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增城区正果镇兰溪村的青梅花 开得满山满溪 如茫茫白雪 绵绵延延 清香四溢

2019-2-5 13:25|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40| 评论: 0|原作者: 刘修建

摘要: 2018年冬天,与妻在供奉牛仔佛真身的增城区正果寺游览一番后,又慕名在正果镇政府东侧的“老详记”品味传说中的正果云吞。云吞吃到一半,年轻的老板娘说起兰溪的青梅花开了,开得满山满溪,如茫茫白雪,绵绵延延,清 ...
2018年冬天,与妻在供奉牛仔佛真身的增城区正果寺游览一番后,又慕名在正果镇政府东侧的“老详记”品味传说中的正果云吞。云吞吃到一半,年轻的老板娘说起兰溪的青梅花开了,开得满山满溪,如茫茫白雪,绵绵延延,清香四溢。我生在烟波浩渺的洞庭湖畔,见惯了弥漫天际的鹅毛大雪和那烟波中如雪花一样水天一片的茫茫芦花,却对梅花欢喜得很,听说不远处就有梅花盛开,不免心驰神往,忙急切地向老板娘询问往兰溪的行车路线,匆匆驾车而去。

增城区正果镇兰溪村的青梅花 开得满山满溪 如茫茫白雪 绵绵延延 清香四溢


从119省道转入293县道,走过一段直行公路后,便开始盘旋上山。山路弯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没有想到,十来公里的路程,居然拐了三十多道弯。好在一路树木苍翠,加上早已在心中盛开的那一山青梅花,不觉精神更加盎然。行驶到一拐弯的高处时,猛听得妻一声尖叫:“青梅花!”我忙把车停在路边的一块空地。

推开车门,站在悬崖之上放眼望去,眼前果然茫茫雪白一片,整个山谷是白的,对面的山是白的,就连那山腰落满花瓣的小屋也是白的。静静地站立良久,闻得阵阵清香从谷底升腾而来,丝丝缕缕,柔柔曼曼,徐徐地围拢而来,沁入心脾。头顶,是蓝天白云;脚下,是山谷梅花。我们似乎忘记了所有,忘记了山那边喧嚣的尘世,忘记了过往闹心的烦恼,甚至忘记了自己。

迷离之中,隐隐听见悬崖之下的山谷里有淙淙的流水声,那声音,由远方而来,往深处而去,轻盈得如同仙女长裙上的玉佩被风摆动而发出的声响。我与妻兴奋得相视一笑,这灵动于寂静之中的,给予大山和青梅花以葳蕤生命的,定然是那一路飘逸而来美丽如空谷幽兰的兰溪了。兴奋之余,开始四处寻找下到谷底的路。几经试探,终因崖下陡峭,过于危险而放弃。

无奈焦急之时,正巧看见几个道班工人过来养护公路,忙请教指路。养路工人热心地说:“这附近下谷底的路难走,还是走到兰溪村那边从低洼的地方进入安全些。只是弯道太多,会车危险,一定要小心驾驶。”走了几步,我又回过头好奇地问:“这条公路是哪年修的?”一位年纪稍大的工人回答说:“1979年开始修路,1980年通车,不过那时只是一条土路。2002年才修通了这条水泥路。听我爷爷说,以前兰溪人、畲族人到镇上赶墟,翻山越岭要一天的时间来回呢。”我连忙称谢道别。

又拐过几道弯,远远看见公路两边屋舍俨然,左边排列整齐的楼房前,一杆鲜艳的国旗在高高地飘扬,旁边一棵高大的树上还挂着许多红红的果子,我告诉妻那就是柿子。走近一看,原来是“兰溪小学”,里面正传来朗朗的读书声。我有些惊讶,更有些欣喜。惊讶的是,这大山深处,居然依然在办学教育;欣喜的是,这校舍、这球场、这运动器材,都是坚实的、簇新的、耀眼的。而且,通过传来的读书声里那纯正的普通话,我断定学校的师资力量一定不输山外。

在路边的一棵大榕树下停好车,我看见一条下坡的土路,一端顺着公路上行到一处高台,高台上是一家简朴却颇具田园风情的农家乐,房前屋后,左左右右都是悄然盛开的青梅花。掩映在青梅花下红红的“万家旅舍”的灯箱,像极了年轻姑娘白里透红的脸庞。土路的另一端,越过一座青石小桥径直通向溪边,溪水的两侧,也满是如白雪一般的青梅花。我牵着妻的手,兴高采烈地走过长满苔藓的青石小桥,走近缓缓流淌的兰溪和她的一溪青梅花。

太阳已经开始西斜,阳光透过树叶和花枝在溪水和石头上投下斑驳的影子。我们顺着溪流前行,夹岸的青梅繁花似雪,或一枝一枝向天伸展,仿佛敬奉于天;或一朵一朵排列于横斜的虬枝,似乎礼孝于地。更有几株靠近溪边的,大片大片的花瓣,在山野清风的吹拂下,纷纷扬扬,飘落而下,仿佛一场永远不会停歇的花瓣雨。这让我想起了北宋林逋先生的诗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岂止是两句名诗,分明是一幅绝世的山水梅花图啊。

妻已然忘情,一会呆立在青梅花下,傻傻地屈伸着双手,迎接飘落而下的花瓣;一会凝神闭目,弯腰嗅梅,似醉非醉;一会蹲于溪边,左右手交替,企图截住随着溪水漂流而下的花瓣;一会盘膝端坐于巨石之上,轻捻玉指,任凭开满梅花一袭芳香的虬枝伸展过来。而我,正忙不迭地一会用手机,一会用相机,手忙脚乱地抢拍下女人与青梅花的美丽瞬间。

拍着,拍着,我忽然想起了“蹴罢秋千,薄汗轻衣透”的李清照,于“露浓花瘦”的庭院,“见有人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寂静的山谷里,仿佛只听见潺潺的流水声,清风吹落青梅花瓣的落地声,还有我们轻轻的呼吸声。不过,不久在溪流的一个拐弯处,我又听到了一群人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原来,有人先我们一步,跋山涉水,穿林踏石,来此寻梅了。这又让我想起了三十年前的冬天,在淮河之滨的迎河桥边与几位军校同学一起踏雪寻梅的往事。只不过,那时我们在北方的冰天雪地里,要寻的,是那坚贞不屈,“凌寒独自开”的一剪寒梅。而现在,我们在南方温暖的阳光下,要寻的,是这温婉素雅,“只把春来报”的一袭青梅。

不知不觉已是黄昏了。此时,从高台上的农家乐,飘过来阵阵饭菜的香味。我和妻也来到农家乐,特意挑了一张露天的餐桌,因为周围都是雪白的青梅花,在青梅花下就餐,应该也是人生最浪漫的事吧。老板说:“来一壶青梅酒吧,原生态纯天然的。”我想了想说:“过几天吧,我约好三五个知己,再来你这里煮酒品梅赏月吟诗作画。”妻也高兴地说:“好啊,好啊。我再邀几个姐妹,带上古筝、长箫、笔墨,演绎一段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

青梅煮酒,又会激发多少指点江山的豪迈?花落古筝,又会平添多少情深意切的相思?长箫声声,又会吹起多少悠悠的乡愁?画笔点点,又会绘就多少千古的画卷?月色入酒,青梅竹马,又会生出多少迷人的诗句?不!不!也许,兰溪的青梅花并不需要这些,她只需要这纯净的溪流,只需要这清凉的山风,只需要这如水的月色,只需要自自然然的花开花落,只需要洒洒脱脱的开花结果,只需要安安静静的生长老去。然后,在绿水青山的簇拥下,随着青梅酒香走进千家万户,永远留存在人们的血液里和灵魂深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 增城区30家旅游企业参加广州国际旅游展 多
  • 增城区派潭镇刘家村三眼塘社 梁氏花灯制作
  • 退休老校长吴土钊结集编撰两本对联集 开创
  • 投资610亿的增城超视堺10.5代面板厂如期量
  • 增城区道路养护中心荔城养护站王展胜 以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