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请 登录 或 马上註冊

增城视窗

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历史文化 查看内容

增城市荔枝坳东面的蒲芦氹抗日英雄村

2012-10-20 07:10| 发布者: lujunfei| 查看: 3029| 评论: 0

摘要: 博罗县福田镇柿树吓村蒲芦氹村民小组(以下简称蒲芦氹村)位于罗浮山南麓、博罗县与增城市交界山口荔枝坳东面,四面山丘围绕,广汕公路从南端村门口穿过,6公里外便是增城市区。抗日战争时期,就在这博罗增城交界之地 ...
博罗县福田镇柿树吓村蒲芦氹村民小组(以下简称蒲芦氹村)位于罗浮山南麓、博罗县与增城市交界山口荔枝坳东面,四面山丘围绕,广汕公路从南端村门口穿过,6公里外便是增城市区。抗日战争时期,就在这博罗增城交界之地,葫芦氹村的自卫队和民兵,击毙侵华日军56人,但村民也有死伤,村庄被日军付之一炬。70多年来,这个“抗日英雄村”在废墟上重建。让村民们感到欣慰的是,英雄精神代代相传。

宗祠旁立抗日纪念碑

在赖氏宗祠左侧,有块人工绿地,中间立着一块纪念碑。纪念碑是博罗县人民政府2008年所立,是博罗县内26座用花岗岩镌刻的革命纪念碑之一,正面刻有碑文,题目为“抗日英雄村———蒲芦氹”,内文介绍蒲芦氹村民1939年参与的著名战役“福田联和保卫战”。

蒲芦氹村和其他南方客家村落无异。日前,当“惠州边界行”采访组抵达时,发现村内还保留着10多座青砖瓦屋,让人惊讶的是,这些老屋均被大火烧过,到处是漆黑的墙体,一些老屋的木门和门楣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痕迹。老屋的屋顶多是现代材料,就连村民的精神地标赖氏宗祠的屋顶的瓦片也是新的。

在赖氏宗祠左侧,有块人工绿地,中间立着一块纪念碑。纪念碑是博罗县人民政府2008年所立,是博罗县内26座用花岗岩镌刻的革命纪念碑之一,正面刻有碑文,题目为“抗日英雄村———蒲芦氹”,介绍了蒲芦氹村民1939年参与的著名战役“福田联和保卫战”。纪念碑旁还立着一块钢牌,写着“福田镇中小学生德育实践基地”。

这块特殊的纪念碑,向路人昭示蒲芦氹村一段不平凡的村史。蒲芦氹村地处增城进入博罗的“前哨站”,即使到了今天,村民还保留着前往增城交易农副产品的习惯。在70多年前,因为这特殊的地理位置,蒲芦氹村成为日军进犯必经之路。采访组翻阅博罗县委党史研究室编撰的《博罗党史》以及蒲芦氹村小组长赖优丁撰写的《保家卫国浴血蒲芦氹》一文,重温了蒲芦氹村的抗日硝烟。

蒲芦氹曾为抗日前线

当时,蒲芦氹有70多户赖姓人家300余人。赖瑞忠在蒲芦氹组织了抗日自卫队,队员40余人,配步枪50余枝、短枪10支,手榴弹数百颗。1938年10月,日寇从大亚湾登陆,国民党军队不战而逃,10多天时间里,惠阳、博罗、增城、广州相继沦陷。增城被日军占据,蒲芦氹成了抗日前线。

10月下旬,中共领导的增城县第三区常备队转移到福田联和乡一带,在增城博罗边界山区开展抗日游击活动。不久,联和乡民众抗日自卫团成立,由乡长、蒲芦氹人赖瑞忠任团长。当时,蒲芦氹有70多户赖姓人家300余人。赖瑞忠在蒲芦氹组织了抗日自卫队,队员40余人,配步枪50余枝、短枪10支,手榴弹数百颗。

日军为巩固增城据点,在增城东西北三面都修筑了工事,荔枝坳猪石岭是增城日军前哨,设有炮台,挖了战壕安装了铁丝网,驻守着一个中队。日军常在增博公路沿线村庄扫荡,蒲芦氹离荔枝坳猪石岭不到一公里,因而时常受到日寇踩踏和掠夺,一些村民还被日军拉去做杂役和筑工事。见日寇蹂躏家园,蒲芦氹村民在抗日自卫队的发动下,向日寇展开斗争,夜袭或伏击日军,同时在设立?望站,一旦发现日军出动便鸣锣示警,以便村民疏散隐蔽,自卫队员则开赴荔枝坳伏击,挫其锐气。

家园被毁痛失亲人

日军出动6架飞机进攻蒲芦氹,在大炮和机枪的掩护下,日军冲进蒲芦氹,大肆烧杀抢掠。蒲芦氹近10座清代老屋被付之一炬,大火烧了整整半天,所有房屋都只剩断瓦残垣。蒲芦氹村民和日军的斗争在1939年1月25日达到高潮。当日,40多名日本骑兵再次出动,从增城窜来蒲芦氹,村民鸣锣击鼓,把日军吓跑。当晚,四五百名日军再次进犯蒲芦氹,联和乡民众抗日自卫团五六十名武装民兵在团长赖瑞忠率领下,利用地形优势进行反击,击退日军几次冲锋。

民兵一边应战,一边组织村民转移。次日拂晓,蒲芦氹村民撤离至罗浮山丛林中。早晨,日军出动6架飞机进攻蒲芦氹,在大炮和机枪的掩护下,日军冲进蒲芦氹,大肆烧杀抢掠。蒲芦氹近10座清代老屋被付之一炬,大火烧了整整半天,所有房屋都只剩断瓦残垣。在这场战役中,日军被击毙56人,负伤一大批。联和乡民众抗日自卫团赖双百、赖继红等8人壮烈牺牲,村民在转移时亦伤亡10多人。

日军烧村后,于当日下午退兵。傍晚时分,蒲芦氹村民从山中返回,看见遍地尸体、家园尽毁,痛哭声震天。事发后几日,赖瑞忠整理好材料,单枪匹马向博罗县政府汇报情况,却不幸在途中死于日军屠刀下。蒲芦氹村民的抗日行为,感动了增博两地群众,他们纷纷给“抗日英雄村”送来粮食和衣服,让村民渡过难关。后来,蒲芦氹村民在废墟上重建家园,继续和侵略者展开斗争,直至全国抗战胜利。

抗日事迹曾一度沉没

为传承抗日爱国精神,近日,蒲芦氹村的门楼在修建,该门楼立于广汕公路旁,横批为“蒲芦氹抗日英雄村”,向世人展示蒲芦氹的风采。在蒲芦氹村民看来,抗日爱国精神,是他们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新中国成立后至“文革”结束前,由于特殊的政治气候,蒲芦氹村的抗日事迹曾一度沉没。

赖优丁说,从30年前开始,作为“村长”他多次向博罗县政府打报告,建议政府保护好蒲芦氹的革命遗迹和大力宣传英雄事迹。“我以为我的建议会沉没,没有想到,政府在最近几年重视起来。”博罗县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拨款重建了蒲芦氹小学和整理相关史料。博罗县政府在蒲芦氹开辟纪念场所和建立纪念碑,福田镇的党员干部、青少年学生、邻近乡村群众、甚至拉练路过的部队也前来参观学习。

70多年岁月悠悠,见证日军暴行、尚在人世的蒲芦氹村民已屈指可数,柿树吓村党支部书记赖伯添的父亲、今年93岁赖福泉是其中一个见证者。他10来岁时曾被日军拉去做杂役,如今已耳聋口哑,思维不清晰,过往的历史,永远躲在他浑浊的双眸后。

为传承抗日爱国精神,近日,蒲芦氹村的门楼在修建,该门楼立于广汕公路旁,横批为“蒲芦氹抗日英雄村”,向世人展示蒲芦氹的风采。赖伯添说,门楼不仅有利于该村抗日爱国精神的传承,也有助于鼓舞村民更积极地从事生产活动。
 已同步至 lujunfei的微博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 增城区瓜岭村有三宝:明清的古村落 广州唯一
  • 增城区增江街光辉村湖塘埔 欣赏山野美景中
  • 广州市增城区新塘镇瓜岭村的古祠堂和碉楼
  • 广州市增城区推动“区政合一”试点工作出实
  • 走进乡镇企业亿元村增城区新塘镇大敦村 感
返回顶部