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註冊 登录
增城视窗 返回首页

增城花开的个人空间 https://www.520zc.com/?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增城的山岗就见一棵棵山稔树花顺应时节地竞相开放

热度 1已有 2444 次阅读2016-2-18 12:11 |系统分类:日记&动态

分享按钮
周末回老家,起程时我就猜想老家山岗的山稔花也许已经开了。由于是傍晚回去的,过了邻县天就黑了下来,路旁的花草树木什么也看不见。第二天一早,我叫上丈夫到屋后山岗逛了起来。初夏的山乡,凉风习习,让人神清气爽。在山岗走没多远,就见一棵棵山稔树花顺应时节地竞相开放,粉红的花瓣黄色的花蕊娇美得好不诱人。走在前面的丈夫停下脚步,神情专注地用手机拍着其中一棵山稔树花。

工作地的小城也有很多山稔树,其中蕉石岭公园、荔韵公园、荔枝山公园就有山稔树。山稔,属于野生常绿小灌木,我们老家称之为马稔,所在小城则称之为稔子。据资料介绍,整棵山稔树都具有药用价值,其中山稔果可以滋养、补血、安胎,山稔树的根和叶能活血通络、收敛止泻、补虚止血。

在众多的山花中,山稔花是我非常喜爱的一种。少时,每当山稔开花的季节,我常和同伴到屋后的山岗折上几束拿回家摆放。山稔从开花到果子成熟需四个多月的时间。山稔成熟时,果子由绿变红,由红变紫,再由紫变黑。老家有首传唱世代的童谣:“六月六,马稔红了督(土话,指底端);七月半,马稔乌一半;八月八,马稔红过血;九月九,马稔甜过酒。”

山稔树开花时,即使同一束树枝,花儿绽放的时间也并不同步,有的开出了花瓣,有的还只是小小的花蕾。由此在山稔果的成熟期中,一些果实熟透了,一些果实依然绿绿的。山稔果参差不齐地成熟,倒让喜爱山稔果的人们大饱口福。山稔果是我喜欢吃的一种野果,少时经常在山稔果成熟的季节,约上堂姐等几个同伴到屋后的山岗和“大块麻”的山岗采摘。

摘山稔时,我们都挑那些胀鼓鼓熟透了的山稔果来摘,每每摘一次山稔果,都能让全家人享用。山稔果要熟透了才好吃,没有熟透的果子虽也能吃,但汁液少,而且又苦又涩。熟透了的山稔果就不同,果皮包着的汁液让山稔果胖嘟嘟的,剥开一点果皮吸吮着沁甜沁甜的果汁果肉,是一种很好的享受。

我吃山稔果吃得最多的时段是上初中二年级的第一学期。那时,学校盛行开门办学,每一届的初中二年级学生都得在学校农场待上一个学期,一边劳动一边读书。当时,我们每个级分两个班。读初二时,在一班的我和同学们一起在第一学期便进驻了农场。农场附近有个长着一大片山稔树的山岗,开学初期又正值山稔成熟的季节。那时在农场只吃两顿饭,早餐和晚餐。由此中午放学后或是劳动结束后,我们十几位女同学便去摘山稔吃。

由于对山稔的喜爱,使得我在山稔成熟的季节,只要有机会见到山稔树,就会不由自主地往山稔树丛中钻,只是这样的机会并不多。我曾经想,要是在家里的阳台上种几棵山稔树,感受它开花、结果和成熟的过程,那该是一件美好的事。十年前初夏一次下乡,我望着山坡上几棵正开着花的山稔树,对同伴说想挖几棵回家种。

话音一落,一位同伴便答话说居家不宜种植山稔树。我问她原因,她说稔子树谐音不好听。我虽不迷信,但听同伴一说,心里也有所顾忌,就没有挖。可以说,山稔果是我童年的最好美食,只是如今想再好好地品尝它,是难乎其难的事了,欣喜的是,几年前我找到了山稔果的替代品。几年前盛夏的一天中午,我与女儿步行逛街回到住所附近一个士多店时,女儿说她口很干,并说要买酸奶喝。

不喜欢喝牛奶的我对女儿说买一瓶就行了,我不要。于是女儿买来一瓶原味酸奶喝了起来。走了几步,我也口干得难受,便叫女儿给我喝一口。女儿递来她喝过的酸奶,我“饥不择食”地喝了一大口。入口生香,我闻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特殊香味。哦,这不就是山稔果的味道么?由此我连忙叫女儿返回士多店再买一瓶。打那以后,我就常买原味酸奶喝。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马上註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