拔概率高于8%;而那些注重民生和环保的领导,升迁概率是负值。”这样的结果令人痛心——后者未必都是清官,但前者热衷于大拆大建的,贪腐违法几率也同步增加。

去年年底,中央发文提出政绩考核要突出科学发展导向,选人用人不能简单以地区生产总值及增长率论英雄;今年十八届四中全会上决定提出建立重大决策终身追责制度。一系列举措给那些表面看“有魄力、有能力”,实际上或追求短期政绩,或谋取个人利益的官员敲响了警钟。考核评价体系重建,曹鉴燎之流的优劣要重新认识,坐地生财、拒绝提拔的戏剧情节应该只存在于舞台上、小品中。

案件本身的看点,并不只是曹鉴燎贪腐数额巨大,更引人注目的是其任沙河镇镇“一把手”期间屡次拒绝组织提拔,只为留在基层一心“敛财”。显然,曹鉴燎并非高风亮节,而是将公权当作“敛财工具”,不肯放手。屡拒“升迁”机会,只因金钱诱惑大过“官位”。其中不难看出,曹某早已把组织的栽培和信任抛之脑后,忘了自己的公仆本色。

有着高级经济师资格的他,却将专业知识用于中饱私囊,无论是出让土地,还是项目开发,打着发展与改造的旗号,却擅用国家利益巧取豪夺。毫不夸张地说,曹某的行为与其说是“疯狂”,不如说是“嚣张”,为官30载却贪腐20年,不断变化“手法”来满足一己之私,不难想象,这样满心钻营的人,谈何“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纵观案件始末,拒绝“提拔”,仅仅是曹鉴燎的一面。与大多数贪腐官员一样,曹鉴燎贪财好色、“门客”众多。权钱交易在他看来,已是自然,既被“照顾”当然要“感恩”,正如曹自己所言:“跟老板混在一起,慢慢就会职务不分、身份不分、立场不分、吃喝不分、钱财不分,慢慢就把自己和他们等同起来了。”不难看到,思想和身份的双重错位,是导致曹鉴燎不断上演“疯狂闹剧”的直接诱因。

但在曹的“疯狂”背后,尤须反思缘何其能够“边腐边升”。假若不是冼村班子被一锅端,曹鉴燎仍旧会戴着面具继续表演下去,当“权力”无法满足“私欲”时,曹便会将重心转嫁到“提拔”上来,若是那样势必后患无穷。对付曹鉴燎之流,还须从严格日常监督与完善考察机制上来着手,打破“唯能者上”的单一标准,不但要看表面“实力”,更要看真实的“定力”,以此才可谓全面认识干部。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矛盾交织叠加:广州增城区司法局行政复议机
  • 探究八仙故事形成之前 何仙姑的原初面貌 增
  • 信托出手解困“增城海石洲悦”等停工楼盘
  • 增城区永宁街陂头村 爱树护树融入血脉 后龙
  • 陈乐中忆述和增城区小楼镇何仙姑家庙的特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