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1823|回复: 0

[感想评论] 增城区蒲公英义工队的成长历程:那些年遇到的网友天线和吖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5-11-9 23:4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些年遇到的天线和吖木

那年六月,小美的故事在广州日报上报道出来,在增城家园网上面引起了很大反响,很多热心网友纷纷表示要资助她。“闲云”联系了一位热心网友,在表明身份之后,他们约好时间,一起为小美送去了一些生活用品。这位网友叫天线,当时和“闲云”一起的,还有未来。一开始处于礼貌,“闲云”称天线为姚伯伯,后来称天线为福哥,再到后来,称天线为老头子。虽然相差二三十岁,但是他们却无所不谈。“闲云”抵挡不住这个四十多岁老男人的热情,或是说,这个老男人爱心爆棚、父爱爆棚。

那段时间,他们经常一起吃饭,一起探访,一起说着蒲公英的未来。他们相见恨晚,基情四射,并逐渐形成包括未来在内的“铁三角”。那是第一年的6月15日,蒲公英第一骑单车活动,天线说,由“闲云”赞助活动的午餐和饮用水,即使他们认识一个月的时间都不到,但是那段时间,对于蒲公英,对于“闲云”的支持,天线从没有吝啬过。

因为天线经常在家园网发表有关探访的帖子,所以,那年暑假回家前,增城日报在网上联系了天线,希望进一步了解有关小美的故事。而“闲云”,却被天线推出去,曝光在众人面前。那天下午一行人去探望完小美之后,晚饭的时候,天线把“闲云”介绍给报社的记者。“闲云”向记者介绍了蒲公英,介绍了自己。那是,“闲云”跟蒲公英第一次在当地的官方媒体上曝光。

而天线,嘴里虽然老是念着要上报,却一直默默躲在幕后支持着“闲云”。有人说“闲云”为名为利,靠蒲公英出名,天线知道了,总是第一时间给以反击,即使有时做得有点过了,却一心想护着“闲云”,护着整个队伍。“闲云”不懂怎样去表达对这个中年老男人的感激,只是那年他们相互支持,和几个核心队员,一起让蒲公英走过了一段辉煌的时期。

后来,因为某些意见的分歧,他们分道扬镳。即使现在少有联系,但“闲云”仍心存感激,“闲云”还是想和天线说几句:老头子!感谢您那些年对我和蒲公英的支持!我们都固执于自己的信念,到发生摩擦的时候,却不懂得怎样去磨合!还是想和您说声对不起!没有您就不会有那时的蒲公英!请原谅我的固执与愚蠢!

捐书

那年暑假,他们举办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捐书活动,报社的朋友也在活动的前几天在报纸上刊登了这则消息!当时,蒲公英整个队伍的人员组成还相对薄弱,绝大多数队员是学生,而社会人士,只有零散的几个!活动的前一天,未来打电话给“闲云”,说只有几个人报了名,怎么办?“闲云”说,淡定!

那天“闲云”正在从老家回增城的路上,“闲云”打电话给一个学生,希望她能帮忙找多几个学生帮忙,而她也爽快的答应了!两天共筹得各类书籍七百多册,善款350.4元!一位大爷说,在报纸上得知这两天的捐书活动,所以一早就把一套介绍当地文化的书籍送来;一位小女孩送来的一批书籍中,夹着一张旅游小手册,上面写满了自己对山区小朋友满满的祝福!

天线不仅赞助了那两天的午餐,在活动结束之后,也请参加活动的队员一起吃饭,饭桌上,也发生一些事!那时的蒲公英,上报纸、活动频繁、做事高调,义工站某些人开始对打着蒲公英名义的做事方式不满,并时不时会传出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也许他们认为,那时的蒲公英,只不过是义工站的一个小分队,怎么说,也就一个学生的义工团体!而跟“闲云”比较好的朋友,差不多都知道“闲云”被夹在中间!

那天把书籍送到义工站的时候,刚好几位理事都在,所以“闲云”邀请他们一起吃饭,即使不是“闲云”做东!吃饭的时候,吖木打电话过来,问“闲云”在干嘛,说坐的车子在新塘抛锚!“闲云”说,在吃饭,几位理事都在。然后吖木没说什么,就挂了电话!吖木,直爽、思维紧密、仗义,是“闲云”高中同学,一直都很照顾“闲云”,支持“闲云”!大学也刚好同在增城,所以会经常在一起,说着生活,说着理想!

吖木参加了那两天的活动,并担任了机动组的组长,第二天说要回去广州,所以在活动结束前把所有事都安排好之后就离开了!吃完饭,大家分享总结活动的时候,吖木突然出现!“闲云”问吖木,怎么突然回来了?吖木沉默!一位参加活动的高中生分享的时候说,“如果这次活动是我们总站筹划开展的,就不会出现流程混乱、分工不明确等问题,会做得更好!”

很多人都和这位同学一样,原本参加了义工站的活动,现在参加蒲公英的,会有本队是大,分队是小的思想!吖木说:你们总站有什么大型活动?那位同学说:基本没有,因为大型活动太麻烦…吖木:怕麻烦还做义工做个屁…那位同学:做义工就是这样,受委屈,习惯了…

吖木想再反击,天线却叫停,买单走人!那天晚上在宾馆,他们三个畅饮,“闲云”问吖木,怎么就回来了?吖木说:听你说和义工站的理事吃饭,还以为和他们吵架,所以就回来了!这几年,“闲云”认识的,像吖木一样仗义的人并不多,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对闲某的支持和照顾!【转载自增城义工“闲云”的回忆录,本文有节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