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历史文化 查看内容

增城区增江流域区域性考古调查实践与利用GIS系统开展遗址空间分析研究

2022-2-9 07:52|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1460| 评论: 0|原作者: 曹耀文|来自: 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摘要: 摘 要:增江为珠江水系东江的支流,流经珠江三角洲东部,是广州地区重要的河流之一。2016年3月至2017年5月,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与中山大学合作,以“考古通”地理信息系统软件为支撑,采用区域调查方法,在增城区 ...
摘    要:增江为珠江水系东江的支流,流经珠江三角洲东部,是广州地区重要的河流之一。2016年3月至2017年5月,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与中山大学合作,以“考古通”地理信息系统软件为支撑,采用区域调查方法,在增城区增江流域发现数百处先秦两汉遗址。该调查为进一步完善区域内考古学文化编年序列奠定了基础,亦为GIS支持下的聚落考古空间分析与人地关系研究提供了支撑。文章介绍了增江流域派潭镇、正果镇、小楼镇、荔城街道、增江街道5个镇街的调查方法和收获,并以调查材料为基础,利用GIS系统开展遗址空间分析研究。

增江为珠江水系东江的一级支流,发源于韶关市新丰县七星岭,流经广州市从化区、惠州市龙门县后于增城区正果镇东北部进入增城,增城区域内称“增江”。它自北向南纵穿增城区,在石滩镇孙家埔注入东江,总流域面积3160平方公里。增城区位于广东省中部,珠江三角洲东北角,东邻惠州市博罗县,北接龙门县,西连广州市从化、黄埔两区,南隔东江与东莞市相望。区域内地势北高南低,北部群山起伏,中部丘陵广布,有宽广的河谷平原,南部为冲积平原,河流众多。

增江流域是珠江三角洲东部早期考古遗存分布较密集的区域。20世纪50年代便发掘了金兰寺贝丘遗址1,该遗址发现广州地区最早的彩陶文化。此后陆续发掘清理西瓜岭窑址2、老虎岭汉墓3、围岭遗址4、扶浮岭遗址5、墨依山遗址6等,时代涵盖新石器时代晚期、商周、汉代等,上述遗址的发掘初步构建起增城地区早期考古学文化编年。但是,配合基本建设开展的抢救性考古发掘缺乏考古学规划,以遗址点为基础构建的编年序列尚不完善,不足以反映整个增江流域考古学文化面貌及其演变,区域内遗址空间分布的聚落考古研究亦开展较少。

2016年3月至2017年5月,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和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人类学系合作,依托“考古通”软件,对增城地区进行田野考古调查,以期通过大范围的区域调查,在遗存发现、田野调查方法、聚落考古、考古GIS空间分析等方面有所创新。调查以地下遗存为主要对象,时代涵盖新石器时代至清代,实际调查过程中以先秦两汉时期遗存为主。本文主要介绍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负责的派潭镇、正果镇、小楼镇、荔城街道、增江街道5个镇街的调查成果,基本可反映整个增江流域的调查实践与收获(图一)。

一、增江流域区域性调查实践

区域系统调查方法亦称“全覆盖式调查法”或“拉网式调查法”,起源于欧美地区,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中国大陆地区考古调查实践中被运用和推广,并取得丰硕成果,见诸报道的有山东日照地区7、鲁东南沿海地区8、河南洹河流域9、洛阳盆地10、内蒙古赤峰11、山西垣曲盆地12、陕西周原七星河流域13等。区域系统考古调查相对于传统的区域考古调查而言,差异体现在“系统”二字上,强调调查区域选择、标本采集以及标本分析的系统性,具有严密的逻辑性。在发现遗址之外,运用统计学方法对发现的文物点进行分析,并把调查方法作为研究的一部分,关注土地和资源利用、社会组织等级关系、遗址之间的关系等问题,是聚落考古研究的有效手段。

图一增江流域派潭镇等5 个镇街区域位置图

关于区域系统调查方法,前文提及的区域系统考古调查项目中均有论述,部分学者针对区域系统调查方法还有专文讨论14。本次调查参考上述方法,并根据增江流域自然地理环境及考古学文化面貌进行了修正和补充。下文将对本次考古调查范围的划分和确定,标本采集的方式,网格、遗物信息记录要点,遗址确认的方法,地图等基础数据库的获取与处理,调查信息的整理与汇总,GIS地理信息系统数据库的搭建等进行介绍。

(一)网格划定

为保证调查范围的“系统性”和“全面性”,调查之初,计划参考北方区域系统调查方法,对调查区域开展网格单元划分。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发现该方法存在较多弊端:单个山岗可能会被分为多个网格,造成网格记录和资料整理的不便;较高海拔或植被茂盛的高山区以及低矮的水稻田无法踏查,也无法记录网格信息。针对增江流域地形地貌的特点,我们对网格的划分方法进行了调整。本次调查的范围以盆地、平原地带、小型山岗以及河流沿岸的台地、坡地、阶地为主,对部分海拔较高、山势陡峭、地表植被覆盖较密集的高山不做调查。网格主要依据自然地理要素如山岗、河流来划分,单个山岗或台地尽可能划为一个网格,在无明显地理界限外利用道路、村落等人文地理标志作为调查区域的边界,以便在实际调查中进行辨识,避免因实地踏查边界不清造成网格调查和信息记录的错乱。网格的划定一般是连续的,以尽可能覆盖整个可调查区域。网格由调查队长确定,先在地形图上画出大致范围,后期根据调查轨迹、采集遗物、卫星图等进行校正,矢量化后输入GIS系统(图二)。

图二荔城街调查区域网格分布图(局部)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广州增城强化增江街部分区域疫情防控 限制
  • 广州市增城区新塘镇甘涌村的地名 对民生经
  • 广州增城晚稻成熟迎来收割 “稻田+”产业
  • 广州市增城区荔城消防救援站周维亮 执着坚
  • 古邑歌谣多:优秀的增城民谣来自民间 沉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