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增城市小楼镇何仙姑家庙屋顶那一枝摇曳且灿烂盛开的桃花

2015-1-12 12:45|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254| 评论: 0|原作者: 曹剑萍

摘要: 总在夜色深沉时,月儿的泪珠悄悄滴落在屋顶的桃花瓣上。几许幽亮的灵光倏忽闪过,便有三两颗或青涩或嫣红的桃子渐渐显露出来。桃树长于何仙姑家庙屋顶。夜晚在月的怀抱里沉睡,早上在微曦的沐浴中懒散地苏醒。说来惭 ...
总在夜色深沉时,月儿的泪珠悄悄滴落在屋顶的桃花瓣上。几许幽亮的灵光倏忽闪过,便有三两颗或青涩或嫣红的桃子渐渐显露出来。桃树长于何仙姑家庙屋顶。夜晚在月的怀抱里沉睡,早上在微曦的沐浴中懒散地苏醒。说来惭愧,我每每走近何仙姑家庙又迟疑却步,这次也不例外。一瞥见厅堂那口遗落了一只绣花鞋的深井,我总会想到水底有一朵不肯轻易凋谢的古莲,总会想到一名美少女——当年的何秀姑一把眼泪一把叹息离开双亲和故土的场景,我会因此莫名地伤感和怵然,所以常让同行者踏进庙门游览室内景什,自己则在外面等着。

等也不是干等,我会远远地仰视椽檐瓦砾上的桃树想入非非。这是一株并不高大毫不起眼的桃树,我想这也许就是在有关何仙姑的故事里,为它着墨者寥若晨星、多被忽略的重要原因。一位精神矍铄的当地老人惬意地告诉我,桃树无土栽培,不但枝繁叶茂地活了一百多年,还会每年结出桃子,有一年义卖,最贵的一颗拍得13.8万元高价。


我对它有无泥土营养及其身价并无多大兴趣,感兴趣的是它所象征的特殊符号。远眺,它就是一束不加修饰的普通植物而已,树干直径也最多5厘米,只因长在何仙姑家庙屋顶的缘故,就无端生出几分令人肃穆的非凡气度。你看它不枝不蔓、不瘟不火的姿态,恰到好处地承载了增城人独有的怀念和期许。

一个优异无比的女儿得道成仙云游天宇,无论如何都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年复一年,这种怀念和期许就成了当然的延续。而被称为仙果的桃子,经过浓郁民俗的不断锤炼和引申,成了仙人孝敬老母的当然贡品。由此可见,增城这方青山秀水沾染的仙气,是与这颗桃树不无关联的,神秘的魅力就此击中了我。

必须承认,我从没刻意把何仙姑放在眼里过。她是从增城这个叫小楼的地方离家出走的,据传就是投身天花井而一去不再还。我想当然地认定,或许她当时只是为了追赶一轮并不存在的水中月,才像一盏孤傲的孔明灯一样拖着燃烧的尾巴慢慢升了天。她不仅没能顾得上看一眼沿途的风景,甚至迷失了回家的路。

还或许她并不愿出人头地,只想做个温顺贤慧的小女子,却偏偏羽化成仙,阴差阳错成了八大神仙的一员女将。这样一想,故事就有些凄美。后来才意识到,说故事凄美完全是我自己的主观臆断,我犯了一个认知方面的错误。谁都清楚,单凭一个村姑投井的平凡故事,是不足以传为民间佳话的,更不具备历史延存意义。

何仙姑是她所处时代的女性自由的代表,她是心怀自由的愿望登上仙台的,说她心生哀怨和无奈,只是虚构的想象,她从人间剥离开来抽身而去,确实让亲人牵肠挂肚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后来她成为另一种存在,成为保土安民的神仙,人和神的心理期望都找到了归宿,这便是从人到神的皆大欢喜,是一个美丽得无以复加的神话,美则美矣,何凄之有?

话题还是回到桃树上来。我曾作过一种假设:倘若把这株桃花移栽到别处会怎样,比如附近的广州、东莞或惠州?或者任何一户农家的屋顶?想来想去似乎都不妥,究竟哪里能真正配得上这株桃花还真是个难题。它在家庙之上可以无土无肥生长和结果,你敢保证它在其它地方哪怕是好土好水供着养着而不排斥?最关键的是,桃树是何仙姑根植于家乡的信物,它寄托了不老的少女情怀和永不凋零的思凡情结。

据传曾有几名好事者躲开管理人员的视线爬上屋顶,企图拔掉仙桃,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有成功。由此看来,这屋脊瓦背之上是桃树唯一最恰当的落脚点,反之,桃树是何仙姑具象文化的鲜明坐标,它与庙宇、水井、神像成为缺一不可的总体,以俯瞰之势,守护故土的无量寿福,如暮鼓晨钟,敲响庙院的点点灵韵。

也可以这样说,仙姑家庙不可以无桃,就像花不可以无蝶,山不可以无泉;蓝天不可以无白云,碧海不可以无雪浪。少了仙桃树,仙姑家庙定然少了人文的极致,少了田园诗一般的光彩,也就少了许多迷人的蕴涵。青空里蓦地响起啾唧声,环顾左右却不见鸟的踪影,而桃的枝条突然“唰唰”地随风而舞,四周静止的山水仿佛就有了灵气,不远处的观音山、古藤萝和逶迤的增江开始在我的视觉里生动起来。

岁岁年年,白驹过隙,何仙姑早成了游离在滚滚红尘之外的一块琥珀,洗却凡世铅华,暗自弥漫着古老的气韵与芳香。她将山光、树姿、云影、花容成为心灵的友伴,把八仙组合当作她在异域的家,这是仙姑可爱的矫情。但世俗的力量并不弱于仙界的力量,漂泊与回归,虽不是简单的两个动词,何仙姑却无时无刻不在做着世俗的家园梦,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回来;

如果不是,史料所载“仙姑在代宗大历年间现形于故乡小楼,有人看见她在西园寺一棵荔枝树下乘凉,把绿绸腰带挂在树上”便该怎么说?这当然只是个神话,但不必怀疑,最醇的梦是最厚的盐,咸里透香,久而久之就把梦境腌制成亘古的相思。“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深切的现实关照和真挚的悲悯情怀,能让任何生活呼吸在人世的凡夫俗子动之情肠啊。我歌唱并且崇尚诗意的生命。这株桃树作为我心目中特定的神异目标,它的生命不仅仅是诗意化的,更多的还是一种心愿的回归。

小桃树大气象,与其说它是“道法自然”的道家思想的传承,不如说是平和无争、阴阳相谐的女性文明的展示。它是仙姑柔美的化身,是人间的另一种烟火。前面我说过从没把何仙姑放在眼里,是因为看不到她,而不是看不起她;早就有人慨叹,何仙姑是增城历史长卷中的一袭裙边,是优美神话中的一个范本,她的功力足以消弥人间的一切恩怨情仇,我不把她放在眼里,只把她端端正正地存放于心底。

也有人说,何仙姑虚无缥缈,离我们太遥远,不去琢磨也罢。而我宁愿相信,何仙姑十多岁离开家乡,可她的目光,从来没有离开过家乡的青山、碧水、翠竹和至纯至朴的父老乡亲,我甚至仿佛触摸到了仙姑的心像古旧的纺花车,无声地纺着她一尘不染的爱。她的传说温暖了一代又一代增城人,她的身世丰富了增城人的遐想,她以桃花的芬芳点亮了增城的历史天空。

我还寻思着,何仙姑什么时候会转过身来,让娘家人看一眼她如今的模样?不管她道行多高,云游多远,终究脱不了“增城女儿”的身份。我对桃树的仰视如同向心中的宗教顶礼!看哪,那一枝摇曳的桃花,夹杂在纷纷扰扰的尘间,犹如宣纸上浸化的水墨,只淡淡的一痕,却定格了绵长岁月里不老的素颜。就是它,让多少眷恋、多少婉约、多少辽阔的意象纷纷盛开……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增城区根雕非遗传人吴金石的根雕世界 实力
  • 广州增城业主半价卖房 遭遇其他业主围堵讨
  • “三个度”见证广州增城交通翻天覆地 29个
  • 白江、简村、南坣、群星、城丰,“闷水”的
  • 增城区石滩镇麻车村古法酱油酿造技艺传承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