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1800|回复: 0

增城抗日小说:大细眼在石寮寨猎杀为日寇插君旗的大头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5-8-11 18:3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新塘小忌廉 于 2015-8-11 18:47 编辑

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为纪念这场来之不易的伟大的胜利,为此我们特约区作协主席巫国明撰写介绍“增城抗日第一枪”文章,并配发他以“增城抗日第一枪”为背景创作的小说,以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


大细眼,亦算石寮寨一条汉子。前些年,跟人上山做过几个月草寇,收过禾票,劫过大户。直到那次,随一伙草贼下山到增城县派潭墟抢劫,后脑勺挨了一西瓜刀,血流如注,黑黑的头顷刻间变成个红红的西瓜,若非闪得快,脑浆也出来了。抬回石寮寨医养了大半个月,遗下一条沟大的刀疤,后脑勺像长出了只眼,就绝了匪心,在家侍候两亩瘦地。

农闲,提一根长铳,上山,老林树海中认准了山猪作对头,杀得山猪一族,左不见了亲,右不见了戚,家散猪亡,成员者多不能终其寿。至于黄猄、麻鹰之类,也枪猎了不少。血腥的勾当,做得很本事。今晚,他要猎杀的,不是山猪,不是黄猄,而是一个人,他的堂兄,大头成。他料定,大头成这几天一定会经过这里回家,石寮寨,有他的母亲和媳妇。大细眼已在这条山路上等了一天一夜。

这是1938年,正值秋冬交季之际,星稀月晦,山风瑟瑟,阴森悲凉。那股草木燃烧后的刺鼻的焦灼气息,幽魂一般荡来荡去,夹着的火药气味,浓烈得像刚烧过一大串电光鞭炮。四天前,这里打过一场大仗。奉第四战区司令余汉谋之令,仓促进驻增城正果的独二十旅在此迎战,从大亚湾一登陆,就连克惠州、博罗,直扑增城这个广州东大门,剑指广州的日军。

在短短的两天一夜时间里,经几度交锋,独二十旅,没能有效地阻截来势凶猛、军备先进的敌人,最后丢盔弃甲,经派潭向从化方向匆忙撤退,不两日,华南重镇广州失陷……此刻,大细眼躲在路边一丛被炮火灼焦的茅草中,一双大细眼,冷冷地盯着从脚下延伸到山坳那边的山路。这条羊肠小道,一头向南绕过山坳连着正果墟,一头向北,经过几个山头,崎岖弯曲尽了,便是石寮寨。

阴凉的夜风,把被战火摧残的草木,吹得沙沙作响,像一群病人发出的哀哀呻吟。晦暗的月光下,山野间,那些炮弹片,子弹壳以及水壶头盔之类,在幽幽地发出金属的冷光,凛凛地叫人心寒。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夜露越来越稠了。大细眼木无表情。大细眼心里空空荡荡。大细眼等着要等的人,要做他该做的事。

他赤手空拳,不带架山(武器)。在他烈火熊熊的心中,认定对付一个汉奸,比对付山上任何一个猎物都更为容易,更不放在眼里。就在这时,山坳那边,突然传来“咣啷踏”的金属撞击声。这响声于空寂的山野,异常清彻;随着这声音走出一个人来,他咧咧骂骂:我杀你个日本斩头鬼!……远远地,便有三两声狗吠传来。

路赶得急,这个冒失鬼,一脚踢了顶日军遗下的钢盔,痛得高声叫骂起来。大细眼死死盯着这个人,心里咬牙切齿地骂:大头成!你妈个打靶鬼大头成!不一会,大头成已走到茅草丛前。守株待兔的大细眼,一跃起身飞扑过去,身手敏捷得像头黑豹,只三两下,大头成已被扳倒,伏在地上,脸贴着地,背朝着天,双手被大细眼用铰剪手锁死在背后,动弹不得。

好,这情形跟自己预想的完全一致,大头成,我大细眼对付你,赤手空拳也绰绰有余!大细眼心里痛快地想着;大头成在他眼里,已是九死一生了。自然以为遇上了山贼,大头成大骇,毛骨悚然地大叫:大佬手下留情手下留情!身上的钱物随便拿,小弟家中老婆老母都得靠小弟养……大细眼像头凶猛的猎犬,怒吠:贱骨头,你死期到了,我要的就是你的命。大佬大佬,大你老母,睁大狗眼看看我是谁!

大头成回过神来定眼一看,发梦也没想到竟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堂弟大细眼在这月黑风高的山路上擒了自己,听口气,是来真的,且来头不善。他连忙嚷道:细眼细佬,有事好商量……;细你个头,我系大细眼!对对,大细眼兄弟,堂兄我记不起有什么得罪的地方……

丢你老母你认贼作父做汉奸,我与你不共戴天!“砰”一声,大细眼猛然提拳打在大头成的背脊上,边打边怒号:这一拳,为全寨人打你这狗贼汉奸。你说,日本仔进攻前,你为日本仔在四野山头插了多少膏药旗?哎唷……只插了五、五杆。都怪我钱迷了心眼,听了阴湿精的蛊惑,插一杆旗给一块大洋,我只想赚钱,没想到……

砰——这拳替独二十旅打你这个打靶货!你在阵地周围插的膏药旗,吓得那班家伙以为被包围了,稀稀拉拉打了三两仗,便仓惶逃命。养兵千日,用时才知是班饭桶……大细眼仰天长长一啸,然后喝问:阴湿精现在哪里?在正果墟他家里。带我去做瓜他(干掉他)!让我先返石寮寨看看家人……

石寮寨?家人?哈哈哈,石寮寨早被日本仔大炮飞机炸成一堆废砖瓦了,你老母,被炸得头也不见了,埋的时候,仍未找到,身首二处;你老婆,被剥光衣裤,绑在寨中那木棉树下,全身被刺刀戳了十几个血洞……啊——大头成一声撼山的怪叫异常惨烈,猛然把压在他身上的大细眼掀翻,跃起身子,发狂地大叫:走,兄弟!我带你去掐死阴湿精那个狗贼汉奸,再去马场,砍死那五个看守马料的日本仔,割齐五个萝卜头回来祭石寮寨!

说毕,一手拉起傻在地上的大细眼。大细眼醒过神来,看着满脸闪动泪光的大头成,恶狠狠地说:好,大头成,杀完萝卜头再杀你这个臼家铲!随你便,大细眼!架山呢?老子今晚只得空手两只,对付阴湿精,有余,对付日本仔,要锋利的才痛快。那狗贼家,菜刀柴刀,有的是!好!走——走!两兄弟,沿着被炮弹炸得坑坑洼洼的羊肠山路,向着正果墟的方向,一眨眼,消失在夜色中。远处,三几声狗吠,在夜空里惶惶不安地飘荡……(作者:巫国明)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