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风土人情 查看内容

具七百多年历史的增城市朱村街朱氏宗祠 “圣塘边”吹来朱子之风

2015-1-22 18:01|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4509| 评论: 0|来自: 增城社区报

摘要: 提起增城的朱村,现今许多人也许会脱口说出朱村鸡饭和丝苗米,似乎极少有人知道这里还有着一个始建于明洪武年间的古老建筑——朱氏宗祠。朱氏宗祠为纪念朱村远祖、南宋理学家、文学家、教育家朱熹而建,与仙村仙桥路 ...
提起增城的朱村,现今许多人也许会脱口说出朱村鸡饭和丝苗米,似乎极少有人知道这里还有着一个始建于明洪武年间的古老建筑——朱氏宗祠。朱氏宗祠为纪念朱村远祖、南宋理学家、文学家、教育家朱熹而建,与仙村仙桥路的陈氏宗祠、新塘白石村的黄氏宗祠、石滩麻车村的刘氏宗祠并称为“增城四大祠堂”。透过这座气派堂皇、精妙夺伦的大祠堂,不仅可以看到朱氏后人对先祖经久不息的敬仰,还可窥见随着历史烟云吹拂而来的朱子之风。


朱熹后人迁增城开村建祠

朱村顾名思义就是朱姓人的村庄,而这里的朱姓可以追溯的远祖,则是南宋的理学大家朱熹。这一点可说确凿无疑,然而,进入朱氏宗祠,记者最先遭遇到的是一个困惑,对照祠内的《朱村宗祠祠序》和《朱村村概况》,“祠序”中所述为朱文公(朱熹)曾孙朱澜(字见源)于南宋端宗二年(1278年)因避战乱由南雄府珠玑巷来到增城茅田司云母郡开村;

而“概况”中所记则为“因元末明初朱熹第四代嫡孙朱镜源(宋朝进士)由南雄珠玑巷迁此聚居而得名”。这两者显然是矛盾的,而后者当为笔误,南宋与明朝之间还隔着一个元朝,而南宋被元灭亡时间是1279年,因此前者的记述方属合理有据,即朱村的开村时间应为“宋末元初”而非“元末明初”,至于开村先祖究为“朱见源”还是“朱镜源”,则应为谐音之误,实是一人。

又据记载,朱氏宗祠兴建时间是明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为何开村100多年才建宗祠?这一点“祠序”中有提及,明洪武十八年(1385年),朱村后人朱智铭任南京南卫千户总旗,几年后与宗族兄弟伏义建祠,也就是今天所见的朱氏宗祠。考究起来,这应该也与明洪武年间极度推崇朱子学说有关。

朱熹的思想,在元明清三代,一直被视为官方哲学,明洪武二年(1369年),朱元璋诏定科举以朱熹等“传注为宗”。在此大倡朱学的背景之下,朱氏后裔兴建宗祠,借祖扬宗,也就顺理成章。朱氏宗祠紧临宽阔的池塘,就像是一个湖泊边的建筑。龙船屋脊、翘角飞檐加上彩绘鳌鱼,构成了宗祠的一个建筑特色。叙伦堂是宗祠的核心,成为弘扬朱子学说的所在。

“叙伦堂”弘扬朱子学说

朱氏宗祠面积945平方米,附属面积合3000多平方米,六间三进,通进阔26米,深55米,为招架式木结构建筑。自明代兴建起来,至清代,一直作为宗族活动的场所。民国初期到上世纪70年代,长期划为学校和教育机关使用。进入21世纪至今,又作为当地的老人活动中心。据资料显示,清雍正年间至2002年,朱氏宗祠分别进行了5次修葺,目前保存完好。

朱氏宗祠有一个听起来一点也不土的土名——圣塘边,这一名称的由来,今天已无从追究,但记者猜想应该与宗祠前面的池塘有关。据介绍,这个池塘以前是一个辽阔的荷塘,目前还保留着比一个足球场还要大的面积。宗祠坐西北朝东南,正面向着池塘,就像是一个湖泊边的建筑,大门前的庭院外侧,紧临水面处用一道石栏隔开。

庭院的南北两面,各有一道顶部涩牙砖衬檐的照壁墙,两道照壁墙又各有一个拱门。站在水边的石栏前,抬眼望去,宗祠正面龙船屋脊、翘檐飞挂,屋脊的两端各有一个彩绘鳌鱼雕塑,壮观中又不失精致。大门入口处设有条石台阶,两侧四条红色的岩石础柱,与底座的红色岩砖对应,浑然一体。门头及侧边的檐廊上,遍布着灰塑彩绘,梁架木雕细腻,极其精美考究。

大门的顶端,悬挂着一块刻有“朱氏宗祠”字样的木牌匾,门前刻有对联“祖德流芳源荫远,宗枝繁衍瓞绵长”。进入大门,宽敞的天井正中,一条笔直的红石官道分外醒目,两侧的檐阶走廊中分别有碑刻题字。龙船状翘檐加上鳌鱼雕塑,在整座宗祠的每一道主要的屋脊均有,屋外屋内的所有檐廊,又几乎都施以彩绘,琳琅满目,蔚为壮丽。宗祠的第二进,名叫“叙伦堂”,这个名称在各地众多宗族祠堂中较为常见‘

“伦”无疑就是“伦辈”的意思,或许还有着更多的含义,而在此处,就应该包含着“伦常”、“伦理”这样的理解,因为这里不仅代表着对朱氏先祖的敬奉,还有着对朱子学说的推崇弘扬。在“叙伦堂”的墙上,悬挂着朱子像及其介绍、朱子学说的精要、朱子学的传播等内容的各式匾额,其中一面墙上,还挂着八面分别阐释“忠、孝、诚、信、礼、义、廉、耻”中华民族传统核心价值观的条幅,这些价值观,与朱子的思想是一脉相承的。

湮没在荒芜山冈的“硬塔”


采访中,负责管理宗祠的一位老人介绍说附近还有一个古塔,于是记者循着老人的指引前往寻访,但没想到过程却相当曲折。按理说塔是建在高处并且远远可见的,但我们转到村后,却四望不见塔影,连问数人,终于在凌乱的民居后面发现一个低矮的山冈,上面茂密高耸的树丛间依稀隐着一座塔。

然而,我们在山冈下转来转去,绕了大半圈,却始终觅不到上山的路,后来看到一个在地里劳作的农人,询问路向,回答说路早已荒芜,不知有多久没人上去过了。近在咫尺,我们不想放弃,遂硬着头皮踩踏荒草、拔着杂乱的树枝和荆棘小心翼翼上山,费尽周折才靠近古塔。掩影在树丛中的朱村塔,是一座罕见的实心塔。

这座被荒凉岁月和草树湮没的古塔就叫朱村塔,始建于明朝,具体年月已是不详。由于旁边的树木实在太过高大茂密,所以尽管塔高约有12米,又是建于山冈上,但不走近却难见其形。这是一座青砖结构、平面呈六角形的风水塔,共有五层。有意思的是,这座塔是实心的,每层用三叠棱形砖角象征性涩出,形成玲珑檐状,从底层往上逐层收分,每层的六个平面又各有一个红砖做成的假窗。据说,这样的实习塔,在方圆一带均属少见,因其实心,故当地村民又将之称为“硬塔”。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历经霜冻和吸收天地养分 生长周期长造就增
  • 增城区荔湖街的合景臻湖誉园 虚构地铁站名
  •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
  • 锚定绿色: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
  •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纺织服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